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成為新聞人物(下)

片場休息,正在無聊的看著新聞的沈瑾修,突然,看到一則新聞,沒想到新聞上正在播道雲裳的這則消息,這時,片場的工作人員紛紛議論著:“你們看新聞了嗎?居然,有人能夠會讓人起死回生呢?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會異能呢?難不成是神仙嗎?”那個人剛說完,但是,卻被身旁的一個女子給懟道:“胡說八道,子不語怪力亂神,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哪裏來的這些怪力學說,我覺得可能,是那個女孩還沒有死,但是,醫生沒能力,所以才會這麽說的吧!也有可能是那個神秘女子,有什麽厲害的醫術吧!”

突然,再一次穿插出來一個男聲道:“你們看這個神秘女子長的倒是挺好看的呢?我看比恩琪還要好看呢?”那個男聲的話音剛落,隻見,一個女子身著一襲粉色的紗裙,白皙無暇的美腿一覽無遺的落在外麵,俏麗的小臉上麵,帶著一藍色的墨鏡,高傲的踩著腳上有些恨天高的,冷笑道:“什麽樣的美人就比我好看呢?”這時,女子身後的一個身著一件皮夾克的男子對著那個說話的工作人員吼道:“你們看的什麽,拿過來讓我們恩琪看看”工作人員,有些害怕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將其手中的手機遞了過去,恩琪看了一眼手機,對著身後的男子,瞥了一眼,身後的男子立刻明白過來,上前,拿出一包紙巾將手機裏裏外外的擦了一個遍,這時,身後走來一個短發,長相十分清秀的女孩,隻見,女孩上身穿著一件白色襯衫,下身穿著一件牛仔褲,看上去十分的幹練,女子口中嚼著口香糖,很是不屑的笑了笑,然後,上前一把將其手機奪了過來,這時,一旁站著的恩琪見此也是生氣了,上前就抓住手機的另一邊,但是,沒想到短發的女孩生氣的手一鬆,手機便摔落在地了,女孩聳聳肩一笑道:“不好意思手滑了,不過,恩琪你可真是夠矯情的呢?”

“厲薇你有病吧!”恩琪氣的臉都快扭曲了,但是,厲薇倒是沒有在意恩琪的話,隻是托著下巴,一本正經的瞧著恩琪問了一句道:“那你有藥嗎?”說完,厲薇便也笑了,厲薇邁著很是輕鬆的步子離開了,但是,離開的時候還不忘說了一句道:“那個手機記得賠人家”說完便一臉鄙夷的向著一旁的坐著的沈瑾修走去,厲薇在走至沈瑾修身旁的時候表情就變得十分溫柔了起來,修長的長腿一步便已經走至沈瑾修跟前,厲薇用手輕輕的將一旁的發絲撥至耳後,看著沈瑾修笑道:“瑾修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我會來探班吧!”厲薇托著下巴,

沈瑾修似乎早已經知道厲薇的到來了,就連剛才的那一場戲都沒能錯過,但是,沈瑾修似乎對厲薇並不感興趣,隻是,淡淡的抬手道:“好久不見”然後,便瞧著手機中的那則報道了,沈瑾修看著手中的新聞不禁為雲裳開始擔心起來了,越想越擔心,越想越擔心,於是,便起身就要離開,厲薇看著沈瑾修要離開,上前一把拉住沈瑾修問道:“瑾修你要去哪裏啊!”這時,恩琪也走了過來,看著厲薇拉著沈瑾修的手,生氣的上前一把打開厲薇的手,恩琪上前就要一巴掌打上厲薇的時候,厲薇一把截住恩琪的手道:“這裏到處都是攝像頭,要是讓媒體知道我們的當紅小花旦,打人的話,恐怕你??????”厲薇沒有在繼續說下去,因為,恩琪的手已經緩緩落下來了

沈瑾修淡淡的看了一眼恩琪與厲薇一眼便轉身而去了,厲薇想要上前追的時候,恩琪一把抓住厲薇厲聲道:“搶男人,搶的夠高端的啊!在我麵前就要與瑾修眉來眼去了啊!”

“他是你的嗎?貼上你的標簽了嗎?”厲薇退後一步,雙臂抱在胸前,很是懶散的瞧著恩琪反問一句道

恩琪氣的都花容失色了,生氣的跺了一下腳道:“你?????”

厲薇見到恩琪如此,笑著吐吐舌頭,然後,便帶著身後的助理趾高氣揚的轉身離去了

沈瑾修開車就要離開的時候,助理跟著跑了出來,敲打著沈瑾修的車玻璃,沈瑾修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按下車窗鍵,車窗緩緩的打開,助理看著沈瑾修戴著墨鏡的樣子似乎是要離開的樣子,助理忙說道:“瑾修你要出去嗎?可是,下午還有戲要拍呢?”

“不拍了”說完,沈瑾修便將車窗關上,然後,開車疾馳而去,在車上沈瑾修給藍雲棠打了一個電話問道:“你現在在哪裏?”

“收藏館”藍雲棠回了一句道

雲裳坐在沙發上看著手中的書,沒想到,藍雲棠一個現代的人,居然有很多的古籍,雲裳看著手中的書籍很是高興,藍雲棠坐在電腦前,本是要工作的,但是,瞧著雲裳托腮看書的神態不禁有些入迷了,隻是,將手放在鍵盤上,胡亂的按著。

就在這時,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藍雲棠也沒有的發現,依舊一臉癡癡的模樣,雲裳起身走至藍雲棠跟前,用手在藍雲棠眼前晃了一下,藍雲棠恍然若失的一驚道:“怎麽了?”

“你的手機響了”雲裳瞥了一眼響動的手機

藍雲棠這時,才恍然大悟,忙拿起手機有些尷尬的接起電話來了,電話那頭想起很是急促的話厲聲的話:“藍雲棠你瘋了嗎?”聽到那頭的聲音後,藍雲棠有些微微一愣,藍雲棠不由的低頭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沒想到居然是斯蒂芬,藍雲棠看了一眼雲裳,便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了:“你什麽意思啊!”

“我不是讓你不要讓她幫人起死回生的嗎?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會有什麽樣的危害,她這樣做很可能會引來惡人的”斯蒂芬有些含含糊糊的說著

但是,藍雲棠隱隱的感覺到這裏好像有些其他的什麽事,就在藍雲棠想要在問些什麽的時候,沒想到那邊已經傳來一陣忙聲。

一處黑暗的房間中,坐著一個看上去十分肅言的男子,隻見,男子冷峻異常,臉上一臉橫肉,一雙三角眼死死的瞪著電視劇中的女子,嘴角發出一絲陰狠的笑意,滿是皺紋的臉上一道有一道的褶子,看上去就好像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一般,但是,怒目圓睜一下的對著身後站著穿著黑衣的保鏢命令道:“她終於出現了,我可是等她千年了呢?沒想到,終於出現了,去將她給你我帶來知道嗎?”

隻見,那個黑衣保鏢微微頷首躬身道:“是”說完便冷身走了出去

沈瑾修車子開到收藏館,沒想到,收藏館門前已經被記者圍的水泄不通了,沈瑾修不禁有些納悶道:“雲棠什麽時候這麽出名了啊!”這樣想著,便悄悄的將車開到一處比較僻靜的地方,拿出手機打給藍雲棠,藍雲棠看著在一次想起的手機不禁有些煩躁了起來,這時,雲裳托腮瞧著藍雲棠調侃道:“未曾想,你居然比我阿爹還要忙啊!我不打擾你了”雲裳微微躬身一下,便走至一旁看書了

藍雲棠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居然是沈瑾修,愣了一下還是接起電話來了,電話那頭傳來沈瑾修調侃的聲音道:“雲棠你什麽時候也變成大明星了啊!你的收藏館門口怎麽來了這麽多電視台的人啊!這是,要搶劫你,還是你的畫呢?”聽著沈瑾修的調侃,藍雲棠慌忙走至電腦前,將樓下的監控調了出來,沒想到大樓前真的站滿了記者,還有電視台的人,藍雲棠氣憤的一拳打在桌上,這時,雲裳聽到藍雲棠如此氣憤的樣子上前問道:“怎麽了,你手不痛嗎?”雲裳走至藍雲棠跟前柔聲問了一句道

隻見,藍雲棠的手上已經緩緩滲出血跡來了,雲裳拿著手中的錦帕走至藍雲棠跟前細心的幫其包紮了起來

這時,手機來傳來一陣聲音:“喂!雲棠你怎麽了,你沒事吧!”

藍雲棠沒有說些什麽,上前一步就將其手機掛斷了,雲裳看著藍雲棠將手機掛斷了問了一句道:“怎麽了,出了什麽事了嗎?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好呢?這個,是什麽人啊!不過那裏好像是我們先前進的大樓門前呢?”雲裳瞥了一眼電腦上的監控畫麵,瞧著藍雲棠問了一句道

“是,記者,大概是因為你今日的事,所以,才會”藍雲棠還沒有說完呢?一旁的座機便已經響了起來了,藍雲棠接了一下沒想到居然是電視台的電話,藍雲棠猛地將其掛斷了,這時,高跟鞋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銳意再一次敲門走了進來,銳意著急的看著藍雲棠說道:“藍總不好了,公司那邊傳來消息說電話被那些記者打爆了,問這位小姐是不是會有起死回生的仙術,而且收藏館這裏的電話也被打爆了呢?那些人將大樓前都已經圍的水泄不通了呢?保安沒辦法疏通,需要多調集些人手,公關部那邊也說了雖然,盡力在壓新聞了,但是,實在是標題太過新穎所以就?????藍總接下來該怎麽辦呢?”銳意也是微微蹙眉,自己,當秘書這麽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棘手的事呢?不由的再一次瞥了一眼一旁的雲裳,雖然,女子長得絕色清塵的很,但是,看上去也沒有什麽不一樣的,

藍雲棠有些苦笑的看了一眼雲裳道:“沒想到你居然變成新聞人物了呢?要不要現在讓我捧你出道啊!”

雲裳聽著藍雲棠的話,一臉不解的反問了一句道:“此話何解呢?”(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