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第二天,婉兒用膳時竟發現桌上隻有三十菜式,比往常少了六道。

隨即便臉一沉,喝問道:“這是誰做的?”

環兒惴惴不安地走上前說:“娘娘昨天不是對皇上說要減菜式嗎,奴婢就……”

婉兒冷笑了一聲:“皇後尚且沒有動靜,我怎能先出這個風頭?去,給我添回來!”

直到皇後先減了菜,婉兒才跟著少了菜,並褪去華麗的衣飾,穿著樸素的衣裳。

就在太後忌日的前幾天,傳來了惜嬪病亡的消息。

婉兒聽了心中有淡淡的感傷,但也舒了一口氣,這麽說惜嬪是把這件事做成了,皇後已經知道了真相。

在接下來每日的例行拜安中,婉兒仔細地觀察皇後,發現她在上麵看姝妃的神色已有異樣,隱忍著怒氣與恨意。

就在太後忌日的前一天,請安時,姝妃還一臉真誠地感慨欷欺道:“明天就是太後的忌日了吧?真是讓人感慨感傷啊……妹妹每每想起死去的太後,自己都忍不住流淚呢……”說完甚至還真的紅了眼圈。

若是平時,皇後定然會被感動,然而此刻卻不過是火上澆油,皇後臉上已是掩飾不住的憤怒之色,她竟快步走了下來,來到姝妃身前,伸出巴掌就要甩了出去。

姝妃一愣,婉兒急忙喚了一聲:“皇後娘娘!”然後連忙走到她們麵前,就勢拉下皇後的手,帶著笑讚賞說:“皇後娘娘這翡翠鐲子成色真好,是新獻的貢品嗎……”

皇後驚醒過來,臉上漸漸恢複了常色,鬆開手,說:“啊,正是,剛剛本宮下來,就是想讓姝妃幫本宮鑒賞一下呢……”

姝妃眼中有些疑惑,依然笑著應承道:“皇後娘娘的東西自然都是絕世珍寶了,臣妾們隻有羨慕的分,哪敢談什麽鑒賞呢…

皇後擠出一絲笑容,話中有話地說:“真隻是羨慕嗎……”

姝妃一驚,皇後卻已經轉移了話題,與其他妃嬪說笑去了。

這天正是太後的忌日,雖然皇後吩咐過今日就不用去拜安了,婉兒還是攜著為太

後做的一些祭品來到了鳳儀宮。

皇後看著為太後做的如意香囊,一驚:“這是以前皇上賞給你的端雪之料……”

婉兒點了點頭,認真地答道:“臣妾還記得皇後娘娘當年身著端雪之料光彩照人的樣子,縱然皇上將如此名貴的布料也賞賜給臣妾,臣妾卻不敢妄自褻瀆,隻是一直好生存放著。今天是太後的忌日,我用娘娘穿過的布料為太後做一個香囊,也取母女連心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