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王和賢親王一道出宮,因為兩兄弟平素裏就比較親近,所以幾乎無話不談。雖然賢親王和當今皇帝乃一母所生,但是也一直看不慣皇上的行事作風,和皇帝還有太後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所以永定王奪位之事他也是讚同的。

隻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那個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再見上一麵的xiao姐,竟然是永定王安排來魅惑皇上的工具。此時他的心裏亂作了一團麻,想了半天終究還是決定開口。

“大哥,那個孟菲雨是我們計劃的一部分是嗎?就不能換成別人嗎?”

“她是這個計劃的不二人選!而且她是出於自願的。”永定王甚至都沒看賢親王便淡淡的回答道,因為他不想看見一直與自己自己最親近的弟弟臉上痛苦、不情願的表情。

“可是我不想她成為工具,我想要讓她幸福。”平素裏很是儒雅的賢親王此刻極其的不理智。

“那你問過她到底是怎麽想的了嗎?如果她現在願意跟你走,那麽我會成全你們,但是她甚至都不記得你,你又憑什麽認為這樣她就不幸福呢?九弟,你還是成熟點好嗎?天下蒼生都在看著我們,等著我們給他們幸福,你不能這麽衝動。”永定王依舊是淡淡的口吻,可是他的內心究竟有多麽不平靜也隻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沒有十足的把握相信自己能夠說服賢親王。

他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一旦認定就不會輕易放棄,他又何嚐不希望她們能得到幸福,可是現在真的不是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是他們所能掌控的,至少現在是。

皇上今天為了婉兒不惜忤逆太後,可見婉兒的作用不能小覷,以後扳倒太後的關鍵也會掌

握在婉兒的手裏,這點又有幾個女人還能做到呢。

扳倒太後可要比扳倒皇權要難得多,一旦太後被扳倒了,他們的勝利也就指日可待了。

皇上本就是一個虛殼,根本就不堪一擊。因為得民心者得天下,皇上早就在失去民心的時刻起就失去了天下,隻是他自己不知,是太後一直在幕後幫他解決了一切不利的勢力,才能讓他如今還穩坐在皇帝的寶座上安然無恙。

如若不然,自己的妻兒也不會被以療養的名目質押在宮中作為太後牽製自己的手段了。

“可是,皇兄,你讓我如何能夠忘得了她?”賢親王終究是不忍心,也不舍得。他願意等她自由,隻是希望到那時她還願意接受他對她的那份感情。

“如果你不想害了所有人,就一定要把自己的感情深埋在自己的心底。”永定王現在有的隻是無奈,世間任誰都無法逃脫一個情字。

隨即是一路的沉默,可是說的容易,做到的過程有多痛苦也隻有當事人自己才能夠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