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請您三思啊!鄧將軍一心報國,絕無二心,又怎麽會密謀謀反呢。臣願以項上人頭擔保,皇上不要聽信讒言啊,皇上。”隻有禮部尚書上官洪敢上前為鄧將軍求情,他已經記不得他到底為鄧將軍求了多少次情,鄧將軍含冤而死,他要為他討個公道,還他的一世英名。

“這滿朝文武誰不知道你兩家交好,你的人頭擔保的了皇上江山的穩固嗎,現在奸佞已除,你還要自討沒趣。”皇上一直沒有開口,國舅爺王滿便反駁道。

“皇上,鄧將軍這麽多年殺敵衛國,對皇上忠心耿耿。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請皇上明鑒,還鄧將軍清白。”上官洪在做最後的努力,就算是死他也要為鄧將軍求情。可是如果他知道這些暗中都是皇上的安排,而且會牽連他的全家,他死也不會瞑目的。

“你的意思是朕無能昏庸,聽信讒言,錯殺忠臣?!”皇上憤怒了,滿朝文武全部跪倒在地上,大聲齊呼“皇上息怒,皇上聖明!”

“上官洪,你可知罪!”

“臣,無話可說,但臣依舊懇請皇上明察。”上官洪現在已然是撞了南牆也不回頭。

“好,好一個無話可說!你一心求死朕成全你。來人哪,傳朕旨意,上官洪以下犯上,執迷不悟,袒護罪臣,明日午時處斬。家產全部充公,家中男丁賣身為奴,女子賣身為娼。任何人不得替他求情,退朝。”

滿朝文武議論紛紛,仿佛在上官洪的下場裏看到了自己的未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一著不慎滿盤皆輸。上官洪悔不當初,他沒想到皇上會如此狠心,竟會波及他的全家。他哪裏知道,皇上要的是順從,這麽做隻是為了殺一儆百,上官洪到死都沒能看透,這個官場不是隻有忠與奸之分的,也不是隻要你忠心耿耿就能得到好下場,上官洪太倔,也不夠圓滑,用現代話來說就是情商太低,才會走到如此田地。

這件事鬧的滿城風雨,人心惶惶。因為三日內朝中兩位重臣獲罪而死,一個滿門抄斬,一個生不如死。事情發生的似乎太突然了,一個是人們眼中的殺敵英雄,一個是兩袖清風的父母官,怎麽就突然獲罪斬首了呢。現在百姓心中的皇上就是個迷,誰也看不透。雖愛民如子,但手段殘戾,每個人都敬而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