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過了今年的元日就該四十五歲了,已見衰老。

一日秋風掃落葉,他突然無限感歎地和婉兒說道:“朕老了,已經開始長白發了……”

婉兒心想,平時皇上長白發時,梳頭太監都會悄悄地拔去藏著,現在終於已經遮掩不住了嗎?於是不由得也跟著感到一陣悲涼之意。

呈現老態的皇上突然對親情表現出眷戀,他說:“朕在宮中太寂寞了,朕多想有兒孫們,好好享受天倫之樂。”末了,他又歎了口氣,

繼續說道:“可是朕膝下竟無一雙兒女,就連死了都沒有可以繼承大業的人選……”

就在皇上說完這話時,婉兒卻是猝不及防的幹嘔了起來,惹得皇上慌了手腳。

連忙傳來太醫為婉兒診治,婉兒本以為是厭食引起的惡心,便也沒有多加在意。

當太醫確認是喜脈時,婉兒著實吃了一驚。皇上掩蓋不住的則是欣喜。

“愛妃,朕有後了……”皇上欣喜的像個孩子。

婉兒在心中一驚,想起皇上剛才的感慨,隨即輕輕地拉過皇上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喃喃地說:“皇上,現在您不是一個人了,有臣妾,還有我們的孩子……”

皇上一愣,隨後便是滿臉的感動。

身為皇上的寵妃,又喜懷唯一的龍脈,身份是何等尊貴。

婉兒躺靠著,手輕撫小腹,半眯著眼睛愜意地聽著眾妃嬪奉承的話。

突然婉兒睜開眼睛,問坐在下麵的妃嬪說道:“本宮甚喜酸食,姑姑們都說會是皇子,不知什麽酸食最是爽口。”

下麵的妃嬪們明顯一驚,臉上有些尷尬,卻不知怎麽回答。

沉默了好一會兒香嬪回答說:“長興本地盛產的青梅倒是不錯,隻是現在還不是時節……”

“聽香嬪這麽一說,倒真是饞的很呢,等有時機了,本宮可一定要好好嚐嚐呢”婉兒說完便笑了笑,突然止不住地幹嘔了起來,急忙拿出帕子掩嘴,下麵連忙傳來一片關心慰問之聲。

等稍稍安穩下來,婉兒揮手吩咐道:“你們先退下吧。”

待她們都離去後,婉兒感到

渾身疲憊無力,於是病懨懨地躺下去,臉貼著席子,感到一陣清涼,才稍稍好過了些。

這時菟絲端著食盤進來了,她才稍稍靠近,婉兒便開始反起胃來,連忙厭惡地命令道:“快拿走,我聞著味道就想吐。”

菟絲遲疑地看向連翹,連翹過來勸說:“娘娘,您一天都沒吃東西了,這樣對身體不行啊……”

婉兒搖了搖頭說:“我吃不下……”然後胃中又是一陣翻湧,連忙又俯身下去,嘔出些許酸水來。

宮人們麵麵相覷,一籌莫展而又束手無策。

好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