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親王一想到婉兒,心裏便會升起一股柔情,滿眼的都是溫柔,看著賢親王這副神情,李副將很快的問道:“可是個女人?”

賢親王一愣,輕笑著說道:“李副將如何知道?”

李副將嘿嘿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後腦勺,說:“王爺都寫在臉上了,而且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嘛。我家也有位好妹妹等著我,就等著這個過年回家探親迎娶她了…”

賢親王望著李副將黑裏透紅幸福的臉,羨慕地拱手祝賀道:“那麽先恭喜李副將了。”

李副將也回敬抱拳。

後來一來二去賢親王和李副將也慢慢熟絡起來,李副將這個人說話雖然很直很衝,但是卻是有一副熱心腸,為人豪爽大氣,不久以後他們便成了肝膽相照的好朋友。

賢親王每日白天練習武藝騎射,晚上補習兵法,漸漸的開始習慣了軍中嚴格的作風,而且自己的身體也慢慢的變得強健,看起來不再是滿臉的書生氣了。

知道一個月後當賢親王和李副將對決時,李副將被挑下馬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驚呆在那裏。

王將軍率先鼓起掌來,然後是全體圍觀的士兵們,最後李副將也使勁地鼓起掌來,大都的想賢親王伸出了大拇指,然後便嘿嘿的直笑。

而賢親王在那一刻多麽希望婉兒就在自己的身邊,與自己分享所有的喜悅。

而且自己已經離開宮中一月有餘,也不知道宮中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現在太後應該早就已經死去了吧。那皇上和婉兒呢?皇上會不會逼迫婉兒?

想到這,賢親王竟然萌生了回去的念頭。

可是不久賢親王便收到了婉兒從公眾寄來的書信,太後已經死了,自己一切安好,皇上自從在雍和宮一別一直臥病不起,而且婉兒告知賢親王自己已經有了身孕,一定要加快腳

步了。不然事情一旦敗露,她們以後的日子恐怕不會好過,更別說是報複永定王了。

賢親王聽到婉兒這麽說是又喜又急,自己馬上就要做爸爸了,但是自己的孩子一定不能名不正言不順的出生。所以他們都要更加的努力才行、

能令那些血汗的軍士佩服的不是身份地位,而是武藝兵法,於是賢親王在軍中憑借自己的武力還有頭腦很快便建立起了自己的威信。

他等不及了,她們的孩子也不能等。

他們誇賢親王說道:“賢親王越來越有當年永定王的風範了…”

大哥在軍中的威信很高,然而賢親王終有一天會趕上他,甚至要超過他。

因為永定王的威武畢竟已經是過去,而他賢親王的威武才是現在剛剛開始呢。

不過因暫無戰事,有一半的士兵們被批準有三天假期,可以回家探望親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