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晴的婚禮忙碌了整整一天,曾逸晨早已累得渾身酸軟。滿席的賓客無不對他的婚事好奇不已,這一切似乎來的太過突然,但是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早就應該發生的事情。

墨晴獨自坐在陌生的房間裏等待,此時的墨晴心裏很是緊張。想到自己兜兜轉轉一圈浪費了整整十二年的時間,悔不當初。

不過幸而現在自己的醒悟還來得及,上天總算待自己不薄,讓自己得以遇到如此真心待自己的人,自己是何其有幸啊。

上天對每個人是公平的,雖然會從你身邊奪走一些東西,但是也會補償你,所以每個人都不應該抱怨命運的不公,隻是還沒到時候。

有時,不要把目標看得太長遠,其實也許最好的就在你的身邊。

墨晴蓋著紅蓋頭,坐在**思索著這些年發生的種種。

外麵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吵鬧聲,墨晴清楚的聽到了曾逸晨的聲音,自己的心不由得砰砰亂跳起來,那麽熟悉的聲音。

墨晴慌忙的整理好服飾緊張的坐在床頭等待著,聲音越來越近,墨晴的手心裏也不自覺的起了一層細汗。

片刻,人群中的嘈雜聲卻意外的一哄而散,隻剩下曾逸晨的腳步聲在慢慢的朝墨晴逼近,這下墨晴更加緊張不安,畢竟這麽多年沒見了,如果他看見自己後悔了怎麽辦。

“晴兒。”曾逸晨剛推開新房的門便急切的喚著墨晴的小名。

墨晴呆呆的坐在**,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猶豫的空當中,曾逸晨已經走到了墨晴的跟前,她們清楚的能聽見彼此急促的呼吸聲。

雖然還沒有真正見到麵,但是那種熟悉的感覺是間隔了多少年都抹殺不了的。

曾逸晨並沒有急著去掀墨晴頭上的蓋頭,而是就那麽直直的看著她,仿佛能透過蓋頭洞穿她的一切。

“你就打算一直這麽看著?不準備掀開蓋頭嗎?”墨晴終於按捺不住開了口,自己壓抑著在紅蓋頭下實在是太難受了。

“晴兒,真的是你嗎?”曾逸

晨似乎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太突然,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是不是我,你掀開蓋頭不就知道了。”墨晴也不打算和他賣關子,直截了當的說道。

曾逸晨此刻也很是緊張,因為墨晴能感覺到他掀蓋頭的手都在顫抖。

蓋頭被緩緩的打開,映入雙方眼簾的是那陌生又熟悉的麵孔,她們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驚喜和滿足。

曾逸晨一把把墨晴抱在懷裏,緊緊地,似乎要把墨晴揉進自己的身體裏,再也不分開。

“晴兒,真的是你,我的好晴兒。”曾逸晨的眼角竟然被淚水浸濕了,這是多少年日日夜夜的思念所幻化的淚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