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依診治的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懷孕了。

這對於躺在病**的藍依來講無疑是一種折磨,為什麽上蒼要如此對待自己。

難道這麽些年來,她所遭受的痛苦還不夠多嗎?非要她懷上這個孽障才肯罷休嗎。

為什麽?為什麽?

不!

她不能讓事情繼續下去,肚子裏的孩子不能要,而她也沒有任何顏麵在世上繼續存活了。

在建章宮的皇上聽到這個消息,現實一驚,繼而馬上恢複了平靜,坐在建章宮內思考。

他可以接受藍依,但是她肚子裏麵的孩子呢,他能一同接受嗎?

此時的皇上也亂了陣腳,不知道自己該怎麽辦是好。

在冷宮內禁足的婉兒也從別的渠道聽到了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對永定王的恨意又加重了幾分。他要所有人都不得安寧才肯罷休嗎!

藍依呆呆的躺在**,拒絕見所有的人。

隻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每天以淚洗麵。

皇上終於還是坐不住,跑到了玉寧宮去見藍依,不料這次換成了藍依避而不見。

“依依,是朕對不起你。你放心,你肚子裏的孩子,朕一定會負責到底的。你快出來,你的六子來看你了。”皇上在藍依的門外,卸下了身上所有的防備,這讓藍依又一種仿佛回到了從前的感覺。

可是她心裏知道,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六子?可是我肚子裏的孩子……”藍依並沒有把下麵的話說出口,便開始哽咽起來。

“依依,你先開門。有什麽話,我們進去再說好不好?”皇上試圖讓藍依把門打開,隻有那樣,才能確保她的安全。

“進來再說?”藍依的精神顯然有些恍惚。

“對呀,依依你快把門打開。六子有好多話要對你說呢。我們可以回到像從前那樣。”皇上繼續誘導著藍依。

“像從前那樣?”藍依恍惚的問道,又仿佛像是自言自語。

“對,像從前那樣!”皇上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不!不可能回去了。我們都不是從前的模樣!我好髒!我配不上我的六子!”藍依突然發狂似的在裏麵喊叫道。

墨晴和紫竹、碧婼再也忍不住,流下了淚水。

“依依,你聽得見我說話嗎?”皇上焦急的在外麵吼叫道。

裏麵卻沒有了藍依的回音。

眾人在外麵焦急的等待著,皇上了解藍依的性子,再也忍耐不住,抬起腳就把門踹開了。

裏麵的情景讓皇上的眼前一呆,藍依的肚子上直直的插著一把刀,而藍依就躺在血泊中,臉色蒼白,沒有一點人氣。

皇上把藍依抱上床榻,墨晴忙上前為藍依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