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妃你怎麽又哭了?”皇上看著淚流滿麵的婉兒,心裏難免也會有難受。

大滴的淚水止不住地落下,打濕了一小片一小片的錦緞上,婉兒噙著淚抬頭看著皇上,心中湧起一股感動,雖然孩子和皇上沒有任何關係,而且自己也未愛過皇上。

而現在皇上卻絞盡腦汁想要逗自己開心,陪自己走出陰影,又有誰能不感動呢?

可是皇上越是照顧自己,自己的內心就越是難受與不安。

不禁又想起了賢親王,如果他在,想必也不會忍心看著自己如此難受。

皇上疼惜地要伸手將婉兒攬人懷中,婉兒一驚,顯得有些措手不及,硬是半推半躲的離開了。

皇上一怔,臉上有些訕訕的,說:“愛妃,你這樣已經兩個多月了,也總不能這樣悲傷不止啊……”

婉兒盯著皇上說道:“皇上沒有孩子,所以皇上不能理解臣妾失去唯一的孩子的那份辛酸。皇上可以不疼惜,可以不傷心,臣妾卻不能!”

皇上臉色一變:“怪不得朕來看你都對朕這般神情,你有什麽好埋怨朕的?朕一直把承恩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朕怎麽可能不心疼?可是承恩已經死了,人死不能複生,朕還有很多事情要打理,你要朕怎麽辦?朕要將那些奴才殺了,是你不讓,現在怎麽可以反過來這麽對待朕?真是好沒道理……”

皇上說著說著突然住了嘴,歎了一口氣,努力平穩自己的怒氣,然後心平氣和地對婉兒說道:“朕知道你很傷心很難過,可是也不能總一味任性下去。這樣你的身體怎麽會受得了呢。等你養好身子,朕再給你一個孩子如何?”

婉兒聽了,心中湧起一種濃重的悲哀,也有對皇上的感激。

皇上的心思她都明白,可是自己再也負擔不起那麽多的愛了。

承恩就是承恩,不是其他的人或其

他的孩子能夠代替的,婉兒不禁冷笑了一聲:“皇上真的心疼過承恩嗎?您本來就不希望承恩的出生,承恩現在死了不正讓您鬆了一口氣嗎?不是正如了您的願嗎?”

皇上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指責婉兒說道:“你這說的這是什麽話?”

“皇上自然懂臣妾的話。”婉兒冷冷地說,然後轉過頭去不再看他,“臣妾乃喪子的不祥之人,皇上還是請回吧。您可以不在乎,那麽就留下我這個做娘的獨自緬懷我的孩兒吧。”婉兒也隻是找個一個合理的理由,拒絕了皇上。

皇上驚愕地說不出話來,他從沒被這樣強硬地拒絕過。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你始終比不上藍依,她是那樣溫婉,若是她定不會……”

婉兒忍不住地在心中淒慘地笑起來,原來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