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就在下午突然傳來了皇後暴病身亡的消息。

婉兒匆忙趕到鳳宜宮時,殿內已經亂成一片。隻見皇上聲聲喚著皇後,無比悲痛的樣子。

婉兒悄然的站在一旁,默默流淚。

皇上悲傷了好長時間,又突然想起了什麽,大聲問跪在下麵的一片太醫:“說!皇後是怎麽死的?”

太醫們渾身發抖,帶著顫音回道:“皇後猝死…”

皇上踹倒一個太醫,怒道:“朕問你們皇後為什麽會死!中午明明還好好的!”

太醫們支支吾吾說不出來,皇上又問皇後的貼身侍女。

那侍女嚇得渾身發抖,說:“皇後自從蝶戀宮回來歇了會兒,就突然抓緊胸口說心髒不舒服,然後…然後就臉色發青,奴婢上去扶她,皇後就倒在奴婢懷裏漸漸沒了氣息…”

然後所有人都突然轉過頭來看婉兒。

婉兒的臉上還掛著淚,怔怔的看著他們。

皇上也直直的看著婉兒,神色複雜,然後漸漸的平靜下來,說:“不可能是她。”

太醫們卻仿佛抓到一絲把柄似的,走過來問道婉兒:“敢問貴妃娘娘皇後中午可是在蝶戀宮用的膳?”

婉兒點了點頭,回答說:“正是。”

眾人嘩然,太醫們也神色凝重。

婉兒接著說道:“不過你們莫要認為是我做了手腳,太後在蝶戀宮的一切吃食都是驗過毒的。”婉兒指著那貼身侍女說:“她依然安好,我又怎麽可能害太後呢?”

太醫們又有些斷了線索的失落,但是其中一名太醫不甘心的問那侍女道:“你真的所有食物都試吃了嗎?”

那侍女慌忙點了點頭,但是突然又想起了什麽叫道:“除了那個酥點…”

太醫們生出了希望,又盯住了婉兒。

婉兒卻非常平靜的說道:“可是那酥點我也是吃過的。”

皇上這時替婉兒解釋道:“婉兒確實是自己先嚐一個皇後才吃的。”

那太醫沉吟半晌,問道:“貴妃娘娘

確定自己和太後吃的是一樣的酥點?”

婉兒點了點頭說:“我們吃的都是從一個食盒拿出來的,隻不過我吃了一個,太後吃了三個而已…”

那太醫神情一變,嚴肅地問:“不知貴妃娘娘那酥點可還有剩餘?”

婉兒回答說:“中午還剩了兩個,我本打算晚上吃的。”

於是太醫仔細的檢查了那剩餘的兩個酥點,最後的結論是:酥點裏有毒!

皇上無法置信的問:“可是奴兮也吃了,她為什麽都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