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路遇大當家

龜田小隊作為守備性質的日本軍隊,正常情況下是無法到前線去的,隻能聽到前線的捷報紛紛傳來。龜田就時常抱怨天照大神自己的不公,和自己同時參軍的老鄉都已升職,在支那的戰場上縱橫,而自己隻能在後方欺負支那百姓,一群土八路就像老鼠一樣,想找也找不到。坐在邊三輪上的龜田也看到了大當家他們,臉上充滿了激動的潮紅,眼中射出凶光,真是想來什麽就來什麽,“停車”

“吱吱…”邊三輪立即停了下,車上的龜田迅速跳了下來,命令道“支那武裝,殺給給……”小鬼子端起三八步槍成扇形進攻路上的土匪。“噠噠噠……”鬼子的歪把子響起,向路邊逃跑的土匪一下子就被撂倒下了幾個。土匪都隻顧著逃跑,把背後交給了鬼子,可想而知那是什麽情況,這是鬼子的單方麵屠殺。

“大當家的快走,剩下的人跟俺一起和小鬼子拚了,在這樣跑下去,我們都得擱這這了”那小夥子說完就留下來準備和小鬼子拚命,“說什麽呢,老子好歹也是大當家的怎麽能留下自己的兄弟一個人跑了,都給老子湊這群**養的”大當家拿起槍就往小鬼子射擊,剩下的土匪都找到掩體和小鬼子打起了陣地戰。

龜田小隊長看到攻擊不是太順利,很是不滿意怒吼道:“擲彈筒,攻擊”

“轟轟……”土匪陣地上當場就被炸死了不少,土匪一時對鬼子擲彈筒沒有辦法,被壓得抬不起頭來,隻有零星的“啪啪”槍聲。

“俺沒有子彈了”

“俄也沒有了”土匪一時彈盡糧絕,陷入了絕境,如果這個時候向後跑,會被前麵的鬼子攆上,到時一個人也逃不掉。

“二牛你帶著大當家的快撤,剩下都跟我留下來,和小鬼子拚刺刀”大彪大吼道“二牛給老子滾,把老子當成什麽了”看著二牛要拉著自己走,大當家怒吼道“大當家的,你不能留下來就是和俺們一塊死,你要為我們報仇啊”小夥子說完就對其餘的土匪道:“大當家平時都待大家不薄,現在也是我們報答大當家的時候了,都給老子拿起你們身後刀,剁了這幫狗日的小鬼子”說完就拿出大刀片和一群土匪衝了過去,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一個都倒了下去,大當家的怒火中燒,強自鎮定下來“走”,就和二牛跑向著後方樹林。一會後方的槍聲就停了,大當家的和二牛都知道大彪和留下的兄弟們都玩了,倆人沒有停下來,他把這仇深深的記下來,暗暗發誓一定要給兄弟們報仇。又跑了一會,後麵的槍又響了,鬼子追上來了,“啪”的一聲大當家的倒了下去,二牛急了“大當家的你怎麽了”“我中槍了,你走吧,記得叫二大當家給我們報仇”大當家的忍著疼痛說道“大當家的,俺不走,俺的命是你救的,說什麽也不能讓你一個人留下”二牛說完就把大當家的背起來繼續跑“二牛,放我下來帶著我你也跑不了的”

“二牛,留下我,你回去給二當家的報信”

二牛一句都沒有回就這樣一直背著大當家的跑,後麵的小鬼子也一直在追著,二牛想不能這樣下去,小鬼子遲早會追上來的,那時候大當家和俺都得死,得想個辦法,突然看到旁邊的草叢二牛頓時有了主意了,迅速把大當家的放下,大當家以為二牛要把他扔下來,就想說道“這就對了嘛”,還沒有說出口就被二牛從背後一拳打暈了,二牛把大當家的抱到草叢裏隱藏起來,上麵又蓋了些雜草。然後轉頭跑向另一個方向,一邊大吼道:“小鬼子來啊”。後麵的小鬼子沒有看見二牛把大當家的藏起來,就順著二牛的方向追了過去,過了幾分鍾就聽到那個方向幾聲槍響,而後就沒有槍聲了,四周又恢複了原有的平靜。

王世傑走在路上也聽到了槍響,本來藝高人膽大想去看看,轉眼一想這是什麽年代都不知道去了也不知道雙方是什麽樣的人,弄不好倆邊都不討好,於是王世傑就找了地方隱藏起來。等槍聲徹底停下來一個小時後王世傑才繼續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他可不想被人打悶槍,到時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那就太憋屈了。

“嗯……“一陣呻吟聲從樹林裏傳了出來,“誰?”王世傑頓時緊張起來,彎著腰躡手躡腳的往樹林裏走去,手裏撿起一根棍子作為自己的臨時武器,確定聲音是從草叢裏傳出來後,王世傑用棍子輕輕撥開草叢,看見一個身穿粗衣大漢躺在裏麵,腰間別著把盒子炮,大腿上血已經不流了,隻是在他的褪下留下了一大灘血跡。看見大漢是昏迷的,王世傑就放心了,走過去拿下盒子炮就別再自己的腰間。把大漢的褲子撕了一快下來給大漢做簡單的包紮下。做完後,王世傑就做下來等他醒來,看著手裏盒子炮心想這應該是在民國時期,至於是民國多少年就得找人問了。

一個小時後大當家醒來了,第一句就是“狗日的二牛,敢打暈老子”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想著那麽多的兄弟為了救自己都死了,大當家痛苦的大聲喊道:“二牛,大彪老子會為你們報仇的,殺光所有小鬼子”。

小鬼子,那就是抗戰時期了,王世傑的爺爺參加過八年抗戰,在朝鮮戰場上和美國大兵較量過,後來因腿部受傷退役了,小時候王世傑就喜歡坐在爺爺的身邊聽他講爺爺以前的故事,那時候就把自己的爺爺當做心目中的英雄,到大了還是喜歡聽著爺爺的嘮叨。現在王世傑瞬間就給自己定位了,那就是拿起槍幹小鬼子,至於怎麽打王世傑還真的沒有想好。大當家也看到了王世傑,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纏繞起來的布,拱拱手說道“多謝小兄弟的救命之恩”

“大哥客氣什麽,誰沒有受難的時候,伸一把手是應該的”

“那小兄弟拿了我的東西是不是也該還了”大當家看到自己腰間的盒子炮不見了,強忍著悲疼說道“對不起,大哥,我這就給你”王世傑知道裏麵沒有子彈了,對自己也就沒有了威脅,就從自己的腰間拿出盒子炮遞給了大當家大當家的接過盒子炮,重新別在自己的腰間,看著王世傑說道:“小兄弟是個爽快人,到我寨子裏去做客怎麽樣?你怎麽說也是我胡老六的救命恩人,到我寨子裏不會虧待你的”

“大哥那我就打擾了,我現在正好也愁沒有地方去呢”反正自己現在也無處可去,跟他去看看也好,看他這身衣裝和說話的口氣應該是山裏的土匪,能和小鬼子結仇,那也算是抗日的武裝,先找一個落腳的地方在說,看他醒來的表現應該是講義氣的人,加上自己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去了也不會危險。

王世傑扶著大當家一步一步走在小道上,看著倆邊茂密的樹叢他惹不住就想問旁邊的大當家這是民國多少年,但想想來日方長不必急於一時。

“兄弟哪裏人啊?”大當家首先開口問道“上海人”

“聽說上海已經被小鬼子占領了,現在國軍和小日本在徐州一帶打得很激烈啊”

徐州會戰那就是8年了,還好來得及,來一趟不容易,得把小鬼子打痛了才行啊,不然直接找個地方躲個7年得了,那個神秘山穀現在應該是沒有人知道,穀口那位置絕對是易守難攻,給我一個營彈藥充足,就是小鬼子的一個師團,一個軍團也攻不下來。這些在腦海中轉眼而過,“是啊,上海失陷,南京屠殺,0多萬老百姓被屠殺,那些當兵的手裏拿著的都是燒火棍啊,幾十萬被人攆著腚跑”王世傑憤怒道,想起淞滬會戰和南京大屠殺,王世傑就感到那是中國人的恥辱,要是自己能早幾年來,怎麽也得訓練一隻精兵強將,在上海和南京跟小鬼子較量一番,至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阻止南京大屠殺,哪怕是獻出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惜。

……(未完待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