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婉兒一整天看起來都是心神不寧的,做什麽事情都有些心不在焉。偶爾還會傻嗬嗬的發呆偷笑。

丫鬟們看了無不感覺奇怪,還以為王妃是被昨晚口中的野貓嚇到了,便匆匆忙忙的把住在廂房的王太醫請來替王妃診治。

“娘娘哪裏不舒服?”墨晴急忙忙的問道。因為看婉兒的神色實在是不像正常的。

“本宮並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反而覺得好多了,還要感謝太醫的醫治呢。太醫為何如此匆忙的趕來問本宮哪裏不舒服?”婉兒難得高興地說道。

“方才環兒丫頭慌忙的跑去臣女的廂房,說是娘娘可能被昨日的野貓嚇到了,所以臣女才慌忙趕來為娘娘診治。”墨晴忙解釋道。

“哦,是這樣呀。有勞你們費心了。本宮並無大礙。許是天氣開始變暖的緣故,今日本宮覺得心情舒暢,所以才會慌了神,讓丫鬟們誤解了去。”婉兒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確實有些失態便忙解釋道。

墨晴聽婉兒這麽說便也不再多問,心裏雖然還是有些疑慮,但是看婉兒現在的神情倒也無礙,墨晴多少有些放下心來。

婉兒繼而遣退了墨晴等人,獨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等待著。

還特意換上心愛的白色衣裙,頭發卻是隨意的披散著,等待著夜幕降臨。因為婉兒記得他們第一次見麵時在一年前,婉兒就是現在這種裝扮,而賢親王的身影也是在那時印在了婉兒的心裏,久久不能忘懷。

待婉兒收拾妥當,心裏才想到,剛剛真是好險,差點在墨晴姑姑麵前露出破綻,要是被發現,自己可就完蛋了。到時永定王一定會對此嚴加防範的,搞不好還會牽連了賢親王。真是身邊沒有一兩個可信的人是不行的啊。

其實那個環兒倒還不錯,日後有時間要找個機會試試她才行。

現在的墨晴姑姑到底可不可信呢?婉兒顯然是有些迷茫的,膽

識最後她還是覺得墨晴姑姑是不會害她的,也就心安了許多。等到墨晴姑姑願意和她吐露心聲後,她興許會把發生的一切告訴墨晴姑姑的吧。

現在她唯一能相信的就隻有自己了,今晚會發生什麽她不知道,但是她不想要自己後悔一輩子。至少這樣她多少回有些心安。

就算將來計劃失敗,她死也就無憾了。

今天的白天似乎特別漫長,等的婉兒很是心急。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卻遲遲不見賢親王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