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出事

“會。”

張曉晴的那聲會,擲地有聲,不做絲毫考慮,猶豫。她眼神直直的望著藍少侑,似乎要將他看穿般,跟著接口,聲音沉穩有力,有條不絮:“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她會受的傷害更大。所以,即使被埋怨,被怨恨,不被理解。我也願意抗下這所有的一切。”

藍少侑有些驚訝,他沒有想到,以張曉晴一個女人,竟然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即使被埋怨,不被理解的怨恨,隻要是為了那人好,也願意繼續去做嗎?

他沉默了,眸中閃爍一抹恍惚,迷茫的光線。心中卻有些刺痛,他垂眸望向桌麵上那一杯未動的牛奶,斜睨了張曉晴一眼道:“要喝嗎?”

看出他眼神之意,張曉晴搖頭,做了下他隨意的手勢。

於是,下一秒,那杯牛奶便被藍少侑握在了手中。他一言不發,隻是徑自的舉杯輕泯了一口,不知道是牛奶太濃還是張曉晴的話,太堵。卡在喉嚨處的牛奶,需要很用力,才能咽下去。

他終是放下了牛奶杯,挪眸輕輕的打探的張曉晴,看似不經意,眸子卻閃爍不定的。

張曉晴不再說話,而是迎麵對上了他的視線,那麽的認真,那麽的堅持。

他了解點頭,蒼白的勾唇一笑:“我會考慮的。”

雖然不清不楚,但張曉晴卻已然明白了藍少侑所言。有些時候,即使再急,也不能夠勉強。見事情既然已經有了轉機,她也便沒有繼續留下去的理由。

張曉晴從沙發上站起了身子,眸光很隨意的掃了他一眼,才道:“你知道嗎?沐穀心向唐禦風提出了離婚的事情!”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說完便離開了。隻留給了藍少侑一個捉摸不透的背影。

他擰著眉,思索了許久,才疲憊的靠進了沙發中,暗自揣測起了張曉晴剛才所言的話中之深意。

沐穀心向唐禦風提出離婚?

這並不難猜測是與那時的事情有關。

他隻是不太明白,是什麽原由措施她提出了離婚?不過,轉念一想,也能得知,無能是為何,隻怕都不會是因為愛他。

她那時尖悅的話,還悠然回**於耳中。那麽的清晰,帶著怒意的宣斥,每當靜下來,便會盤繞於頭頂。如同悶雷,令心情不得平靜。同時也無預告的刺痛著他的心。

從開啟的大門處,忽然刮進來一陣大風。

室內的溫度,緊跟著低沉了許多。

藍少侑坐在沙發上,莫名的感覺有些寒意。不知是身體,還是心中。

他現在退去調查,到底是為她好,還是在傷害她?

他忽然就迷惑了,那雙深邃的眸子,此刻透著一絲混濁,迷茫的光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