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賭約

我一席話說得滿座喝彩,所有人都忍不住衝我抱拳鼓掌,出於禮儀我也隻能點頭示意免得大家說我嘚瑟——就在這個時候,桌上忽然哎呀叫了一聲!

低頭一看,這才發現不知什麽時候韋小寶居然帶著雙兒來了,趁著我們站著嗚嗚喳喳徑直坐我邊上,看桌上擺著個腦袋覺得挺有意思,好奇之下忍不住用筷子去戳那鼻孔準備夾一塊嚐嚐,結果剛一動手小南的腦袋就嚷嚷開了!

我急忙道:“你幹嘛啊你小寶!注點意,這是你隨便插得的嗎?”

“我以為這是吃的,”韋小寶撫胸道:“沒想到居然是活的——何必你們玩得好,這活人腦袋哪兒找的啊?”

“沒你什麽事,你安心吃啊,我這是救人呢!”我轉頭對範遙道:“行了,趁著小南醒了趕緊抱出來我問問,看怎麽才能救得了!”

說完,我倆立刻跟殺人藏屍31小說app下載地址似的,抱著個人腦袋就竄屋頂上去了……

我一問才知道,原來明教教主張無忌,也就是咱們黃蓉姐,在剛東方姐和蠍對掐的時候已經從外地趕回來了,她首先和範遙取得了聯係,知道他對小南的特殊感情之後,所以才做出了讓他來找我的決定,同時還讓他帶了句話給我:“你們先打著,我去準備準備——對手裏麵的宇智波鼬給我留著,我來對付!”

這段話我聽懂了,每個字分開都能明白,但湊一塊就有點懵:“她說的?”

“對啊,”範遙一臉虔誠:“教主的話肯定沒毛病,我相信他,所以我也相信你!”

“嘿,你信我也沒用啊!”我著急上火道:“我又不是春哥,你以為信了我就能原地複活啊!”

範遙一愣,然後直接開始耍賴:“我不管,我就靠你了……”

“算了,你還是別靠我行吧,我想想招!”我撓頭想了會兒,最終還是忍不住又補了句:“他有沒有說怎麽弄——呃,給個提示行不行?”

範遙一拍腦袋:“哎呀,你這麽一說我想起來了,還真有!”

“那你不趕快!”我瞬間來勁兒了:“說啊!”

“他讓你從個叫係統的東西上麵看看,有沒有更新……”

聽到這,我二話不說就叫出了係統,跟著驚喜的發現果然多了個選項——就在治療傳奇人物那一項下麵多了個分支,上麵是救治傳奇人物,下麵是救治傳奇人物——臥槽,這他媽有什麽不一樣的,犯的著分兩個道兒嗎,又不是排隊,還分流!

但是,下一秒我就發現自己疏忽了……

兩個選項各有個解釋,上麵還是以前救武緊時候用的那個,可以用來複活我召喚到陽間的傳奇人物;但下麵的說明是,我可以為了傳奇世界的撥亂反正,救治傳奇世界裏麵的人物!

這才是傳奇掌控者活躍在各個傳奇世界,撥亂反正讓傳奇世界順利進行下去的招數!

不過,這倆招都有時間限製,還是一個月一次——麻痹,就這事兒,第一次讓我有了當女人的感覺,一個月一次,真他媽的!

然後,我二話不說點選了這一項,伴隨著巨額的陰德點被扣除,我眼前出現了一行字:

“滴滴……操作失敗……操作失敗……要想救助傳奇人物,必須保證人物的屍體完好,小南現在身體不完整,所以操作失敗……滴滴……操作失敗……操作失敗……”

合著這還得找個紮紙匠啊!

現在這種情況下哪兒找得到專業的手藝人啊,所以我也不費那事兒了,立刻到下麵去逛了圈,很快找了幾圈紙回來,和範遙一塊兒個小南糊了個身體,雖然看起來不咋樣,但是畢竟算是有胳膊有腿兒,再用係統把她的生命重新灌注進去!

小南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變化著,但在身體複原之後,剛那還有神智的腦袋卻陷入了沉睡,我用係統檢測發現隻是查克拉損失所造成的後遺症,於是給範遙簡單說了說——就在這個時候,樓下傳來了阿朱叫我的聲音:

“何先生,何先生!那邊派人來通知說可以繼續了!”

“馬上來!”

我答應一聲,跟著吩咐範遙:“那就這樣吧,你在這裏陪著,我先下去把比賽給打了——對了,她要醒了以後你們打算怎麽辦?”

“怎麽辦?”範遙苦笑道:“回去能有個好嗎,我除了光明正大的叛變革命,你以為還有第二條路啊?”

“那行,”我對此倒是沒有異議:“回來詳談,這思路我覺得沒毛病!”

……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場比賽,削組織終於在連輸兩場之後派出了重量級的選手,傳說中能夠吸收對手查克拉的猛人,來至霧忍七刀眾之一的鬼鮫!

對付這個選手我其實有倆人選,其一是同樣擁有吞噬能力的段譽,他的北冥神功吸收能力堪比三百瓦工業抽水泵,和鬼鮫對吸有賺不陪;第二位是咱們能使用重劍的選手楊過,一把玄鐵重劍用得洋洋灑灑正好克製鬼鮫!

隻不過,楊過我後麵留著還有用,所以這疙瘩隻能咱們段譽公子上台賣萌了!

段譽上台之後,首先文縐縐的朝著鬼鮫一拱手,行禮道:“在下大理段譽,請問您是?”

“你、你來和我比武?”鬼鮫一怔,跟著仰頭朝天發出陣蛤蟆叫聲似的狂笑,斜眼瞥向群雄:“您們是不是搞錯了,居然派出這麽個玩意兒?”

段譽微微一笑正待搭話,這時候看台上削組織中卻有人搶先一步,首當其衝對鬼鮫喝道:“不要大意!這人既然敢上台肯定有他的本事,你難道忘了小南和蠍是怎麽輸的嗎?”

“小南本來就是個侍女,蠍那家夥也不過是個賣藝的,他們輸了又什麽奇怪?”鬼鮫倨傲道:“而且剛才和他們對敵那兩人,雖然我的鮫肌沒有顯示查克拉反應,但卻也感受到了他們的力量,強大洶湧,和這小子完全兩碼事——鼬,你難道不會用寫輪眼看嗎,這家夥哪兒有什麽實力?”

一席話說完,看台立刻啞然,估摸已經用過寫輪眼了……

隻不過,這段話就把咱們中原武林的高手們得罪慘了,雖然大家不知道段譽有幾斤幾兩,可既然他能代表中原武林出戰,那本事肯定是有的,這小子兩句話立刻激起了群雄的同仇敵愾之心,當即許多人直接站台下就衝這家夥嚷起來了,什麽烏龜兒子王八蛋罵個不停,鬼鮫臉上卻根本不為所動,直到這一位開口他才勃然變色——

“麻痹的你凶個屁啊凶,有本事把剛才賭輸的錢給了!別忘了,你小子明天不給,老子肯定把你裸-照發網上去,看你還嘚瑟不嘚瑟!”

眾人定睛一看,鐵算盤崔百泉拿著疊欠條,叉著腰,站在台下正腆著肚子狂噴,鬼鮫根本不敢直麵,頓時全都轟然大笑起來!

這下鬼鮫麵子掛不住了,惱羞成怒道:“急個屁啊急,這場我賭自己十萬兩,要是贏了就一把全回來了!”

“你要是輸了呢?”崔百泉提醒他:“到時候你還得起個屁——不行,這場除非你拿現錢出來,不然不讓你小子賒了!”

鬼鮫怒道:“我他媽輸了肉償行不行?”

“也得有人要才行啊!”崔百泉哼了聲:“就算你肯賣也未必有人肯買,這誰說的準?再說了,三十萬啊,你就算賣得了也要十年二十年得,我可等不起!”

“我不是說了我不會輸的嗎?”鬼鮫暴怒中朝段譽一指,目眶俱裂:“你就先讓我欠著,這麽簡單的事兒你怎麽搞不明白呢?”

“那可未必,”崔百泉繼續搖頭:“要不你先把上次得錢付清!”

鬼鮫滿頭大汗道:“……我操你大爺!”

崔百泉無所謂的笑笑:“那你先操,操完了回來給錢——反正一句話,今天必須把賭債給我清了,否則不準下注!”

鬼鮫可憐巴巴得朝著看台望去,所有人集體側目,就連趙敏和王保保都假裝東西掉地上了趴哪兒尋摸不敢抬頭,崔百泉嘚瑟道:“甭看了!前兩場你們那邊都輸差不多了,就算剩點兒剛才都點菜吃了,你別指望了!”

鬼鮫愕然道:“一百兩一道菜而已,他們怎麽可能吃完?”

群雄瞬間轟然,當時就有人把炒菜的牌子舉起來了:“瞅清楚你,什麽叫做一百兩一道,我們這是一百兩一隻——青島大蝦你懂嗎,一百兩一隻算便宜的了!”

鬼鮫淚珠子當場就下來了,哭道:“你們那是大蝦嗎,明明是蝦皮!”

群雄哈哈大笑:“所以算你們算的是五十一隻啊,一碗炒蝦皮隻賣了你們八萬兩而已!”

就在鬼鮫沒抓沒落懵然無助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人群中響了起來,正氣凜然道:“諸位,英雄豪傑豈能用錢來衡量,這事兒我們太過分了吧——這位鬼鮫大俠,不用擔心,這錢我替你出了!”

眾人齊齊大愕,跟著就看個人抬首闊步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卻是段譽他爹段正淳,丫衝我們微微點頭之後,徑直朝鬼鮫舉起疊銀票:“不用擔心,這錢我借給你了!”

“那太謝謝你了,謝謝……”鬼鮫瞬間大喜,急急兩步便搶了過來,伸手一把抓了過去——幾乎就在同時,鼬的聲音又從看台方向喊起了起來:“當心有詐!”

這聲叫頓時提醒了鬼鮫,他忙不迭把手縮回去,警惕道:“你為什麽要借給我?”

“不為什麽,我隻是想你能全力以赴和犬子動手而已,別無其他!”

“犬子?這小白臉是你兒子?那這肯定有陰謀啊!”鬼鮫一蹦退回三尺,緊張道:“你要不說個理由,我絕對不會要的!”

段正淳點點頭,直接道:“那既如此我就說了——我根本不相信你能勝我兒子,所以,我拿這錢和你打個賭,你要是願意就拿去,不願意就算了!”

鬼鮫眼神閃爍道:“你說!”

“咱們把話說前麵,你要是能贏我犬子,這十萬兩銀子算是我輸了,不用還,但要是你輸給我兒子的話……”

鬼鮫緊張道:“那又如何?”

“那你就得拜我兒子為師,從此隱姓埋名在中原生活,懺悔自己的罪惡,如何?”

鬼鮫看看銀票,扭頭又看看段譽,終於重重一跺腳,發狠道:“好!如果我輸了,從此以後就拜你兒子為師,名字也改成‘凶神惡煞’,永遠留在中原!”(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