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鴻門宴

“錢掌櫃的來了,看來好戲要到此為止了。”

“被這小孩這麽一鬧,錢掌櫃坐不住了也是正常。”

“不過今天也算是開了眼界了,這熊孩子手裏還真有些好東西,不說那能令菜肴更加鮮美的調料,便是能讓李道長一瓶就倒的烈酒,就足以讓人驚奇了。”

“是啊,要不是親眼看到,還真想不到世界上還有能讓李仙師喝醉的酒。”

“真是神奇啊,今天咱才知道,以前咱們是在坐井觀天,以為長安城是天子之都,不管什麽東西都是最好的,但事實並不是如此,這大唐還有很多是咱們沒見過的。”

醉仙樓的掌櫃一出現,二樓的看客們似乎也明白正主來了,好戲要落幕了,便紛紛散去。

李辰倒是心中頗為驚訝,沒想到這醉仙樓的掌櫃,還有如此的威望。

錢掌櫃一句話把店小二給攆走了之後,便笑意盈盈的走到了李辰身邊。

“這位小公子,在下是這醉仙樓的掌櫃,之前店小二多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

錢掌櫃並沒有因為李辰的年紀便小看,言行舉止都給出了足夠的尊重。

但越是如此,李辰便心裏越發的警惕,這絕對是一隻成了精的老狐狸。

“錢掌櫃,醉仙樓號稱長安城第一酒樓,我這才慕名而來,但結果卻是令我大失所望。”

李辰倒也有些經驗,對付這種老狐狸,便要跟他比耐心。

錢掌櫃臉上閃過一絲慍怒,心裏早已經認定李辰是來鬧事的,但表麵上還是笑嘻嘻的,一副以和為貴的樣子。

“小公子,醉仙樓向來以食客為本,此事醉仙樓自會妥善處理,也會給小公子一個交代。”

“不過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小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錢掌櫃和善的笑了笑,把姿態放得極低,根本沒有追究誰對誰錯的意思。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李辰要是再咄咄逼人,就有點無理取鬧了,隻好點頭說道:“客隨主便,不過掌櫃的,這不會是鴻門宴吧!”

錢掌櫃心中一陣詫異,沒想到李辰年紀雖小,但是眼光卻是老辣的很,訕笑了一聲說道:“小公子說笑了。”

說完,便領著李辰和王健下了二樓,來到一間專門用來會客的側廳。

李辰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側廳,見到側廳被一塊簾布隔開,便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錢掌櫃見李辰在打量著簾布後麵,頓時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說道:“小公子,現在此地沒有旁人,咱們就開門見山吧。”

“小公子在二樓鬧事,咱們醉仙樓並不想追究,但是對於小公子手裏的東西,醉仙樓倒是很有興趣,不如小公子開個價,把那能讓食物更加鮮美的香料配方,以及那讓李道長醉倒的酒配方,賣給醉仙樓如何?”

李辰心中一笑,這錢掌櫃倒是識貨,這麽快就看出來雞精和二鍋頭的價值,倒也算個人才。

“錢掌櫃倒是識貨的人,不過,這兩樣東西可是我的獨門秘方,我並不打算賣給別人。”

李辰搖頭拒絕,態度非常堅定。

話一說完,李辰便注意到側廳簾布動了一下,頓時暗自一笑。

“小公子,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

錢掌櫃眉頭一皺,似乎被李辰的態度惹起了一陣火氣,話語中已經露出一絲威脅的味道了。

李辰似笑非笑的看著錢掌櫃,又說道:“不過,我倒是有另外一個提議,不知道錢掌櫃願不願意聽?”

“哦,不知道小公子有什麽提議?”

錢掌櫃一陣頭疼,感覺站在他麵前的不是一個八歲的幼童,而是經商多年的老狐狸。

“你們醉仙樓想要買我手裏的香料和酒配方,我倒是也想買下你們醉仙樓,不知道錢掌櫃意下如何?”

李辰齜牙一笑,終於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但是,此話一出,不僅是錢掌櫃臉色一變,就連簾布後麵的人也坐不住了。

嘩啦!

簾布被人猛地拉開,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年輕人從後麵衝了出來,怒氣衝衝的盯著李辰。

“你好大的口氣,還妄想買下醉仙樓。”

年輕人腳步一頓,顯然被李辰的年紀著實給驚訝了一下。

李辰身邊的王健見到年輕人,同樣也意外了一下,然後便在李辰身邊低聲說道:“這是趙國公家的公子,長孫衝。”

李辰點了點頭,傳聞果然是真的,這醉仙樓背後靠著的果然是長孫無忌,否則長孫無忌的兒子,不會出現在這裏。

李辰認出來了長孫衝,但長孫衝卻是沒有認出李辰。

“錢掌櫃,你在這裏跟一個小孩子有什麽好說的,既然他不識抬舉,那就讓我來教訓他一下,也好讓他知道,這長安城不是他隨便撒野的地方。”

長孫衝見到李辰,心裏便已經有了一絲輕視,不過是一個小孩子而已。

熊孩子,打一頓就好了。

在這長安城,隻有他長孫衝欺負別人的份,沒想到今天倒是被一個熊孩子給欺負上門了。

說完,長孫衝便獰笑一聲,故意露出拳頭,似乎想要嚇唬李辰。

李辰也沒想到長孫無忌的兒子,會是這麽無腦的家夥,一見麵就想動手。

與此同時,長孫衝已經衝到了自己麵前,李辰也來不及多想,頓時大喝一聲:“哼,長孫衝,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我動手!”

長孫衝陡然被李辰喊出名字,頓時一愣,手中的拳頭也在空中一滯。

“你……你是誰,怎麽知道我的身份?”

長孫衝驚愕無比的看著李辰,皺著眉頭在想,長安城幾個國公家的孩子,似乎沒有李辰這麽一號人。

“哼,長孫公子,這位可是秦王殿下,你敢對秦王殿下動手,難道不怕趙國公處罰嗎?”

王健護主心切,早就站在了李辰的前麵,氣勢凜然的說出了李辰的身份,與此同時,也把李世民賜給李辰的那塊牌子拿了出來。

“秦王?”

長孫衝絞盡腦汁,也沒想到秦王是哪個,但李世民的牌子,他還是認得出來的,所以心中雖然有懷疑,但還是默默的收起了拳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