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顛覆

“老大,我們還要進去嗎?”

舒馨和林玉成還沒進入服務站,服務站裏就有好些人跑了出來,一個個的還都拿著武器,嚴肅又戒備的看著他們。

看著這陣仗,林玉成有些被鎮住,不知要不要將車開進去了?

舒馨淡淡瞥了他一眼:“不進去,你準備在野外過夜?”

林玉成立馬搖頭,晚上他可還要提取人參精華液呢,在野外怎麽行?如此想著,便開著車駛進了服務站。

看著車輛毫無顧忌的開了進來,先前就在服務站裏的人神色變了又變。

“趙哥,我們要不要去將他們趕走?”

被稱作為趙哥的人,刮了一眼說話的人:“服務站又不是你們家的,你憑什麽趕別人?”

說話人有些不服氣,低聲說道:“可這服務站是我們清理出來的。”

他們是最先一批到達服務站的人,剛到的時候,人變怪物還在大肆追殺站裏的員工,為了擊殺人變怪物,他們這些人或多或少受了些傷。

如今看著一批又一批人進入服務站,心中就有些不樂意了。

其實不止他,隊裏的其他人也是這樣,這些後來的人就像是在搶占他們的勝利果實一樣,這樣的事擱誰身上,都不會太高興。

這不,立馬就有人站出來附和了。

“趙哥,小李的話雖有些不中聽,不過我卻覺得他說得有理。”

趙飛眉頭緊皺的看向自己的助理錢勇:“你什麽意思?”

錢勇麵不改色:“趙哥,我沒什麽意思,隻是覺得現在不比從前了,有些觀點和想法應該變變了。就拿幫人來說吧,以前隻是舉手之勞的事,可現在......稍不注意就是要命的事。”

“為了擊殺人變怪物,小張的右臂斷了,老孫他們也受傷不輕,我們冒著生命危險清理出來的服務站,憑什麽要讓其他人進來?”

聽著這話,趙飛眉頭有些鬆動。

錢勇再接再厲:“我們清理出服務站後,已經來了不下10批人了,就算不趕他們走,也應該收點報酬,我想這點並不過分吧。”

趙飛看了看身邊的手下,發現他們臉上都是讚同之色,目光頓時閃了閃。

他是一家保安公司的經理,這些人都是他手下的員工。

要是在幾天前,這些人可是不敢站出來反駁他的。

可現在,別看他們都還叫他一聲趙哥,可他能感覺到,有些人已經不像以前那般尊敬他了。

趙飛按下心中的不平靜,沉聲說道:“你們的想法沒什麽錯,可是,別人未必會這麽想,他們要是不給報酬,你們預備怎麽辦?”

最先跳出來的小李,雙手抱拳,捏得咯吱咯吱響,麵色陰沉的說道:“這可就由不得他們了,趙哥,你還沒看明白嗎?這世道已經變了,以前是用錢開道,而現在,是用拳頭,誰的拳頭大,誰就說了算。”

聞言,趙飛的眉頭再次擰了起來。

這個小李是個刺頭,以前一言不合就掄拳頭的事沒少做,現在更加不好管了。

就在這時,林玉成開著車過來了,停車的位置剛好就在趙飛等人前麵不遠。

小李有些躍躍欲試:“就他們了,要是他們不給報酬,那就用他們殺雞儆猴!”

反正來的人就兩個,他一個人就能輕鬆解決。

趙飛想說什麽,這個時候,剛駛進來的那輛車車門開了,隨即,一女一男從車上走了下來。

女的淡漠從容,男的輕鬆隨意。

明明兩人看上去都不強大,可卻散發著令人壓抑的氣息。

隻一眼,趙飛和錢勇就同時皺起了眉頭。

不好惹!

不能惹!

這是兩人共同的想法。

然而,兩人還沒來得及做些什麽,愣頭青小李已經大搖大擺的朝著那一男一女的走去了。

對於走來的小李,舒馨連個眼神都沒給,邁步就朝著人數最少的房子走去。

見此,小李立馬不幹了,手臂一伸,指著舒馨吼道:“站住,這服務站是我們清理出來的,沒有我們的允許,你不可以留下來。喂,那個女的,我說話你聽到......”

小李的話戛然而止。

他那伸出去的手臂上,此刻被一隻突然冒出來的手抓住了。

林玉成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這個傻大膽:“我說兄弟,你這手......我怎麽覺得有些礙眼呀,要不,我給你廢了得了?”

在手臂被握住的瞬間,小李的臉色就白了。

他驚悚的發現,被眼前這比女人還要秀氣三分的男人輕輕的一抓,他的手竟一點也使不出勁兒來了,要是他強用力,那麽他的手臂很可能會被直接拽斷。

這時,聽到林玉成的話,額頭上立馬就滲出了汗水,雙腿更是不聽使喚的直哆嗦。

“兄弟,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趙飛和錢勇飛快的跑了過來,對著林玉成不斷的道歉。

林玉成掃了一眼已經走入房間的舒馨,也沒心情應付這些人了,手輕輕一甩,頓時,小李就倒飛了出去,在數米外墜地。

\b“世道艱難,生活不易,把眼睛擦亮一點,這樣能活得更長一些。”說完,就步子輕快的離開了。

他現在算是完全明白了,舒馨為何一直都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

對於比自己弱太多的人,欺負、打壓毫無成就感,無視是最高深的裝X。

看著林玉成離開,趙飛和錢勇等人急忙跑過去將小李扶起。

“沒事吧?”

小李一臉後怕的搖了搖頭,目光有些呆滯的看向隊伍裏腦筋最靈活的錢勇:“勇哥,你說他咋就那麽厲害?”

林玉成展現出來的實力有些顛覆他的認知。

自從光雨過後,他的力氣增強了數倍,一拳出去,就能將牆打出個窟窿,那時他就覺得,屬於他的高光時刻到來了。

可現在,居然有人像扔沙包一般將他丟了出去!

不,不是沙包,丟沙包多少都要用些力氣,可剛剛那男的,他分明感受得清清楚楚,他沒用力!

他像是在彈自己身上的灰塵一般,將他揮開了!

這是怎樣的差距?

看著深受打擊的小李,錢勇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安慰了。

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小李在保安隊裏的身手都是數一數二。

如今,竟被別人壓製得毫無反抗之力!

趙飛適時開口了:“這世上從來不缺能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家日後還是要低調做人,謹慎做事。”

這一次,沒人站出來反駁了。

隊伍再次變得安順,趙飛心下滿意了。

服務站最大的一方勢力都安靜了,其他人就更不會冒頭了。

“那兩人好帥哦,一出手就將那群五大三粗的男人製得服服帖帖。”

服務站最大的一間房屋裏,趙靜一臉羨慕的對著身旁的郭茂說道。

“郭茂,你說以後我們也能像他們一樣厲害嗎?”

郭茂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理論上應該可以。”

趙靜撇了撇嘴:“什麽理論上,是一定可以,要不然那兩人為何那般厲害,我可不相信,他們的強大是天生的。姐,你說我說得對嗎?”

沒聽到回答,趙靜回頭一看,發現自己姐姐竟在走神,伸手推了推:“姐,你怎麽了?”

趙璐回過神,看向趙靜和郭茂:“你們有沒有覺得剛剛那女的有點像舒馨?”(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