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遺憾的事情,再也不會。

寫完了這張卷子伏慎算是徹底無力了,擺擺手對沈昭和說:“我不想吃飯了,我要睡覺,別吵我。”

伏慎覺得累極了,像是體裏的每一個細胞都拚命的叫囂著要休息,明明沒做什麽體力勞動,卻偏偏像是ZHAN了生命的極限。

沈昭和沒出聲,又把空溫度高了一點,放他回了間。

莫約過了五分鍾,沈昭和放輕腳步來到了自己的間,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是趙伯伯嗎?我是小沈……對,對。”

接電話的人是以前沈昭和的導師,正是因為趙授的挽留,沈昭和才能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清苑大學的副授,由此可見趙授和沈昭和關係匪淺,私下都以伯侄相稱呼。

那導師聲音朗潤,‘哈哈’的笑音沁人心脾:“小沈啊,你有什麽事嗎?”

“是這樣的,”沈昭和連忙說道,“您還記得我上次說的那個叫‘伏慎’的孩子嗎?我讓他參加高中生數學聯賽了,想從您這裏聽一下他的成績。”

“哦?他不是中生嗎?”

“是的,所以他沒有參賽權,我沒有給他報名,隻是考一考而已。”

“那好,我去看看,你等一下啊。”

“好。”沈昭和畢恭畢敬地回答,不敢輕舉妄動,隻是安靜的在聽筒邊上站著。

趙授今年有五十六七了,沒過幾年就要退休,然而一日為師終為父,沈昭和尊敬他的導師,和他的關係比和父親的關係還要好。

還沒等半分鍾,趙授的聲音就已經過來了:“哦,那個孩子一試是分,二試還沒判出來分呢,你過兩個小時給我電話,我讓他們把卷子給我看看。”

“謝謝您,麻煩您了。”說完沈昭和才撂下電話。

這並沒有讓沈昭和覺得驚訝,他能看出來這個孩子確實聰明,目前看來高中數學沒有什麽能難倒他的了,關鍵的還是二試。沈昭和愣了一會兒,估算了一下時間,到廚裏做飯。

一試並沒有什麽值得擔心的,畢竟是高考要求範圍的,出的題也不會非常難,到了二試出題人就沒有什麽顧慮了,能有多刁鑽就能出多刁鑽,不知道伏慎能拿多少分。

沈昭和輕輕地歎了口氣,手腳利的做飯,看看手表,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將飯菜端到飯桌上,等了五分鍾晾涼,才走進伏慎的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hongshengzhiyoudengsheng/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