謝謝你,讓我愛上你。

沈昭和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人,這點伏慎很早就知道了。.

今年的冬天異常的寒冷,到了十二月份的時候,沈昭和生了一場大病,一直在發燒,病好了之後身體並無大礙,嗓子卻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來話了。

正是快要放假的前一個月,學生們的課差的不少,請了同事幫忙代課,但是這麽多天也不好意思再開口,焦急的一籌莫展。

伏慎看他如此的擔憂,想了想,說道:“沈昭和,我可以幫你。”

看著沈昭和驚訝卻又有些欣慰的表情,伏慎若有所思。

上輩子是老師的伏慎,這輩子卻一直沒有教過課,不是因為身價高了不願意,而是因為,他的了自閉症,如果沈昭和不在自己身邊,就沒辦法說一句話。

開車到了沈昭和的學校。那所大學非常的大,從門口走到教學樓要十分鍾左右,即使穿著厚重的棉服,仍然是覺得刺骨的寒冷。

伏慎覺得自己的鼻黏膜都快要被凍僵了。

因為來的很早,教室裏麵還沒有人。學校的暖氣燒的非常暖,走進去幾乎就有渾身是汗的感覺。沈昭和搬了個椅子坐在教室後麵,咳嗽了一聲,沙啞著嗓子對伏慎說:“麻煩你了。”

“……”

伏慎從心裏討厭沈昭和對自己這麽客氣,低頭看著教案,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兒,學生零零散散的過來了,看到講台上站著的這位英俊的年輕講師,都表現出了很濃厚的興趣。最後打上課鈴的時候,開始講課。

伏慎張口說道:“沈老師的嗓子有點毛病,今天由我來給大家上課,不用擔心,我隻代一兩節課,也許今天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有什麽問題嗎?”

記憶中,第一次見到沈昭和的時候,那人也是這樣自我介紹的。

多少有些懶散不屑包含在裏麵。

伏慎低頭看著坐在最後的沈昭和,小幅度的勾了勾嘴角。

“老師老師。”大學生大多都已經和伏慎差不多歲數,這會兒那會和他客氣,一聽他允許提問題,便帶著唏噓的口氣,問,“老師今年多大了?”

“無可奉告。”伏慎捏著粉筆,並不配合。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4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