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做生意!

“父皇,現在你相信了吧,我就算不去學堂,也能夠學會這些東西。”

李辰見魏征和杜如晦都已經自愧不如,得意的向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也頗為無奈,李辰表現出來的聰穎,比一般的神通也過之而無不及,他再想要逼迫李辰去學堂,貌似也不太可能了。

“辰兒,你不去學堂也可以,但是你得告訴父皇,不去學堂的話,你要去做什麽?”

李世民想了想,也覺得像李辰這樣的天才,如果強逼著去學堂,也不算多麽明智,無奈之下,隻能妥協。

“我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啊,比如說做生意,改善改善大唐的飲食水平。”

李辰想也沒有想,便開口說道,他來到大唐之後,嘴不習慣的便是大唐的飲食方式。

此時大唐的烹飪方式,基本上還在煎、炸、煮、蒸、烤等方式上下功夫,沒有鐵鍋,自然也沒有炒菜。

習慣了後世的炒菜,要讓李辰天天吃這些大唐的食物,一天兩天還行,時間長了,自然是相當不習慣的。

經過後世文化熏陶的李辰,在大唐沒有太大的野心,唯一想要做的,便是讓自己活得舒服一點。

而人生說白了,無非就是吃穿住行四個字。

李辰打算從吃開始,徹底改變大唐人民的生活習慣。

“簡直胡鬧,辰兒你是大唐的皇子,怎麽可以去做生意!”

但是,李辰剛說完,李世民便臉色板了起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李辰納悶了一會,便想明白了,這才想起來,現在還是大唐,商人的地位還很低下,他身為皇子,拋頭露麵的去做生意,難免會被人說閑話。

而且,以李世民對李辰的期望,自然不僅僅是希望他去做一個商人。

“父皇,孩兒這怎麽就是胡鬧了,民以食為天,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絕對不是胡鬧。”

不過李辰是誰,他當然不會被李世民一句話就嚇到了,當場便梗著脖子爭辯的說道。

李世民被李辰頂撞,當場便氣的胡子都豎了起來。

在李世民的幾個兒子當中,還沒有誰敢當麵頂撞自己,也就隻有李辰了。

“朕說不行就是不行,朕乃九五之尊,說出去的話就是聖旨!”

“既然你不願意去學堂,朕也不勉強你,學堂就不用去了,但是朕打算把你帶在身邊親自培養,從明天開始,你就跟著朕一起上朝,學習朕怎麽治理天下的。”

李世民一甩袖子,當即蠻不講理的說道。

李世民和李辰都沒覺得什麽,可聽在魏征和杜如晦這些大臣們耳中,便震驚的他們眼睛圓睜,張口結舌,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由李世民親自帶著上朝,學習怎麽治理天下。

這……這等待遇,即便是太子李承乾,也沒有過。

李辰卻享受到了這個待遇,陛下到底對李辰有多大的期待值。

想到這裏,魏征他們的眼神也是閃爍不已,恐怕今後,不能再把李辰當做普通的皇子對待了。

不過轉念一想,李辰是生而知之之人,又讓失傳幾百年的傳國玉璽回到了皇室手中,能夠享受有這種待遇,便也不難理解了。

“陛下英明!”

“皇子殿下這等天縱之才,也隻有陛下親自培養了。”

“臣等讚同陛下的想法,皇子殿下非一般人,自然不能以常理度之,陛下親自帶在身邊培養,倒也非常合情合理。”

大殿中的大臣們,各個都是人精似鬼的人物,既然已經明白了李世民對李辰的期許,自然也不會阻攔李世民,一個個都讚同的點著頭。

李世民見大臣們對此沒有異議,心中也是大快,本來他還擔心過不了大臣們這一關,沒想到他們一點都不反對。

“哼,聽朝有什麽好的,既無聊又沒有好處,我才不去。”

可就在這時候,李辰卻是一點都不願意,頭搖得的像撥浪鼓似的。

嘶。

魏征他們再次一陣無言,在他們看來,被李世民帶著聽朝,已經是天大的好事了,可在李辰這裏,竟然變成了無聊的事情。

杜如晦摸了摸心髒,覺得自己今天一天所遇到的事情,怎麽處處都透著妖異。

“你……”李世民聽到李辰的話,瞬時間都快被氣笑了,這在其他皇子那裏求之不得的事情,反而被李辰當做是一件為難的事情,他一臉苦笑,無奈的說道:“行,那你跟朕說說,你想要什麽好處?”

“去聽政,有沒有獎勵,我要的也不多,隨便獎勵個萬兒八千兩銀子就可以了。”

李辰眼睛一眨,頓時討價還價起來。

“你想要獎勵,倒也不是不行,隻要你在聽政時,能夠提出來合理的建議,一旦被朕或者大臣們采納,朕可以根據意見的價值,給你相等的獎勵,你看如何?”

李世民拿李辰有點沒有辦法,隻好敷衍的說道,在他看來,李辰一個才十歲不到的孩子,對政務自然不會有多了解,提出來的意見當然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價值。

隻是為了不打擊李辰的積極性,他才如此說道。

“好,一言為定,父皇你可是九五之尊,說出來的話便是金口玉言,到時候不要食言而肥!”

李辰笑的像隻老狐狸,眼光中閃過一絲狡黠。

他正愁自己手裏沒有啟動資金,李世民就準備給自己送錢,他豈有不受之理。

在曆史係學習的時候,他對大唐貞觀年間的曆史也算是比較熟悉的,提出幾個有效可行的建議,自然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好,一言為定!”

李世民不疑有他,為了不讓李辰反悔,當下便快速答應下來。

其他大臣們,早已經看出來李世民對李辰的看重,即便心裏覺得草率,也不會當麵提出質疑。

很快,李世民便下旨,李辰重回皇室,成為他李世民的第十三個皇子,舉國歡慶三日。

大臣們對此沒有任何意見,光是李辰能把傳國玉璽找回來,便值得李世民如此做,何況李辰本身的不平凡。

大臣們各自散去,李辰也讓宮女太監領著回宮,打算送給長孫皇後寄養,李世民這才一個人在大殿上,獨自傻笑起來。

可是,下一秒,宮殿之中,便傳來了李世民的怒吼。

“哪個王八蛋,把李辰的字帖給順走了,這可是自成一派的宗師級書法啊!”

玄武門外,長孫無忌打了一個噴嚏,嘀咕了一句:“誰在罵我?”

摸了摸胸口中,見字帖還在胸口安然無恙,頓時又若無其事的上了馬車,離開了皇宮,不過一上馬車,車夫便聽到了長孫無忌在車廂中狂笑不已。

“哈哈,皇子殿下的書法,現在是老夫的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