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為天下人。”皇上在震驚之後第一個開口,並快步走到婉兒的跟前,想把還跪在地上的婉兒攙扶起來,卻被婉兒拒絕了。

“皇上恕罪,婉兒是有罪之身,怕玷汙了皇上。婉兒也萬萬不敢再忤逆太後,還望皇上諒解。”

“朕開口赦你無罪,誰敢說你有罪?又何來玷汙之說。天寒地凍的,別凍壞了你較弱的身子,快起來。”說完把婉兒從地上扶了起來,還把自己身上的狐皮披風披在了婉兒的身上。

婉兒再三拒絕,“皇上的身體要緊,臣女不敢當。”說著要把披風脫下來。被皇上製止了,幾經周折,最後才肯罷休。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太後已經氣的近乎失去理智,卻又無計可施,隻得硬生生地盯著婉兒,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婉兒應該已經被太後淩遲了不知多少遍了。隻是婉兒對太後凶狠的眼神視而不見,隻是滿眼柔情的看著皇上,現在好色成性的皇上眼裏哪裏還有其他,滿眼能看見的隻有眼前的美色,恨不得馬上占為己有,不禁讓人心生厭惡之感,但是每個人都沒有把這種感覺表露在臉上,太後的臉都已經氣得變成了綠色。

“皇兒,你眼裏到底還有沒有母後!今天這個孟菲雨哀家是罰定了!”太後哪裏還有一國之母的模樣,活脫脫一個財大氣粗的潑婦,眾人不禁啞然。

“朕乃一國之主,難道母後當兒臣剛剛說的是玩笑話不成,誰人不知君無戲言,母後莫不是要兒臣難堪?以後誰人還能把朕放在眼裏!今天這個孟菲雨朕保定了,而且朕還要納她為妃,誰若阻止,休要怪朕無情!”聽到皇上這話婉兒打心裏佩服太後竟然還能好生生的站著,要是換做別人早就氣得半死了,可見太後的忍功還是非同小可的啊。

“好!好一個逆子,如今翅膀硬了,連自己的母後都不放在眼裏了!”

太後已經完全不顧自己的顏麵,在眾人麵前也失了儀態,可是每個人都不敢出聲,免得牽連無辜。

“母後別忘了兒臣的皇位是怎麽得來的!”皇上說道這在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每個人對此都心知肚明,但是這麽敏感的話語還是第一次直接聽到,而且還是出自皇上之口。

“你……這個逆子啊!”太後被氣得什麽都說不出來,狠狠的看了婉兒一眼便憤然離去,留下錯愕的眾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