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守株待兔

李雲生鎖定的位置太大,讓張浩有些顧慮,因為軍統的人手有限,又不能明著尋找,所以事情的難度很大。

不過李雲生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會有人帶路,然後對著張浩耳語了幾句。天才一秒記住噺バ壹中文8/1/z/o/m/

聽了李雲生的話,張浩的臉上,漏出了一種恍然的神情,不由自主的頻頻點頭……

兩天之後,在上海衛國路上,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

此人在衛國路上,走了幾個來回,等搞清了所有情況,就消失不見。

由於這樣穿著的人很多,所以沒有人會注意,到是沒有引起任何異常。

晚上九點,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再次出現,隻是這一次,此人來到了衛國路後,直接奔著一條巷子走去。

巷子緊靠著衛國路,裏麵住的都是普通百姓,沒有任何特殊。

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直接進入巷子,沒有任何逗留。

而在巷子口處,有一個乞丐打扮的人,正躺在一張破席子上休息。

當黑色西裝男子走進巷子後,乞丐打扮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睛,悄悄看了巷子一眼……

由於乞丐打扮的人沒有任何異動,所以西裝男子,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妥。

進入巷子之後,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雖然腳步不停,可速度卻有些緩慢。

尤其此人的目光,不住的打量四周,好像在防備什麽。

過了十幾分鍾,此人走到了巷子的中間位置,正好看到一戶人家的門前,立著一個長長的杆子。

杆子上掛著一個破損的燈籠,如同以前大戶人家、照明用的那種。

隻是如今的上海,主要馬路上都有路燈,所以這種燈籠,已經沒人使用了。

“應該是這裏了!”

看到了破損的燈籠以後,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低聲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後看了看周圍無人,就彎下腰身,借助微弱的月光與燈光,仔細觀察下麵的牆壁。

不大的功夫,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就看到一塊磚頭上麵,有著一個小小的三角形。

看到了這個三角形,西裝男子的臉上,馬上漏出欣喜的表情,然後用手悄悄了。

隨著西裝男子的敲打,標注著三角形的磚頭,略微往裏麵去了一些。

這種情況讓西裝男子非常滿意,立刻動手,把磚頭拿了下來。

磚頭被拿下來之後,西裝男子就看到裏麵的空隙處,漏出了三個塑料盒子。

動作迅速的拿出盒子,然後又將牆壁恢複成原先的模樣,西裝男子這才起身。

再次看了看周圍的情況,西裝男子鬆了一口氣,然後向來時的方向走去。

快走到巷子口處,西裝男子突然看到,幾名身穿日本軍服的男子,恰巧走進巷子。

看到這幾個日本士兵,西裝男子的麵色一緊,可還是裝成普通人的樣子,小心翼翼的站在路邊,像是要躲避一樣。

如此反應,正是普通百姓,遇到日本士兵時的做法。

雙方很快就遇到了,西裝男子馬上點頭哈要道:“太君好!”

在說話的同時,西裝男子的表情,還帶著點討好的笑容。

“你在幹什麽!”

一個日本士兵停下了腳步,

眯著眼睛開口詢問。

本來西裝男子認為,這些日本兵,不會難為自己,畢竟雙方語言不通。

可沒有想到,竟然會遇到一個懂得漢語的日本兵,所以結結巴巴的說道:“我下工晚了,正想要回家……”

“證件!”

日本士兵好像跟西裝男子耗上了,竟然要檢查證件。

“給你……”

西裝男子拿出證件,哆哆嗦嗦的遞過去。

日本士兵馬上伸出手來,像是要接過證件一樣。

可手伸到近前之時,日本士兵突然出手,攻擊西裝男子的頭部。

西裝男子的反應不慢,日本士兵一動手,他馬上就反應過來了,腦袋向左一歪,身體也向後退去。

出手的日本兵,沒有想到西裝男子的反應這麽快,所以這一擊打空。

可其它的日本兵,反應非常迅速,馬上默契的攻擊西裝男子。

西裝男子的功夫不錯,可是在幾個日本兵的圍攻下,還是毫無反手之力。

沒過多少功夫,在幾個日本兵的配合下,西裝男子就被製服。

“你們是什麽人?”

剛一被製服,西裝男子就開口詢問,隻是聲音很低,好像是有什麽顧忌,不敢驚動旁人的樣子。

可是日本兵們,沒有任何回答的意思,為首的人還上前一步,對著西裝男子的後腦,就是重重一擊。

西裝男子頓時昏迷過去,隻是心中有些迷茫,不知道出了什麽事。

打昏了西裝男子以後,幾個日本兵,立刻檢查了此人的身體。

很快就從西裝男子的身上,找到了三個塑料盒子。

“找到了!”

搜查到塑料盒子的日本兵,非常欣喜的告知同伴。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隻不過日本兵的語言,是地地道道的漢語,沒有任何雜音。

“東西收好,把人帶走!”

為首的日本兵,馬上下達命令。

其餘的日本兵紛紛點頭,然後開始清理現場,並架著西裝男子離開。

在巷子口處,正有一輛轎車在等待,裏麵的司機看到幾個日本兵,馬上打開了車燈。

幾個日本兵沒有任何停留,動作迅速的上了轎車,然後離開此地。

而在巷子口處的乞丐,一直看著這一切,等到汽車消失不見,才鬆了一口氣,然後躺在破損的席子上麵繼續休息。

半個多小時之後,張浩非常欣喜的來跟李雲生匯報:“站長,目標出現了,這是從他身上,拿到的東西!”

說完這句話,張浩就拿出三個塑料盒子,遞到李雲生的麵前。

“看來蘇聯人的速度,比我想的要快一點。”

李雲生笑嗬嗬的開口回應,語氣中帶著幾分開心的味道。

剛剛巷子裏麵發生的一切,自然都是李雲生安排的。

自從猜到基輔巴夫,會把資料藏起來,李雲生就斷定,蘇聯情報機關,一定會派人來拿,否則用不到多此一舉。

而使用這種手段,代表著蘇聯情報機關在上海,一定沒有安全的地方,所以基輔巴夫隻能把東西,隨意的藏起來。

所以李雲生判斷,來取資料的蘇聯間諜,未必會熟悉上海的情況,所以在兩條主要馬路上,設置了各個觀察點。

並且在每一個巷子口,安排了一個行動人員盯梢。

這種守株待兔的辦法,雖然有些被動,卻是唯一的希望,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不低。

事情的發展,跟李雲生的判讀差不多,軍統特工果然在晚上,等到了來取東西的蘇聯間諜,也得到了想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