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不舍的把王妃和自己的兩個孩童托付給婉兒好生照顧,宮裏便來人人硬生生的把王妃接走了,本來宮裏不同意婉兒同去,但在王妃的堅持和王爺的壓力下最終同意了。

馬車在緩緩的行進,王妃抱著孩子淚眼漣漣,她覺得自己對不住孩子,孩子還這麽小,剛出生沒幾日,都沒在家裏過個年就要被當做人質扣押,宮裏畢竟不如家裏,稍有不慎,便會掉了腦袋。隻是可憐了自己這麽幼小的孩子。

“雨兒妹妹,如果我將來有什麽不測,你一定要幫我保全這兩個孩子啊,算是做姐姐的求你了,我知道你將來一定有這個能力,姐姐知道這很為難。可是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好,我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難產嚴重傷害了身體,是怎麽補都不補回來的。就算現在無礙,也說不定哪天就去了。這些姐姐自己都清楚,隻是實在放心不下自己的兩個孩子啊。”王妃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連聲音都是顫抖的。

“姐姐不要多想了,太後這麽明目張膽的把你們接到皇宮必定不會對你們怎麽樣,如果你們母子稍有差池,王爺怎麽會輕易罷休。宮裏肯定是因為對王爺忌憚幾分才會出此下策的,斷然是不會為難姐姐母子三人的,這點姐姐就放心吧。”婉兒隻能盡力的勸說王妃放寬心,自己為此卻也是感到很無奈。

王妃搖了搖頭說道:“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恐怕不能陪著兩個孩子健康成長,我也怕見不到他們長大成人了。如果不是想看看孩子們,我早在生產的時候就死去了,隻是我實在舍不得,所以強撐到了現在。如今,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怕是再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看見明年六月的荷花。記得我和王爺就是在荷花畔認識的,好像還能去一次。”王妃的臉上滿是神往,看著既幸福又淒美。婉兒終是不忍心打擾,也便在旁默不作聲。這時奶娘懷裏的小格格突然哭了一聲,把王妃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王妃不舍的摸摸奶娘懷裏小格格的臉

龐,又親了親小世子,接著說道:“現在宮裏又對王爺那麽不放心,孩子們我隻能托付給你照顧,雨兒一定要答應姐姐。”王妃說完便咳嗽了幾聲,臉色顯得很蒼白。

“王妃,其實我….”婉兒這次沒有稱呼姐姐,而是直接教的王妃。婉兒後麵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就已經被王妃製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