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熊孩子變神童

“辰兒,不可胡鬧,雖然你是天才,但三人行,必有我師,萬萬不可驕縱。”

“這件事情,父皇已經決定了,你不必再說了。”

李世民臉色一板,他雖然極為疼愛李辰,可也知道不能太過溺愛,否則很容易滋長他的驕縱之氣。

可惜,李辰並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在他的身體裏麵,住著的是一個成熟的靈魂。

上學是不可能上學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好好上學的。

李辰心中一氣,既然自己現在是個熊孩子,那就該幹點熊孩子幹的事情。

唰。

李辰一把搶走了李世民手裏的傳國玉璽,賭氣似的說道:“哼,你凶我,東西不借給你了。”

說完,李辰便把傳國玉璽往屁股後麵一藏,實際上是裝到了係統背包裏麵。

李世民一陣瞠目結舌,氣的額頭青筋直冒。

頑劣,實在是太頑劣了。

這樣的熊孩子,不教育怎麽還得了。

想到這裏,李世民頓時一擼袖子,一把抄起李辰的身子,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巴掌下去。

啪。

李世民感覺自己的手掌,好像打在了鋼板上似的,痛的他手心都發紅。

不過,當父親的,為了教育熊孩子,再痛也要忍著。

“你這熊孩子,朕還不信治不了你了,看你日後還敢不敢胡鬧了。”

李世民一陣巴掌下去,打的啪啪作響,手心隱隱發痛。

一邊打,他還在口中一邊教訓。

“嗯……哼……”

“左邊一邊,再用力一點!”

可是,他並沒有聽到料想中的求饒聲,李辰的口中,反而傳來了一陣舒服的呻吟。

仿佛……

李世民不是在打屁股,而是在給他按摩。

嘎。

大殿之上,魏征他們這些大臣們,全部看呆了。

皇子殿下……這是何等的皮糙肉厚。

很快,李世民也發現了不對勁,他自己的手掌都打的發燒了,李辰還像個沒事人似的。

“咦,怎麽停下來了?”

李辰見屁股上再沒有動靜,緩緩睜開了眼睛,迷糊的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讓大殿上所有人都一頭冷汗。

李世民更是氣的哭笑不得,見自己停手,李辰竟然還一臉的不滿意,仿佛在說,怎麽這麽快就不行了。

“咳咳……辰兒,你能不能告訴父皇,為什麽不想去學堂?”

李世民見來硬的,似乎沒有效果,那就隻能用軟的了,幹脆也放下李辰,鄭重的問道。

如果李辰真的是因為貪玩,那不管用什麽辦法,都要想辦法把他送到學堂去。

越是美玉,便越是需要雕琢,他對李辰的期待很高,當然不希望他日後成為一個驕縱的皇子。

“父皇,孩兒不想去學堂,不是因為貪玩,而是認為學堂中,學不到什麽真正的東西。”

“而且在學堂中,無非就是學一些四書五經,亦或者是詩詞歌賦,這些東西,不用學孩兒也會,說不定還能比別人做的更好。”

“去學堂,完全是浪費時間,孩兒想要做一些更加有意義的事情。”

李辰小嘴一嘟,傲氣無比的說道。

他也知道,想要說服李世民,不露出點真本事,是不行的。

李世民聽到李晨這話,氣極反笑,說道:“小小年紀,口氣倒是不小,那父皇就考考你。”

李辰心中得意,見李世民上套了,幹脆小臉一擺,斜忒了李世民一眼,似乎在說,你盡管放馬過來。

“你說學堂中的四書五經,詩詞歌賦,不用學你也會,那你先給父皇背誦一段《論語》吧!”

“事先說好,如果你背誦不出來,那可要聽父皇的安排,不管是去杜宰相的文宣閣,還是讓梁國公魏征給你當老師,都得答應下來。”

李世民當然不相信李辰的話,隻以為他是在給自己找借口,所以幹脆考校了起來。

李辰笑了笑,頓時開始背誦起來。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者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人之本與!”

“子曰……”

哼,小樣。

李辰心中暗自得意,自己好歹也是曆史係畢業的,背個論語,還不是小菜一碟。

滔滔不絕,李辰背誦到一半的時候,李世民和魏征他們這些大臣們,便都已經宕機了。

“生而知之,殿下不愧是生而知之的天縱之才啊!”

一個八歲的稚童,能夠行雲流水的把論語背誦下來,也隻有生而知之能解釋了。

“父皇,還要背誦嗎?”

李辰得意的看著李世民,小臉上充滿了驕傲。

李世民一陣啞口無言,好久才緩過神來,麵色一板,說道:“四書五經就算了,這些都是死記硬背的東西,你不是說你還會詩詞歌賦嗎,如果你能當場作出一首讓朕和各位愛卿們覺得還行的詩詞,朕就允許你不去學堂。”

李辰心中一笑,詩詞而已,這還不簡單。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李辰隨口便是李白的靜夜思,這首詩遣詞造句不算華麗,但勝在意境深遠。

而且李辰本身從小在洛陽長大,被送到長安,有思鄉的情緒,倒也說的通。

大殿之上,魏征他們李辰念出來的這首詩,頓時一臉的震驚。

他們也都算得上是飽讀詩書之人了,有些甚至在詩詞一道上頗有造詣,可是當聽到李辰口中這首靜夜思時,依舊被震撼的當場愣住了。

“嘶……皇子殿下這首詩……意味深長,耐人尋味,實在是難得的好詩。”

“陛下,皇子殿下能做出此詩,在詩詞一道,已經超出微臣甚多,微臣恐怕的確不能勝任殿下老師一職。”

杜如晦本身對詩詞也算精通,平時也偶爾喜歡作詩,可是在李辰這首靜夜思的麵前,他那些詩句,簡直是垃圾。

“陛下,以皇子殿下之才,的確非老臣能教的了。”

“就憑這一首詩,在詩詞這一方麵,老臣給殿下當學生還差不多。”

魏征雖然沒有杜如晦那麽喜歡詩詞,但是一首詩的好壞,他還是聽得出來的,頓時驚為天人的看著李辰。

生而知之之人,果然非常人啊!

皇子殿下,乃神童也!(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