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雞精的神奇

“小二,你是覺得我給不起錢還是怎麽著?”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二樓所有的食客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李辰重重的摔著筷子,指著那一桌上好的酒菜,一臉的氣憤。

“這是誰家裏的熊孩子跑出來了,哪裏是來吃飯的,分明就是來氣人的。”

“可不是嗎,就他那一桌菜,哪一個不都是醉仙樓的招牌,他竟然還說不是人吃的,那我們吃的這算啥,豬食嗎?”

“嗨,這熊孩子還真是不食肉糜,光他那一瓶酒,便抵得上我一個月的俸祿了。”

“人比人,氣死人啊!”

醉仙樓二樓,食客們一陣嘩然,他那兩句話,何止是在罵醉仙樓,就是連在場的人都罵了,吃的那麽好,還說不是人吃的,這不是埋汰人嗎。

“客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咱們醉仙樓,可不是軟柿子,客官你要是識相的話,現在就當著大家夥的道歉還來得及,否則的話,小的可不敢保證會有什麽後果。”

小二緊張的一頭汗水都出來了,盯著李辰惡狠狠的說道。

他現在也看明白了,李辰哪裏是來吃飯的,分明是來踢場子的。

醉仙樓能夠成為長安城最大的酒樓,自然不可能是軟柿子,背後的靠山自然也是極深的。

“唉,現在的熊孩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這醉仙樓後麵的可是當今國舅爺趙國公,哪裏是尋常百姓能招惹的起的。”

“這下有好戲看了,也不知道醉仙樓的掌櫃,打算怎麽處理這個熊孩子。”

“不過這孩子所穿的衣服裁剪得體,應該也是出身名門,家裏應該也是有背景的。”

“這還用看啊,要是家裏沒背景,也幹不出來這種事情不是。”

二樓的食客們,一個個都坐在那裏準備看好戲的樣子,一個是來曆不明的熊孩子,一個是有著當今國舅爺背景的長安第一酒樓。

兩相碰撞之下,不知道最終結果會如何。

“放肆,你一個酒樓小二,竟然也敢對我家公子無禮?”

王健見此事一時不能善了,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副忠心護主的架勢。

“王健,別激動,咱們是讀書人,凡事得講道理。”

李辰笑了笑,拍了拍身邊的王健,示意他別激動,鎮定的有點異於常人,紛紛心道這熊孩子倒有幾分膽氣。

“這樣,你覺得我是來搗亂的,那我就隨便找個人來嚐一嚐你們的酒菜,看看他是怎麽評價。”

李辰笑著站了起來,在二樓的食客當中,隨便挑了一個人出來,說道:“你……就你了,戴藍色方巾的那個,小眼睛大鼻子的那個。”

一個大概三十來歲,長得很對不起觀眾的中年男子,尷尬的走了過來。

中年男子其實心裏是很不情願的,但看到李辰從懷裏拿出了一錠約莫五兩重的銀子,他立刻便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小公子,你是叫在下?”

“沒錯,就你了,你來幫我嚐一下這桌酒菜,然後告訴大家味道到底如何,這五兩銀子就是你的了。”

有錢能使鬼推磨,五兩銀子在大唐時期,已經足夠一個普通之家一個月的生活費了,中年男子也不得不看在銀子的麵子上,當起了小白鼠。

小二見狀,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當著這麽多食客的麵,他有心想要嚇唬李辰,也沒辦法說出口。

“哼,客官,要是這位覺得酒菜沒有問題,那怎麽說?”

“那我自然會向醉仙樓道歉,這一桌酒菜我十倍賠付。”

李辰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忍不住砸吧了一聲,這一桌酒菜,起碼也得三四十兩銀子,十倍就是三四百兩銀子,這熊孩子還真能敗家。

小二聽到十倍賠付時,也是心跳一陣加速,李辰要真按照十倍價錢賠付了這一桌酒菜,按照酒樓規矩,他也能從中抽取不少的利潤。

“好,這可是你說的,那就讓這位爺給大家評評理。”

財帛動人心,酒色令人狂,小二一時間也失去了理智思考的能力,眼前竟是白花花的銀子。

熊孩子,有錢燒得慌。

二樓食客們紛紛在心裏腹誹不已,但是經過這麽一鬧,大家看熱鬧的心思便更甚了,幾乎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看著李辰這一桌。

此時,那位被李辰隨意挑選出來當評審的男子,也已經在桌前坐下,拿起筷子開始品嚐起來。

“那就先從這道慈母遊子羹開始吧,不過話說在前頭,小公子,雖然你給了錢,但味道如何,我隻會如實照說。”

五兩銀子雖然不少,可是醉仙樓的背景,這位也是知道的,要是故意說酒菜難吃,要是醉仙樓秋後算賬,他可吃不了兜著走,犯不著為了這五兩銀子說謊。

當然,這也是小二敢當眾答應的緣故,醉仙樓的背景擺在這,他不信有人敢故意說酒菜難吃。

“廢什麽話,讓你嚐你就嚐,我也沒說讓你說謊啊。”

李辰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催促著讓這位趕緊開始。

很快,戴方巾的這位已經盛了一碗慈母遊子羹,開始品嚐起來。

“不愧是醉仙樓的招牌菜,這慈母遊子羹,湯鮮味美,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名廚之手。”

所謂慈母遊子羹,便是雞肉與雞蛋製作的羹湯,材料雖然簡單,但經過名廚的烹製,還是讓戴方巾的男子忍不住點頭讚個不已。

小二聽到戴方巾的男子如此說道,臉上立刻笑開了花,得意的看著李辰說道:“小公子,你也聽到了這位客官親口說了,咱們醉仙樓的酒菜沒有任何問題。”

圍觀的食客們,看的一臉疑惑,不知道這李辰到底想幹什麽,難道真是有錢燒得慌,故意來敗家的?

但就在此時,李辰卻是笑著說了一句:“別急!”

說完,李辰又讓戴方巾的男子重新盛了一碗湯,然後讓王健拿出裝著雞精的小瓶子,往裏麵撒了一點。

“你再重新嚐嚐!”

李辰勝券在握的笑了笑,鼓勵著戴方巾的男子再嚐一下。

戴方巾的男子,看在銀子的份上,倒也不推辭,便又再嚐了一口。

頓時,他的眼睛立時睜圓了,整個人都如同遭受雷擊一樣,愣在了當場。

“這……這鮮味,簡直比剛才提升了數倍有餘,我還從未喝過如此鮮美的羹湯,小公子,你究竟在其中加了什麽?”

戴方巾的男子,一臉激動的望著李辰,經過雞精提鮮後的羹湯,鮮美的味道直接在他口腔中炸開,讓他整個人感覺如同飄在雲端。(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