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兒晚上回去時,墨晴急忙問婉兒這一天到底跑到哪裏去了,還埋怨自己,怪自己遇到曾逸晨才耽誤了回來的時間。險些釀成禍事。

婉兒倒是沒有責怪墨晴的意思,而且心裏有些說不出的異樣。

墨晴和婉兒在晚飯聊天時說道:“曾逸晨今天說,過幾天宮中就該熱鬧了呐。”

“為什麽?”婉兒不解的問道。

“三天後宮裏要開始正式選秀女了,皇後說皇上子嗣單薄,應該多納良人,回歸傳統。”墨晴解釋道。

婉兒恍然,原來這些日子精神恍惚,宮中發生這般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全然不知。

這件事情雖然說來與婉兒並無多大的關係,但是每當此後宮中的勢力格局總會或多或少發生變化,卻不能不引起婉兒的重視。

夜晚又夢見了賢親王,看見他轉身和自己說想她,婉兒拚命想去抱住他可是腳卻粘在地上絲毫無法動彈,隻能眼睜睜的看賢親王離自己遠去…

婉兒問:“九郎你去哪裏?你不是說想婉婉嗎,為什麽這麽快就離開我了。”

賢親王回頭衝著婉兒笑了笑,溫柔的笑容,他說:“今天的離別是為了明天更好的相逢呀,傻丫頭…”

婉兒在夢中高興的喊道:“是不是你快要回來了?”

賢親王隻是拿溫柔的眼神看著婉兒,並沒有說什麽,便轉身離開了,消失在了婉兒的夢中。

婉兒喊叫著起身,發現四周黑黑的,竟然是夢,為何又這般真實。

婉兒從枕下摸出賢親王寫給她的信件,將它緊緊地抱在懷裏,哭了。

她想他。

因為生怕吵醒墨晴,所以婉兒不敢哭出聲來,最後剩下的隻是輕輕的抽泣。

過了三天,秀女們陸續而至。

看見她們穿著樣式各異五顏六色的衣裳,拿著驚奇和憧憬的眼神望著宮中奢華的殿宇和種植的珍奇花草樹木,婉兒不免搖頭歎息。

許是她們現在一定做著類似於“寵冠後宮”般的美夢吧。

不過最後獲得恩寵的隻是寥寥幾人罷了,大多數的女子還是要在這冷漠而殘酷的宮中鬱鬱的過完一生,甚至連龍顏也不得一見。

更何況皇上深愛著皇後,就連之前的廢後都是現在藍依皇後的替代品。

而現在藍依就在皇上的身邊,又有幾個人能真正入得了皇上的眼呢?怕是一個沒有吧。

婉兒問墨晴:“皇後為什麽要這麽做?這不是明著和宮中的其餘妃子們為敵嗎?”

墨晴搖了搖頭,表示無法理解藍依的做法。

婉兒接著問道:“那皇後賞給各宮小主的禮物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