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的眼花越發嚴重了,常常看奏折看得眼睛酸痛,最後索性叫身邊的內侍念讀出來,再由他來執筆批注。

可是那內侍並不識得多少字,結結巴巴的,話念得也不通順,常常讓皇上忍俊不禁。

那天下午,婉兒去看望皇上時,就聽見皇上在屋裏大笑著,婉兒走了進去好奇地問道:“皇上什麽事這麽開心啊?”

然後婉兒看到那內侍一臉苦相向皇上賠笑著說:“皇上您就饒了奴才吧,奴才也沒念過幾天書,這些大臣又寫得文縐縐的……”然後他看到婉兒,突然得到救似的,提議說道:“皇上不如讓皇後娘娘來念吧,皇後娘娘熟讀詩書,念起來自然也比奴才好……”

婉兒還沒聽完就沉下了臉,嗬斥道:“大膽!”

那內侍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撲通一聲跪下,臉色蒼白連連磕頭求饒。

皇上看看他,又看看婉兒,想了想然後說:“其實也不是不可。”

婉兒露出驚詫的神色,提醒道:“可是自古後妃不可……”

皇上拉著婉兒的手到他身邊,正色說:“朕隻是叫你幫忙念念折子,最後還是朕親自批注,算不得幹預政事。再說朕看奏章看得眼睛酸澀,你這樣也算是為朕分憂了吧。”

婉兒自然還是要再三推托,最後才裝作無奈半推半就地同意了。

婉兒先是為皇上念奏折,後又慢慢演變為提筆為皇上寫奏折,然而無論怎樣,最終還是皇上在拿主意,絲毫沒容得婉兒參與半點。

但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使婉兒漸漸有機會參與政事掌握大權。

已經四十八歲的皇上突然懼怕起衰老與死亡來,開始迷戀起長生不老之術。

那天有一方士奉詔進宮覲見。

皇上有病疾,太醫開了幾付方子也不見好,皇上就突然想起了那個先皇病重時,幫忙醫治的巫醫。那個巫醫也許真的有一番自圓其說的本事,在宮中已經小有名氣了。

那巫醫趁機推薦了

他的一位“仙友”,說他通曉冶煉金丹長生不老之術,皇上動心,連忙召他入宮。

婉兒坐在白色的薄紗後麵,看見那方士緩緩地走了進來。

隻見他一襲白袍,身材挺拔,姿態優雅,翩然出塵。他不卑不亢地跪在皇上和婉兒麵前,聲音清亮地說:“臣王仙羨拜見陛下、皇後娘娘。吾皇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千千歲。”

皇上見他俊朗不凡的樣子,心下已經有幾分欣喜,但麵上還是嚴肅地問:“仙羨?”

那王仙羨點了點頭,回道:“既能得道成仙,逍遙自在,又能察之人間冷暖,體驗情懷,來去自如,豈不是神仙也羨慕的日子嗎?”

皇上聽了生出一絲豔羨,接著問道:“那你會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