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神奇的配方?

“現在你再嚐嚐之前的羹湯。”

李辰話剛說完,戴方巾的男子,便一陣搖頭不已。

“小公子,你讓我唱過這麽鮮美的羹湯了,打死我都不想再喝之前那個了。”

戴方巾的男子,麵色凜然,威武不能屈的樣子,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的一陣瞠目結舌。

真的有那麽誇張嗎,前一秒鍾,他不是還對醉仙樓的羹湯讚不絕口嗎。

怎麽僅僅是因為加了一點東西,便判若兩人?

“不可能,我們醉仙樓的慈母遊子湯,可是特地從淮陽請來的名廚做的,他在羹湯上的造詣,絕對可以說是大唐一絕,你竟然說打死都不想再喝?”

小二頓時急了,怎麽看都覺得匪夷所思。

“店小二,你這話是什麽意思,難道你覺得我是為了小公子那五兩銀子,特意在貶低你們醉仙樓的名菜不成?”

“你要是不信,你自己嚐一口,便知道我是不是在說假話了。”

戴方巾的男子也不樂意了,氣憤的瞪著店小二說道。

“哼,我不信醉仙樓的羹湯會如此難喝,肯定是這小孩在羹湯裏麵使了什麽妖法!”

小二這話一出口,頓時讓圍觀的食客們一陣哄堂大笑。

妖法自然是不可能的,眾目睽睽之下,他們這些人難道都是瞎子不成?

“店小二,你先別急,且讓我來幫你主持公道,我也不信真有你這廝說的這麽誇張。”

此時圍觀的人群中,有人見戴方巾的男子說的離譜,有點想要親自來嚐一下,看看到底是怎麽回事。

李辰微微一笑,他當然不會攔著來人,似乎這種局麵本來就是他想要的。

“這不是李捕頭的嗎,他如果也覺得醉仙樓的羹湯難喝,那肯定就沒錯了。”

“李捕頭可是我們長安城有名的捕快,最公正不過了,那廝收了你的錢,我們信不過,你敢不敢讓李捕頭來主持公道?”

“就是,李捕頭如果也這麽說,那我們就無話可說。”

來人長著一張國字臉,但是他在食客當中,似乎很有威信,一出麵,便有人認出他來了。

“有什麽不敢的,那便請李捕頭來嚐一嚐好了。”

李辰心中暗自得意,但表麵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點了點頭。

李捕頭走上前來,成了一碗羹湯,並且對李辰身邊的王健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古怪應該就在你那個小瓶子裏麵的東西上吧,讓我來試一試。”

王健之前給戴方巾的男子加雞精的時候,是在大家眼皮底下,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古怪應該就在那個小瓶子裏麵的東西上。

李辰對王健點了點頭,王健得到示意,便在李捕頭的羹湯裏麵加了一點雞精。

李捕頭見羹湯裏麵加了雞精,並沒有任何變化,也不再多想,一口便喝了下去。

咕嚕。

一碗羹湯喝下去之後,李捕頭先是眉頭一皺,隨後便雙目一睜。

“呼……爽快,小公子,你在這羹湯裏麵到底加的是什麽東西,為何要比尋常的羹湯鮮美這麽多,的確是我從有過的體驗。”

好一會,李捕頭才不可思議的望著李辰,疑惑不解的問道。

李辰笑而不答,而是對李捕頭說道:“李捕頭,你再喝喝醉仙樓原本的羹湯試一下。”

李捕頭老臉一紅,他這才想起來,自己其實是出麵主持公道的,僅僅喝了一碗加料的羹湯,便武斷的下決定,似乎有點草率。

於是,他又盛了一碗醉仙樓原本的雞湯。

噗。

才喝了一口,李捕頭便把口中的羹湯吐了出來。

“這是什麽玩意,哪裏是人喝的?”

李捕頭這個舉動,頓時讓二樓的看客們一臉的震驚。

“嘶,真的有這麽奇怪的事情?”

“一定是那小公子的仆從手裏的東西有古怪,太奇怪了。”

“怪,實在是太古怪了。”

“今天算是開眼了,天下還有這種神奇的配方?”

二樓一陣嘩然,看客們也都看出來了一些門道,事情便出在了王健拿出來的那個小瓶子上。

“小公子,你手裏的東西,到底是何物,為何有如此奇效?”

“就是,小公子,咱們可都看明白了,有問題的怕是你仆從手裏的那個瓶子裏的東西吧。”

“小公子,快讓咱們見識一下,到底是什麽東西,能有這麽神奇。”

李辰聽到圍觀的群眾們,一個個紛紛打聽起來,頓時心中得意的笑了起來。

雞精,恐怕隨著今天的事情,要很快便傳遍整個長安城了。

他沒有耐心讓雞精的名氣慢慢傳播,隻能想出這種炒作的辦法了,在大唐,炒作還是一件相當行之有效的營銷手段。

不過李辰心中早有計劃,自然不會回答眾人的問題,隻是微笑不已。

而就在大家注意力都放在李辰身上的時候,醉仙樓的店小二,偷偷的端起了被李辰加過雞精的羹湯。

一嚐之下,店小二頓時臉色煞白。

那味道之鮮美,的確要超出醉仙樓的羹湯太多了。

“小二,現在你可是服氣了,我說你們醉仙樓的酒菜太過難吃,有什麽問題嗎?”

李辰不理會旁人的詢問,而是笑眯眯的看著店小二,雪上加霜的說道。

店小二親自嚐過加了雞精的羹湯,臉皮再厚也說不出什麽來,隻能梗著脖子,死鴨子嘴硬的說道:“你剛才還說我們醉仙樓的酒喝不了,那可是上等的女兒紅,即便不是大唐最好的酒,也是上品的好酒,怎麽可能有問題。”

李辰聽到店小二的話,心裏頓時笑的不行,這小二太配合自己了。

“就你們這酒,你也好意思說是最上品的好酒,我看跟水也沒什麽區別。”

李辰雖然開心不已,但表麵還是裝作一臉嫌棄的樣子,指著那瓶女兒紅,嗤之以鼻的說道。

“小公子,你這麽說,肯定是因為有更好的酒吧,就別賣關子了,快拿出來讓我們見識一下。”

李捕頭似乎已經大概知道了李辰想要做什麽,也不點破,反而配合著李辰說道。

李辰笑了笑,便讓王健拿出自己在商店兌換的二鍋頭,給李捕頭倒了一杯。

“李捕頭為人公正,我年紀雖小,但最佩服李捕頭這類人,便讓你開開眼界又如何。”

說完,李辰便親自把那杯二鍋頭推到李捕頭麵前。

李捕頭有了雞精的前車之鑒,一點也不猶豫,接過杯子,便一飲而盡。

下一秒,隻見李捕頭的麵紅如潮,臉色如同火燒一般,好一會,他才張開嘴巴,呼出一口氣說道:“嘶,這等烈酒,才是我們大唐兒郎應該喝的酒。”

“喝過小公子這一杯酒,恐怕世間的其他酒,對我而言,都不過是水了。”

“爽快,實在是太爽快了,真男兒便該喝如此烈酒。”(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