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極大的傷亡

麵對著長孫衝在開伯爾山口下,所修建的山海雄關。

麵對著這種堅固的永備性,防火,防炮,防突襲的防禦工事,別說是李辰手下的軍隊了,就是讓後世一次世界大戰的士兵也進攻,就是讓二戰時期的軍隊來進攻,也得付出幾萬人的傷亡才成!

畢竟,開伯爾山口,實在是太窄了。

唐軍進攻的正麵太小了,在這麽狹小的正麵,敵軍又修建了那麽多的防禦工事,又有那麽多的防禦人數在裏麵守著,可想而知,唐軍想攻占這個開伯爾山口的難度,幾乎可以用一句詩來形容了——難如上青天!

“不好打啊,硬要打的話,怕是要死的屍山血海,也不定能夠攻陷。”

曾魁皺眉說道。

“能不能派奇兵,翻越山脈?”

一旁,響起了一個參謀的奇思妙想。

瞬間便被曾魁給否決了。

“要是那麽好過去,就好了,我派人試過了,根本不可能翻越過去,這山可以說是絕境,倒是有過幾個士兵成功過去的例子,可是,過去的幾個人,那都是經曆九死一生的,而且,敵人也防著這一點的,在山脈下邊可是擺有巡邏隊的,就等著咱們過去呢!”

“何況,敵軍後麵可是有幾十萬大軍的,過去的人少了,那隻能是送人頭。”

曾魁擲地有聲的聲音傳來,惹得一眾人直皺眉頭。

這時候,又有人提議,可不可以通過熱氣球運兵,但是這個想法一出口,便被否決了。

因為這附近的山脈高度,那可都是幾千米高啊,而熱氣球即便是能飛這麽高,當達到那個高度的時候,空氣裏的氣流會複雜到根本無法操縱熱氣球不說,寒冰的高空,還有那稀薄的氧氣,足夠把士兵們給弄死在高空當中了。

“隻有一個辦法了。”

曾魁猶豫了片刻之後,喃喃說道。

“什麽辦法?”

一旁,響起了一人的詢問聲。

“把此戰,打成曠日持久的戰爭,不隻如此,還需要向咱們大唐已經征服的土地上,招募倭寇,或是高句麗,百濟,突厥,亦或者是西域各族的青壯,讓他們來當兵!”

……

“隻能如此了。”

皇宮裏麵,李辰掃了眼曾魁的奏報,他無奈的長歎口氣,喃喃說道。

嗯,大唐百姓金貴啊,可不能輕易的死了。

就跟後世的漂亮國大兵似的,死一兩個那都是件大事,所以,隻能夠招募仆從國軍隊來負責進攻了。

對於此,李辰倒也沒有什麽異議。

也不擔心這些招募的異族士兵們會反叛。

因為道理非常簡單。

他們要是敢反叛的話,他們的家人,也得死不說,他們的手中的武器,相對於唐軍而言,可是要落後許多的,要是敢反叛,這些隻準備了火槍,連火炮熱氣球都沒有的敵軍,會被唐軍猶如殺雞屠狗一般的給殺了個幹淨。

這也是為何,李辰會同意的原因。

洪武六年。

春天到來了。

當一支遠航的美洲的艦隊起航的同時,位於山海關外的唐軍大營裏麵,麵對著南麵的山海關,縱橫十幾裏,分布在一條條鐵路沿線,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城市一般的唐軍大營裏麵,隨著一列列車停下,上麵的鐵皮車廂被打開。

車上,跳下了一隊隊的士兵。

這些士兵身上的軍服與唐軍不同,裝備也要簡陋許多。

皆是裝備著唐軍業已經淘汰下來的初期型號燧發槍,此刻,正在一個個唐軍軍官們的嗬斥下,排列成隊,然後,走到遠處的軍營裏麵安置。

而他們的待遇也十分的差。

吃的倒還可以,但是居住條件了,過的小日子了,什麽的,卻也比不上唐軍。

這倒也是正常,這些個唐協軍要的待遇,要是能夠比的上唐軍,那就特喵的出邪了不是。

不過,待遇雖差,可是這些人所承擔的任務,卻是非同小可,接下來,他們將化為一個又一個的炮灰,開始向長孫衝大周王朝軍隊所堅守著的山海雄關發起進攻!

……

“殺給給!”

洪武六年,三月份,春風和煦下,在整整一個夜晚的空襲與炮火下,山海關口,第一道大周王朝的防線上,一片火海,而與此同時,上千名從倭寇招募來的士兵,在唐軍的炮火所組成的掩護彈幕下。

開始朝硝煙彌漫的敵軍陣地發起進攻。

不過,他們的努力注意是徒勞,兩側的山體上,大周王朝的永備性工事炮台裏麵,無數的大炮正在朝這些個衝擊的倭寇士兵們炮擊著,給這些拉成了散兵線的倭寇士兵們,造成極大的傷亡。

而與此同時看著遠處的死傷數量逐步增多。

曾魁則是一揮手,又一千個唐協軍被驅趕上了戰場。

隨之,朝遠處發起了衝擊。

戰爭,就開始這樣的進攻起來。

一直持續了數月時間。

當深冬到達之時。

當第一道大周王朝的防線被突破的時候,折損近十萬唐協軍的以及數百名唐軍的唐軍軍營裏麵,刹那間便響起了一陣陣的歡呼聲,可是,在這歡呼聲裏。

軍官們卻顯得格外凝重。

原因非常簡單。

硬骨頭,還在後麵!

他們是攻破了第一道防線,可是,卻隻殺傷了大周王朝不過萬餘人,而且,其中相當一部分還是長孫衝模仿唐協軍招募的天竺本土刹帝利人所組成的周協軍。

而且,最重要的是。

開伯爾山口的可是縱橫幾十公裏的啊。

他們眼下,才不過是攻克了入口處的一道防線罷了。

後麵還有更多的防線,在等候著他們。

不過好在,雖然敵軍工事堅固異常,雖然唐軍這軍,由於巨大的損失下,送上來的唐協軍幾乎就是死路一條,所以,唐協軍的嘩變不斷,但是,大唐帝國的強大國家實力。

還是能夠從各地,抓來一批又一批的,相貌各異,種族各異的唐協軍來充當炮灰,填入到這攻擊當中,用他們的屍骨,來堆積出來一場場勝利,對於此,大唐自上到下,都覺得沒有問題,他們都牢房著李辰的那句話——戰死了除內患,戰勝了除外患!(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