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魔尊

自君一笑獨自離開,兩天的時間內,魔界發生了諸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先是裂魔宗舉宗上下,包括真道巔峰修為的太上宗主在內,在半刻鍾內全部死亡,鮮血、碎屍、殘破的兵器掉落一地,接著血月宮全宮覆滅,接著量城餘家整個家族消失無蹤,再接著恨別魔道被整個夷為平地…….

無一例外的是,在這些覆滅的勢力正門前,都插著一杆獵獵大旗,旗麵上的‘餘’字是那麽刺眼!

恐怖的暗流,在整個魔界席卷!

隨即又有消息傳出,半月後,禁魔涯前,定鼎魔界從未有過的無上魔尊之位!

若有勢力不去,裂魔宗、血月宮、恨別魔道就是前車之鑒!

此舉使得整個魔界嘩然,在暗暗震驚憤怒的同時,諸多魔修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在偌大的魔界攪風攪雨,甚至一些強橫的散修,一些宗派勢力除非有滅門之禍才會走出的老祖,也一個個奔赴向禁魔涯的方向。

就在這些人奔赴禁魔涯時,禁魔涯前卻是突兀多出了大片的宮殿,而在其中的一處宮殿內,餘歡端坐正北居中正位,君一笑、東方書凝等坐在下方左右兩側,至於已然投奔餘歡的那部分魔修,無論修為高低,全數站立。

除此之外,在殿內空處,赫然跪伏著數十道人影,這些人影散發的氣息從仙帝到偽道乃至真道、偽聖不等。

而這數十道人影都有一個共通之處,那就是他們的服飾除了大小外,款式一模一樣!這些人正是量城餘家的高層、嫡係!

原本,君一笑在降臨量城餘家時,是打算將這些叛出餘正、餘歡一脈的餘家分子給直接抹殺的,但在斬殺了大部分嘍囉後,君一笑轉念又想到,這些人畢竟與餘歡有著血脈淵源,因此,最終還是將其中的高層和嫡係生生擒了回來,交給餘歡發落。

“餘孤、餘翔、餘至,三位叔祖,如今,你們還有何話說?你們不肯回來也就罷了,竟還公然自立門戶,這已經嚴重違背了餘家族規!按照族規,當,斬!”

“哼!斬?你個後輩小子有什麽資格敢斬我等?便是你爹餘正在此,也不敢放肆!好歹,你也知道我們還是你的叔祖!而他們也是你的血脈同胞!”跪伏的眾人中,一位老者抬頭逼視著高高在上的餘歡,竟是絲毫不懼,哪怕此刻已經被人封鎖修為,跪在餘歡麵前!

而在這位老者開口後,又有一位老者看向餘歡。

“餘歡是吧?你也是我餘家的兒郎,如今有出息了,我們這些做長輩的自然為你高興!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將我等擒拿或是斬殺!你要知道,我們的內心還是向著家族正統的,隻不過你那命令的語氣讓我等很難接受!”

“哦,是嗎?那我倒要請教餘翔叔祖,我該如何去做?”餘歡似笑非笑。

“恩,這就對了!這才是你該有的態度!你應該和父親餘正,親自登門,誠心邀請我們回歸家族!”餘翔點頭,臉上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

但很快,餘翔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隻見餘翔話落之後,餘歡先是一笑,接著猛然怒喝,“我呸!放你狗娘養的臭屁!”伴隨著餘歡的怒喝,一口濃痰從餘歡嘴裏吐出,直接落在那叫餘翔的老者臉上。

“當初,家族有所沒落,我父餘正苦苦支撐的時候,你們這些做長輩的不予幫助也就算了,竟還覬覦家族所藏,鼓動家族下的各方勢力離開!”

“不僅如此,隨後,你們更是同樣分成了幾個派別,趁著我父心灰意冷,偷走了家族的諸多功法、典籍、兵刃、靈寶、以及種種珍貴資源!試問,你們如何有臉讓我們去請?”

“原本,我欲一統魔界,也就打算不與你們計較了,畢竟還是一脈相承,隻要你們能改過自新就好,但你們呢?哼,竟還公然自立,以行試探?是你們自尋死路!”

“除卻你們量城餘家,我記得很清楚,還有瑛城餘家、午川餘家……一共七個分支!”

“七大分支中,隻有瑛城餘家在後期因為經營不善和子孫不肖,湮滅在魔界,而其餘六支倒是依舊活得不錯!可如今,你們知道為什麽隻有你們量城餘家跪在這兒嗎?”

“因為其餘五支全都死了!全都被我下令殺死了!”

“而你們的下場,你們可以想象!之所以留著你們,是為了在天下人麵前,重豎我餘家威嚴!豎立我餘歡威嚴!你們的血終歸是餘家的,你們的命也終歸是餘家的,便是死,也要為餘家做出最後一部分貢獻!”

一口氣說完這麽多,餘歡激動的情緒有所緩解,一臉冰冷的掃過所有跪著的餘家人,“來啊,拖下去,等時機到了,一個不留!”

“是!”有人即刻行動,強行拉拽。

而此刻,原本還有些不服,有些憤怒的量城餘家人一個個臉色變得難看至極,甚至有人求饒道,“餘歡少主,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啊!我錯了,我們知道錯了啊,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就是,少主,我們保證,我們以後會竭力發揚家族,以你為核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是啊!不能殺啊,少主,殺了我們,在天下魔修前,你的名聲會更為暴戾,誰還願意尊你為魔尊?”……..

諸多話語中,有講情麵的,有隱含威脅的,有激發同情心的,但餘歡全都不予理會,“拖下去!”

“是!”在推推搡搡,罵罵咧咧中,一眾量城餘家的人全被帶走了,等到這些人離開,餘歡冷笑一聲,“哼,一堆貪生怕死,見利忘義的廢物!留著也是浪費糧食,說不得關鍵時刻,反而會拖我後腿!還有,所謂的暴戾,既然已經是魔修了,誰還會在乎我暴戾不暴戾!”

“弱肉強食!不尊我為魔尊,死!”餘歡的氣勢衝天而起,甚至那氣勢將殿宇的屋頂都給掀開,而餘歡散發出的殺意,更是使得殿內早先來投的其餘魔修各自一驚,心中暗暗慶幸,自己夠識時務!

畢竟,他們可是早早的在餘歡的刻意而為下見識了餘歡的實力,明明白白的知道,餘歡是一位魔聖大人!而且,餘歡的妻子,嗜蝶,一個看似嬌弱可人的美女,同樣是貨真價實的真聖!

當然,除了這些,最恐怖的還是那位將‘餘’字大旗插在諸多勢力山門前的君一笑!

不僅是因為君一笑的實力,更是因為餘歡在對君一笑的言行態度上!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這幾天以來,到達禁魔涯前的魔修是越來越多,其中包括了魔界的頂尖勢力:墓葬府、問魔宮……也有一些強橫的散修,如魔堿等……

隻是無論這些勢力底蘊如何,實力如何,在看到禁魔涯前那突兀多出的成片宮殿時,竟是極為詭異的,極為有默契的沒人輕舉妄動,甚至連試探者也沒有!

因為,那成片的宮殿前,插著一杆大旗,大旗迎風招展,上繡一個大大的‘餘’字。

魔界餘家,曾經,魔界真正的豪門望族!甚至最巔峰時,便是如今的墓葬府、問魔宮等都要仰其鼻息,不敢違背!

因此,所有人都在等,等著那約定之日的到來,等著那日,別人或別的勢力先行試水,試試這如今重出的‘餘’家正統,憑什麽,要定鼎魔界從未有過的魔尊之位!

日升月落,半月的時間很快到了!

此刻,禁魔涯前已經安紮了魔界大小勢力不下三百多個!在這三百多個勢力內,不時有強橫的氣息逸散出來,偶爾也會有幾道乃至幾十道魔念一掃即逝。

終於,伴隨著鍾鳴,成片殿宇中的最前方正殿,大門緩緩滑向兩側,一大隊人馬從中魚貫而出。為首者,自然是今日的主角:餘歡!

與往日不一樣,一貫不講究的餘歡,在今天披上了一件深黑的披風,而在披風的領口和滾邊處則是一溜溜的血紅。無形中,又給餘歡增添了幾分霸氣、幾分殺伐意味!

待得踏上殿前廣場,麵對禁魔涯前的諸多勢力時,餘歡表情睥睨,冷冷道,“今日,我餘歡重興餘家,立禁魔涯為餘家駐地!從今以後,任何人等,不得許可,不得踏入禁魔涯範圍半步,違者,死!”

說完話,餘歡目光掃向前方眾多的身影,不理會眾人的表情,接著道,“為了重立我餘家威嚴,來人!帶量城等一幹餘家逆反上前!”

“是!”成片的腳步聲從後方響起,量城餘家的人員被即刻帶到,並且押著跪下。

餘歡立掌為刀,做了個‘切’的手勢,“斬!”

一連串刀光掠過,數十顆人頭衝天而起,那濺起的血液,被某種無形之力引動著,奔往空中那麵‘餘’字大旗,頃刻間,將旗幟染成了血紅!

餘歡的作為,讓諸多勢力的人員議論紛紛,但畢竟是餘歡的家事,因此不管心中怎麽想,倒也沒人多事。

但接下來餘歡的一句話,卻是使得場中諸多勢力的心頭,充滿了怒火。

隻聽餘歡緩緩道,“今日,除了重正我餘家,我餘歡還打算開創一個先河,我餘歡要做魔界第一個至尊,號稱魔尊,正式統領諸位,諸位以為可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