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鬆讚幹布的戰術

“哈哈哈哈哈哈。”

聞言,李辰不禁的發現了一聲聲的大笑聲,他朝一旁的高敏點點頭。

“確實如此,我確實應該稱呼自已為朕了。”

這時候,李辰突然間,將臉給板起來,然後,麵帶著凝重之色,嘴裏麵喃喃著說。

“不過,話說回來,朕雖然登基了,可是,問題的著急在於,當下的我大唐,仍處於極大的危險當中啊,尤其是南方的長孫無忌,眼下已經成了氣候了,所以,我大唐還是有許多的路要走的。”

李辰喃喃著說道。

雖然此時,在他統治下的大唐帝國,要比曆史上的那個,由李二所開創的貞觀之治的大唐帝國,要強上許多,整個國家的國力,軍隊的戰鬥力,完爆了當時的大唐帝國。

可是,問題的關鍵在於。

李辰這個穿越者,不隻改變了原先大唐的發展軌跡,他所帶來的一係列科技,而他這個穿越者本身的金手指,也使得當下的大唐的敵人,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尤其是當下。

大唐南邊叛亂的長孫無忌。

他所組織起來的大周國,已經有了,稱霸一方的實力了,即便是當下李辰手上掌握著的大唐帝國已經今非昔比了。

但是,對付起來這個所謂的大周朝,還是相當的困難的。

當李辰在為大唐帝國的命運而擔憂的時候,隴右,鬆讚幹布也在為他們吐蕃的命運而擔憂。

吐蕃是一個大國啊。

在後世,青藏高原這麽一塊土地,貧瘠異常,除去了其上麵那些個美景,還有那些惡劣的氣候,以及這塊高原所充當著的國防角色外,上麵隻有一些個難以開采而出來的礦產,還有一些個所謂的“淳樸”藏民。

以及,那些曆史及其黑暗,幾乎可以用一句滅絕人性來稱呼的藏傳佛教,可是,這一切卻不影響一件事。

那便是,當下在公元七世紀時,吐蕃帝國的強大!

嗯,青藏高原特殊的氣候,雖然使得上麵貧瘠異常,可是,正所謂窮山惡水出刁民,而窮山惡水,還出精兵啊!

高原特殊的氣候下,所磨練出來的吐蕃人,幾乎可以說是天然的戰士了,他們嗜血成性,生性好戰,而且,本身由於是遊牧民族,所以,騎馬射箭的本領也異常的高超。

外加他們也擁有著一些個金屬冶煉技術,可以製作出來精良的武器盔甲,可以說,當下的吐蕃帝國,強大異常,雖然他們的人口不過是大唐的零頭。

但是,青藏高原那特殊惡劣的氣候,使得大唐帝國的軍隊,想要征戰服這片雪域高原的困難程度,幾乎難以想象。

士兵們能不能登上高原,都是一個問題。

更甭提前去作戰了。

而與他們正好相反,自青藏高原上麵俯衝而下的吐蕃士兵,卻可以浩浩****的殺入到遼闊的關中,四川等地,然後進行劫掠或是屠殺,或是與唐軍交戰。

可以說,在先天的地理位置,還有士兵素質上麵,大唐帝國就與吐蕃相差甚遠。

這也是為何曆史上在唐朝中葉至唐朝末年時,吐蕃都一直是大唐的一個心腹大患的原因。

一切,隻因為當下的吐蕃,那是又窮又橫,又不好打。

不過,這一切在貞觀年開始之後,這已經化為了曆史,由於火槍的裝備,包括突厥等遊牧民族,自此將再也無法在戰場上占據優勢,他們的唯一作用,就是給農耕民族們表演他們“能歌善舞”的種族天賦。

然後,獲得一線生機。

以至於,少年即位,充當了吐蕃的國王的鬆讚幹布,在這一年多來,十分的懊惱惶恐之餘,又暗自慶幸,慶幸他所占據的青藏高原是漢人們眼裏的苦寒之地。

慶幸自已這片土地,既貧瘠不說,而且還難以讓人生存下去。

可是,正當鬆讚幹布準備老老實實的,在大唐帝國的強大威壓下。

準備窩在青藏高原上,陪著幾個麵帶“純真”笑容的吐蕃牧民,然後,度過餘生的是餘生的時候,一批通過橫斷山脈,超過大唐的封鎖,借道大唐南部,位於後世雲南等地的南詔政權,來到青藏高原上的所謂“大周使者”。

改變了這片土地上,鬆讚幹布的命運。

來的使者,帶來了跟大唐帝國一模一樣的槍炮武器,並且,還有一批手工嫻熟的工匠,還帶來了一份各國之間的聯合合約,相要締約國之間,達成協議,組成盟友,然後,共同對付大唐。

以至於,此刻的鬆讚幹布手上,竟然擁有了五千多枝火槍,還有幾十門的三斤炮!

甭小瞧了這些武器。

看上去,這些火槍,還有火炮並不多,準備在鬆讚幹布的五萬大軍裏麵,不過隻能夠武裝其中十分之一的人罷了。

可是,他鬆讚幹布不愧是一代雄主。

竟然用這區區五千多條槍,來武裝起來了自已的所有軍隊,並且,神奇的編練出來了一個新的戰術!

那便是,由騎兵來使用火槍。

五十人一隊,二十人準備騎槍,負責衝鋒,十人裝備火槍,然後,剩下的二十人準備弓箭,如此一來,分工明確,各司其職,在遇到唐軍的時候,這些個吐蕃士兵們,會迅速的按照自已的職責,分工起來。

弓箭手們負責將敵人給引來,至於十個火槍手們,則是下馬埋伏,然後,當唐軍被他們的弓箭手弓來的時候,這些火槍手便迅速的打出一輪的齊射,將唐軍給打懵,並且引誘唐軍跟他們對射,之後,便是他們在騎兵出馬的時候了。

二十個衝擊騎兵上馬,朝正在裝填的唐軍士兵發起衝擊。

這套戰術,甭看簡單,但是,他的作用卻是非常大,尤其是麵對著隴右本就不多的唐軍的情況下。

可以說,幾乎是無敵的,以至於,短短數日之間,鬆讚幹布他就已經奪下了唐軍的數座城池,眼下,正在秦州呆著,大軍虎視著不遠處的隴州。

不過,讓人詫異的是,鬆讚幹布並沒有選擇繼續進軍,於是乎,在此刻的軍營裏,正上演著一場爭吵。(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