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婉兒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思緒,抓著已經陷入分光的太後便開始詢問起來,一旁的墨晴也是極其的不淡定。

發生這種事情,誰還會有勇氣熟視無睹?

“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種地步,誰說的話都不可信,現在我們要靠自己來判斷,查清楚這件事情的真偽。然後再下定奪。”一旁的賢親王相比之下還算比較冷靜。

“怎麽判斷?我現在都已經無法冷靜。被人操控了這麽多年,還指望著自由呢,現在呢?什麽都不可信,就連自己都無法相信了。”婉兒已經接近崩潰,任誰都無法恢複冷靜。

“為什麽要這麽對我?我到底算什麽?在你們這些人的眼裏,別人的命就都不是命了嗎?”墨晴大喊著從雍和宮跑了出去,一旁的太醫們早就已經嚇傻了,呆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沒有一個人不在思索著要不要現在離開,因為知道的越多,自己的生命越危險。

“老臣見太後身體大好,今日的診治也應該結束了,老臣們就先行告退了。”打頭的太醫再次開口道,心裏是真的希望從頭到尾自己什麽都沒有聽到過。

賢親王和婉兒這才想起還有太醫院這麽多的太醫在。

“今天的事情誰敢走漏半點風聲,小心你們全家的腦袋。”婉兒惡狠狠地堆太醫們說道。

“老臣們什麽都沒有聽到。”太醫們全都惶恐的跪在了地上。

“還有,以後給太後止痛的藥物就不勞太醫費心了,本宮自會定奪。”婉兒說完,便邪惡的看了太後一眼。

“老臣遵旨,那老臣們就先行告退了。”老太醫說完,眾人就逃也似的跑出了雍和宮,現在的雍和宮猶如地獄,每個人在心裏和身體上都很煎熬。

“太後,您當真不說嗎?”婉兒換了盈盈的笑臉,對著病**的太後繼續問道,這樣的笑容讓人看了便覺得毛骨悚然。

“婉婉,你別激動,冷靜一點。”太後沒有開口,一旁的賢親王便開始阻攔道。

“怎麽,心疼了嗎?也是,她畢竟是你的母後,但是我的爹爹和娘親又何罪之有?隻因為我娘親是她所恨之人的妹妹,便牽連我們的全家嗎?冷靜!說得好聽,你要我如何冷靜?”婉兒的一席話便說的賢親王啞口無言。

“哈哈哈哈,反正我已經是要死之人,什麽都已經不在乎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吧。”太後惡狠狠的看向婉兒,似乎是在想婉兒挑釁。

“母後,你冷靜點,不要再火上澆油了。”賢親王朝著發狂的太後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