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院數學館。

看了看車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是早上七點半了,按理說數學競賽都應該選擇在八點鍾進行,這個時間段學生的SILU最為清晰,所以應該馬上就要遲到了才對。伏慎看看沈昭和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自己卻手心直汗。

現在是三月,推算一下,伏慎當然知道沈昭和讓自己參加的是什麽競賽了,因為全高中生數學聯賽大約就是在這個時候舉行。伏慎在重生之前曾經對這個聯賽很感興趣,甚至在大學的時候還隱瞞年齡參加過一次,得了第一名,卻因為年齡太大被刷下來了。他不懷疑沈昭和能給他拿到參考證,可是如今已經是他第二次踏進這裏了,卻仍然緊張的坐立不安,實在忍不住,問道:“沈昭和,你要帶我去哪裏?”

話還沒下,沈昭和猛的踩了一腳刹車,指著不遠:“你先進去,我馬上跟過來。八點開始考試,你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眼前赫然聳立著一座拔地高,黃的鎏字寫道‘中科學數學館’。

伏慎心中驀地升起一種莫名的感,慌忙間甚至想逃,但是很快的就深吸一口氣,穩步走了進去。

沈昭和沉默的看著他很久,半晌,停車,隨後跟了上去。

他不是天才,當他四歲什麽都不懂的時候,父親同事的孩子就已經能發現每個數字的平方等於小於其一及大於其一的兩數的乘積再加上一了,盡管父親對他的期望很高,日導自己這個唯一的兒子,加上沈昭和本人非常熱愛數學,經常坐在桌前研究難題到天明,也能在11歲時15分鍾做出12球天平辨壞球問題。但是隻有沈昭和一個人清楚,自己注定不可能成為當一麵的數學家。

他之所以厲害,隻是因為努力,超乎常人的努力——他並沒有什麽‘天賦’可言。但是所有人都對他抱有很大的期待,人前的光環更是讓他覺得壓迫,所以沈昭和開始不能,睡得很淺,神都快到了極限。他不知道自己是發了什麽瘋,然帶他來了這裏。

隻是沈昭和沒辦法,看著那個孩子被掩埋在塵埃中。

沈昭和歎了口氣。作為這次考試的考官,他也應該進去了。

伏慎進去之後被一位年輕的老師領著走了進去,發了準考證考,步入考場。考場不大,裏麵已經有二十多個學生了,聽到門口的動靜齊刷刷的抬起頭,他們大多都是高二或者高三的學生,額頭上長著青痘,彼此的麵容上都帶著疏遠和陌生,看到伏慎的時候卻都露出了吃驚的模樣。

像高中生數學聯賽這種全的競賽,一般是不允許年齡太小的孩子參加的,獲獎的學生中高一的孩子也是屈指可數,所以他們看到伏慎的時候理所應當會驚愕。牆上掛著一個鍾,離考試開始也沒多長時間了。伏慎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暗暗鼓勵自己:你不會輸的。

十年前他能奪得桂冠,十年後他理所應當成績斐然。

北京賽區參加人數不算少,但是卻將他們之間隔了三張桌子,兩個監考官,最大程度保障結果的平。

聯賽的規則他明白的很,伏慎這次參加的隻能算是‘賽’,八點鍾要進行一試,考試時間是八十分鍾,題量不小,卻很簡單,大部分都是高中的知識,概率和微積分都不考,壓軸也沒什麽難度。但是伏慎知道,真正讓人頭疼的是二試,沒什麽確定的範圍,出題可以算得上是天馬行空,解題方法也是多種多樣。十年前伏慎在二試的時候答得很好,四道大題做出了三道,另一道題不大確定,事後才知道自己是四道大題全都做對了。

沒等多久考官就進來了,伏慎平複呼吸,正想冷靜一下的時候,突然麵一白。

自己,手上空空如也,一根筆也沒有啊。

總不能再讓他到黑板上寫解題步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