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代號黑鴉

當天從特訓營離開之後,秦修文和藤原千代就遠遠地拋下了村莊中的少年少女,提前進入下一階段的訓練內容。

麵對鬆井廣田和其他教官的教導,秦修文和藤原千代學的很刻苦,也很快。

第一年將所有知識課程學完。

第二年進行反複性訓練,讓動作熟記於心。

第三年將第二階段的課程磨煉成肌肉記憶,將簡單的動作磨煉成如機器一般。

第四年進行下一階段的學習,逼供手段、催眠、策反、搜集情報、篩選情報等間諜特務方麵的全部課程。

這是他們今後最主要的工作,所以不論他們學會沒有,成績如何,都要經曆反複的學習和實踐,過程枯燥無味,像是不停運轉的機械,整整學習了兩年時間。

自此,他們的課程也全部學完,已經功成圓滿,可以畢業了。

特訓營所有課程結束以後的第六天,鬆井廣田秘密召見了秦修文。

在特訓營的辦公室內,鬆井廣田看著眉宇間仍有一絲幼嫩的秦修文,心生感慨,說道:“高喬,你是我最值得驕傲的學生。”

秦修文鞠躬行禮,說道:“多謝老師誇獎,學生定方不負老師的栽培,為我大日本帝國奉獻一切。”

“好,好,好。”

一口氣連說三個好字,鬆井廣田非常滿意,起身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的笑道:“天皇一定會保佑你的。”

秦修文神情嚴肅,挺正軍姿:“嗨。”

鬆井廣田擺了擺手,坐在座位上,有些猶豫的看著他,眉頭緊鎖,盡顯糾結的神色,說道:“高喬,你全科的成績和表現,我認為你更應該到前方擔任指揮官來操控戰爭,而不是隻當一名間諜。”

他盯著秦修文的眼睛,想要看清那雙清澈的眼睛中更深處的地方。

秦修文神情肅然,說道:“不論去哪,學生都願為帝國奉獻一切。”

鬆井廣田聞言更是滿意,放下心中的某種想法,對他笑著說道:“高喬,老師在你畢業之後送你一份禮物。”

秦修文默然聽之。

鬆井廣田從文檔中拿出一張名單。秦修文心中一凜,立刻猜測出那張名單的作用,餘光悄悄掃過,卻發現鬆井廣田抬起頭看向他,便趕緊收回目光,心中暗暗可惜。

如果掌握了這張名單,並且操控得當,那麽日本的這次隱秘行動在今後定然損失慘重。

即便沒有懷疑過秦修文,鬆井廣田仍然很謹慎,沒有讓秦修文看見過多的名字,轉身依照名單的序號從保險櫃裏拿出一張資料,交到秦修文的手裏,神色嚴肅的交代道:“從今天起,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將再也沒有高喬上清這個人。你的名字叫於洪濤,代號黑鴉。”

秦修文接過名單,軍姿挺直:“嗨,我叫於洪濤。”

鬆井廣田繼續說道:“資料上麵都是你的家庭背景資料,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背熟,讓你完全變成於洪濤,而不是高喬上清,記住了麽?”

“嗨。”

“在你畢業之後,你的首要任務就是打入中國官方勢力,竊取資料,在需要你的時候,我們會啟動你。”

“嗨!為大日本帝國,學生保證完成任務。”

鬆井廣田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好了,去吧,三天後你們一齊出發。”

“嗨,學生告退。”

秦修文領命,轉身離去。

鬆井廣田坐在椅子上,看著秦修文離去的背影消失,低頭在一張空白的紙上寫下。

“黑鴉,重要。”

三天後。

秦修文、藤原千代和二十餘名初露崢嶸的少年少女在特訓營集合,皆是穿著中國民俗風格的服飾,簡單樸素,貼切平民老百姓的條件。

特訓營空地一側停放著十輛黑皮汽車。

鬆井廣田站在講台上進行畢業演講,從精神到行為,細致入微,講了一個多小時才完畢,然後宣布秦修文等人畢業。

藤原千代看了一眼身邊的秦修文,發現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告別。

秦修文、藤原千代等畢業的學員全部被送上了車,上車後眼前蒙上了黑布,十一年前來這裏的時候也是如此,似乎是害怕他們泄露了訓練基地的位置。

站在講台上,看著十輛接續前往各自方向的汽車,鬆井廣田神色嚴肅,目中更有炙熱的色彩,自語說道:“希望你們能不負大日本帝國的眾望。”

話落,鬆井廣田轉身離去,原地留下最後一道聲音。

“所有人繼續訓練,盡快畢業。”

驕陽之下,汽車漸行漸遠。

山路顛簸,坐在汽車內部的秦修文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腳下的路有多難走,且汽車左右變路的頻率很頻繁,他能察覺出這是在故意混淆他們的方向感,極有可能在一處繞圈,於是默默地將背後勾畫方向的手指鬆了下來。

他沒想到,日本人對待自己人還如此提防。

等了近一個小時,腳下的道路漸漸平穩,很少傳來顛簸感。

秦修文猜測汽車可能走上了大路,開口說道:“我現在能把眼罩摘下來了麽?”

“不能。”

一道似乎受過創傷的沙啞聲音冷冷的回應:“擅自摘下眼罩,我有權利對你進行軍法處置。”

秦修文微微皺眉,黑色眼罩後方的眼睛猛地睜開,溢出一絲冷光,卻沒有選擇冒然行動。

雖然汽車裏的雜音很亂,但他靈敏的聽覺,可以感受到在他身側有一道輕微的呼吸,前方的主駕駛和副駕駛同樣有。說明這個汽車裏除了他還有三個人。

對方一定還有槍支,不了解對方實力之前,秦修文根本沒有自信能夠赤手空拳的製服車內其他三人。

若想要在此脫離開日本人的掌控,唯有等待時機。

秦修文默默地閉上雙眼,長達十一年的等待已經過去了,也不差在一時,且等待時機,反正自己也沒有暴露。

或許察覺到車內的氣氛忽然變得沉悶,主駕駛的位置傳來一道平和的聲音:“別著急,再過一會兒你們就可以把眼罩摘下來了。”

秦修文微微點頭,沒有說話,隻是很隱蔽的將一絲細線纏在指尖的位置,沒有讓任何人看見。

另外那道聲帶破損的聲音也沒有說什麽,明顯是以主駕駛的人為主。

汽車繼續在路上行駛,路麵顛簸的令秦修文感覺下肢出現了一絲麻痹感。但行駛了這麽久,卻始終沒有人說可以把眼罩摘下來。

秦修文默不作聲的抬起手握住胸口的項鏈吊墜,方印的溫度和輪廓令他感覺到了一絲安心。

長期處在黑暗當中不能視物,即便心裏不會出現恐懼,也會有所不安。

秦修文本身在日本就屬於冒名頂替,一直處於警惕、提防的狀態,生怕自己暴露,落入十死無生的局麵。

此刻主駕駛、副駕駛二人對自己人的提防,更是讓他產生疑慮和不安,心中冒出許多駁雜、混亂的想法。

在日本特務課上有一條:永遠不要相信他人。

一念至此,秦修文鬆開緊握著的項鏈,猛地抬手將眼罩摘下,露出閃爍著冷厲光芒的眼睛,手掌一揮,在主駕駛和副駕駛的二人剛剛察覺的刹那,一絲細線落下,隨之在主駕駛那人頸部緊緊的勒住。

“八嘎,你幹什麽?”突如其來的驚變,令副駕駛那名偏胖的日本人一陣慌亂,隨著一聲憤怒的喝問,扭身用手裏的勃朗寧手槍對準秦修文的臉。

“哢嚓......”接連數聲骨折的清脆聲音響起,副駕駛那名日本人舉起手槍的手掌在秦修文的手掌下扭曲成一個怪異的姿勢。

“啊......”他剛發出慘叫,就見一支黑漆漆的槍口塞在了他張開的嘴裏,頓時瞳孔收縮到了極致,嚇得一動不敢動,冷汗順著額頭淌下,瞪大了眼睛看著秦修文,露出祈求的神色。

汽車開始左右搖晃,秦修文看也不看他一眼,扯了扯手中的細線,製止住了主駕駛那個日本人掏槍的小動作,冷冷的說道:“別亂動,在路邊停車,不然我這手一旦抖起來.......”

主駕駛和副駕駛的日本人頓時頭冒虛汗,車速降了下來,停在路邊。

這看似很複雜、應該很漫長的過程,實際上隻不過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汽車裏的局勢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看了一眼身邊摘下頭罩,老老實實坐在那裏不動的男同窗,秦修文沒有理會他,直接把主駕駛和副駕駛的槍支等熱武器給繳了。

自始至終,和秦修文同行的同學藤田佑下都不敢發出聲音。在訓練基地裏,秦修文暴君的凶名幾乎統治了他們這些種子十一年的訓練生涯,根本沒有幾個人敢去捋他的虎須,一向避而遠之。

將沾著胖子口水的勃朗寧扔到一邊,拿起另外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槍,在手中掂量把玩。秦修文看著前方兩人露出恐懼的神色,心中微微鬆一口氣,他也沒有想到,他的行動會如此順利。

一方麵他對主駕駛和副駕駛的日本人實力很大的高估,另一方麵他們兩人也不會想到自己人會突然發難,讓他占了先機。

在他身邊,藤田佑下低下頭,裝作什麽都沒看見,什麽都沒聽見的樣子。

秦修文的暴君之名果然名副其實,剛剛出了基地不過幾個小時,就惹出了事端。

藤田佑下很小心的用餘光瞥了眼秦修文手中把玩著的南部十四式手槍,心中暗暗叫苦,生怕自己受到魚池之殃。

安靜的車廂中,漸漸有一股殺氣彌漫。

察覺到這股危險的氣息,主駕駛的日本人臉色蒼白,厲聲問道:“這是軍部大人們嚴格交代下來的命令,高喬,你敢抗命?”

副駕駛的日本人身體緊繃,根本不敢有所異動,因為此刻秦修文的槍口正對準著他,那股威脅著生命的氣息令他眼睛都不敢眨動。

秦修文微微眯起眼睛,手指扣在扳機上,槍口對準副駕駛上日本人的眉心,慢慢用力。

死亡的氣息籠罩而來,副駕駛的日本人想要掙紮,眼睛充斥著血絲,咆哮道:“高喬上清,你要背叛大日本帝國不成?”

此時此刻,汽車上的三個人仍然不知道秦修文為什麽會突然發難。

極度危險的死亡氣息彌漫整個車廂,空氣似在此刻凝固,令人呼吸變得困難。

秦修文眼中流轉的冷光微微一凝,在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什麽,若有所思的遲疑片刻,忽然將手中的南部十四式手槍一轉,放在腿上。

在三人緊張的注視之下,他忽然輕鬆的笑了笑,像是剛做完惡作劇的孩子一樣,將主駕駛脖子上的細線收了回來,聳了聳肩,笑道:“對不起,兩位先生,我隻是想見識一下我們大日本帝國出色軍人的實力,隻是沒想到......”

他沒有繼續往下說,隻是瞥了眼二人,頓時讓二人感到一陣羞愧和憤怒。

主駕駛的日本人摸了摸脖子上殘留的那道血痕,副駕駛的日本人想要攥緊右手,卻是痛的麵容扭曲,不出意外的話,他的手腕應該是有一定程度的骨折。

看著後座上宛如變臉的秦修文,兩人共同的暗罵一聲:“瘋子。”

試探?

剛才那一瞬間,上過戰場的經驗告訴他們,這個高喬上清真的會開槍。簡直就是一個瘋子。

秦修文沒有理會二人憤怒的視線,將那絲細線纏好放在袖子裏,同時將那兩把手槍也收了起來,放在腰間,沒有歸還的意思。

主駕駛和副駕駛的二人看得眼睛一瞪,但也不敢再招惹這個瘋子,隻好冷哼一聲,以示不滿。

主駕駛的日本人冷冷的說道:“這件事我會原原本本的上報給軍部。”

秦修文隻是笑了笑,並沒有什麽反應。

他在日方是執行蟄伏任務的特務,並不受軍部的管轄,而是受內務省特高課的直接管轄,如果軍部想要懲罰他,走的步驟簡直不要太繁瑣。

而且他的身份還是在執行任務,這件小事注定會小事化無。

副駕駛的日本人狠狠地盯了他一眼,神色極為難看的轉過頭,說道:“川野君,先去附近的醫院。”

他右手的手腕已經骨折,拖延不得。

汽車啟動,繼續行駛。

主駕駛和副駕駛的二人沒有繼續強迫秦修文和藤田佑下戴上眼罩,因為心情極度不佳,全程也沒有再說話。

藤田佑下愈發感覺高喬上清這個人根本招惹不得,十分忌憚的靠在車窗邊,兩人之間留下很大的空隙。

秦修文根本沒有理會這些,扭頭看著窗外一逝而過的荒涼景色,體會著這個年代的荒舊、亂世,默默地思考著。

方才他占據絕對的主動權,確實可以輕而易舉的殺了汽車裏的其他人,但就在他開槍的一刹那,他猶豫了。

殺了他們三人,他在日本訓練基地潛伏了十一年的等待和目地,自然也就宣布了結束。

但這也意味著高喬上清這個日本人的身份將徹底失去作用,會被日本軍部列入叛徒名單。

而一旦他被證實了叛徒的身份,那麽訓練營地的位置定然會遷移,那這些作為種子的少年少女也將被悉數召回,重新布置身份,再去執行任務。

不僅如此,他在訓練營地所知、所見的一切都會朝著他未知的方向去變動。

如此一來,他的作用頂多隻是拖延了日本蟄伏的時間。

小不忍則亂大謀。

高喬上清這個身份還需要留下,等待日後會有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