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解蟲之法

“你來了!”萬化魔君柔柔開口,眼神落在君一笑的臉龐上,眨也不眨。再次見麵,萬化魔君發現,君一笑清瘦了許多,也憔悴了許多。

“恩,萬化,你怎麽還在回霧穀,我以為你…….”

“嗬嗬,你以為我被大人抓去了?事實上確有其事,但不知為什麽,大人又在不久前放了我,甚至親自將我送到這裏。”說著話,萬化指了指山石上的古琴,“還有,你看,這是大人送給我的古琴,雖不如伏羲琴,但品質也算很不錯了!”

“是嗎?”君一笑心中一動,自然清楚萬化為什麽會被無始聖魔送回。顯然,無始聖魔預料到自己有可能會再見萬化,借此警告自己,一切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這想法,君一笑自不會對萬化說出,而是悶在心裏。隻可惜,君一笑能想到的,冰雪聰明的萬化又如何想不到?隻是,君一笑不說,萬化也不會主動去提。

萬化指了指放著古琴的那塊巨石,“坐。”

“好!”君一笑沒有客氣,飛身盤坐在了巨石上,萬化隨之坐在君一笑對麵。

“喝茶不?”

“隨便。”君一笑的目光看向了遠方,心中思忖著,無始聖魔如此可怕,自己最終到底能不能脫離無始聖魔的掌控?所謂的暫時委曲求全,又是不是將演變成永久的事實?

而眼見君一笑意態落寞,萬化魔君淺淺一笑,也不多話,素手拂過,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落在了兩人中間的空處。萬化魔君熟悉之極的溫杯、取茶、洗葉、衝泡……很快,濃鬱的茶香順著君一笑的呼吸,沁入了君一笑的肺腑,君一笑不由自主的深深嗅了一下。

“好茶!”

“請用!”萬化魔君雙手將熱茶奉上,靜靜注視著君一笑品嚐。

等到君一笑淺嚐一口,閉目仔細感受時,萬化魔君微微一笑,將古琴捧起放到自己膝蓋上,輕輕彈奏起來。

這一次,萬化魔君彈奏的是一首非常輕快、容易感染人心性的曲子,君一笑一邊喝著茶水,一邊默默聽著,神態不知不覺慢慢放鬆下來。

眼見如此,萬化魔君眼底的笑意更濃,抹、挑、勾、剔、打、摘、擘、托…….

夕陽餘暉下,兩道人影,一動一靜,相得益彰。

琴聲終於落幕,萬化魔君看向君一笑,“好些了麽?”

“自然!萬化,你是我平生的第一知己!”君一笑的神情非常認真,是啊,知己,由曲知人,曲由心生,萬化對自己的心意,君一笑再明白不過!

“恩,是萬化的榮幸。有什麽事,方便的話,不妨說說。”

“唉,也罷……..”君一笑整理了一番思緒,將自己受製於無始聖魔的種種一一吐露,而談及魔影蛆蟲母蟲時,君一笑更是無奈到極致。

要知道,這幾天君一笑可是不死心的多次以各種方法嚐試過,企圖將母蟲逼出或煉化,但無論君一笑如何去做,始終沒用半點效果,甚至連母蟲到底藏在體內何處,都感覺不到!

在君一笑傾訴的過程中,萬化魔君沒插一句話,始終默默聽著,等到君一笑說完,萬化更是適時的替君一笑將茶水續滿,“這麽說來,唯一困惑你的其實就是魔影蛆蟲的母蟲了?”

“是啊?若不是受製於母蟲,哪怕我不是無始的對手,又怎會選擇權宜之計?隻可惜,之後我翻遍所有典籍,試過無數方法,甚至將聖門聖心籠罩本體,也沒有半點作用!”

“萬化,你說我該如何去做?”君一笑一口將茶水飲盡,接著眉頭一皺,從自己的儲物空間內取出了幾壇烈酒,拍開泥封就喝了起來。

然而君一笑僅僅喝了幾口,手裏抓著的酒壇就被萬化給搶走,其餘酒壇也被萬化一袖掃飛,“心情不好,不適合飲酒,還是喝茶吧。”

“我!”君一笑正要反駁,可看著萬化魔君恬淡溫柔的眼神,卻是將嘴裏的話給生生吞了回去。接著,自顧自的拎起茶壺,直接往嘴裏傾倒。

顯然,君一笑的心裏,此刻難受之極!

眼見如此,萬化魔君悠悠一歎,臉色一番掙紮後,開口道,“其實魔影蛆蟲也不是無解!”

“什麽?”君一笑一下子將茶壺重重放下,濺起的茶水,一部分落在了萬化魔君的衣衫上,萬化魔君忍不住白了君一笑一眼,正要說話,君一笑卻是歉意的伸出手,取過一方手帕,替萬化魔君慌忙擦拭。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君一笑解釋著,動作卻忽然僵住了。

隻因君一笑發現,自己替萬化魔君擦拭的時候,竟是不知不覺將手按在了萬化魔君的高聳之處!此刻萬化魔君正臉色泛紅,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

“額,我…….”君一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急急將手收回,想了想又將手帕扔在了萬化魔君麵前。

“算了,我又不曾怪你!”萬化魔君終於開口,說話之間,一股魔元**出,身上的水漬頃刻被蒸發一空。君一笑不由呆了呆,暗罵自己糊塗。

當然,事關魔影蛆蟲的母蟲,君一笑還是希冀的看著萬化魔君。

“魔影蛆蟲,是我域外天魔一族最為霸道的詭秘手段!可以說,用正常方法,無論如何都無法將之煉化、逼出,隻能壓製!”

“壓製?”君一笑皺眉,隻是壓製的話,又有什麽用?交手時刻,自己本就不如無始聖魔修為深厚,再分心壓製魔影蛆蟲,豈不是找死?

“嗬嗬,不是你想的那樣!能壓製的都是子蟲,母蟲是壓製不了的,你多想了!”

“啥?”君一笑傻眼了,定定的看著萬化魔君。

眼見君一笑如此表情,萬化魔君忍不住一笑,“瞧你那樣兒,你聽我說,母蟲雖無法壓製,但在一定的條件下,卻可以將之煉死,分解成最為精淬的天魔本源之力!”

“而這個條件就是,無邊氣運!”

“氣運?這可能嗎?”氣運之說,君一笑當然相信,但通常而言,氣運於修煉者來說,隻會影響修煉際遇等等,至於煉化異物,君一笑壓根不曾聽聞。

但萬化魔君卻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對!就是氣運!但所需要的氣運之龐大,遠遠超出你的想象!”

“你應該清楚,萬生萬物其實都是冥冥中‘道’的表現,魔影蛆蟲同樣如此,隻不過魔影蛆蟲屬於極其陰邪之道,反之,氣運一脈卻是宏大浩然,隻要氣運之力壓過魔影蛆蟲內蘊的陰邪之力,自然可以!”

“而魔影蛆蟲的母蟲,所蘊含的陰邪之力恐怖無比,可以這麽說吧,我域外天魔一族,集全族底蘊,也就僅僅一隻母蟲,你倒是足夠‘幸運’!足夠被大人看重!”

“我……”君一笑翻了個白眼,旋即心中又升起了巨大的疑惑,“不對,萬化,你既然知道這個秘密,無始又怎麽肯將你放出?畢竟,他可是很清楚,你我之間…….”

茲事體大,由不得君一笑不小心!

“如果我告訴你,這個秘密是我無意所得呢?你信麽?”萬化魔君盯著君一笑的眼睛,臉上露出某種期待。

“我信!”君一笑最終吐出了這兩個字。

“恩。”萬化魔君收回目光,眼神飄向遠處,“其實我知道你心底多少還是有些懷疑的。你不用再解釋!”

“這麽說吧,當初我年幼的時候,因為身份的緣故,曾無意進入過我天魔一族至高禁地,在禁地中,我看到了不少遺失秘典,其中包括我天魔一族的起源、禁忌、功法等等…….”

“原來如此!”君一笑點頭,心頭又有了新的疑惑,究竟是怎樣的身份,才能使得萬化魔君年幼時就可以進入到天魔一族的至高禁地中呢?

君一笑的心思沒有瞞過萬化魔君,萬化魔君的臉色突兀一黯,“我是無始聖魔的嫡係血脈,是無始聖魔的唯一女兒!”

“什麽?怎麽可能?”許是太過震驚的緣故,君一笑一下子站了起來。

“沒有什麽不可能的!幼年時我極受大人寵愛,隻是後來我性格恬淡,不喜爭鬥,與天魔本性不符,這才被大人所惡,甚至勒令革去我是其女的身份,讓我如外人一般,隻能稱呼他為大人!”

“那……那他還曾那樣對你?”君一笑想起了無始聖魔曾對萬化魔君的種種折磨。

“嗬嗬,魔本無情,既不被喜,縱是女兒又如何?”萬化魔君的語氣帶著一絲憂傷,“比起你們所謂的魔道、魔界,天魔一族才是真正的魔!”

“毫不客氣的說,必要的話,大人可以隨意將我虐殺!”

“這…….那你將這秘密告訴我,無始會不會知道?”

“不會!”萬化魔君搖頭,“當初我意外進入禁地時,就知道不好,因此,出來後,我利用自己的身份,壓迫禁地守衛,給他們下了毒!隨後,又借機給他們派出了必死任務!”

“因此,大人不知道我曾進入過至高禁地!”

解釋完,萬化魔君又擔心的看著君一笑,“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惡毒?”

“不會!你是為了自保!”君一笑趕緊搖頭,心底暗暗發酸。畢竟小小年紀就要學會算計,生活的環境該如何殘酷?

“那就好,你走吧!我累了!”萬化魔君忽然下了逐客令。

君一笑禁不住一呆,“這,好吧,你多保重,有時間,我會來看你的!”話落,君一笑轉身,可就在將要躍下巨石的時候,君一笑又驀然回頭,極其突然的來到萬化魔君身後,將萬化魔君攬住,靠向了自己。

萬化魔君一愣,略微掙紮就放棄了。閉上眼,萬化魔君靜靜感受著君一笑溫熱的胸膛,心底有種沉淪的感受。但,萬化魔君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發生,也不該發生!

“走吧!”

“好!”這一次,君一笑騰空而起,很快消失不見。

而在君一笑走後,萬化魔君開始撫琴,琴聲淩亂,似乎代表著萬化魔君的心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