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無法不內疚

夜間的風格外的大,帶來陣陣寒意。沐穀心不期然的打了個冷顫,身上頓時多了件外套。

她抬頭,便看見唐禦風將外套搭在她身上的舉動。

剛想開口,問他會不會冷,話到嘴邊,卻隻是沉默了下來。因為,她已能夠猜測出,他的回答。

望了那陳舊的房子一眼,沐穀心歎息了聲道:“回去吧!”

唐禦風不言語,隻是盯著她看。半響,才開了口:“不進去裏麵坐坐?”

還不等沐穀心回答,他便已經徑自的拉著沐穀心,走向了那棟老舊的屋子。

月光下印出了鏽斑的鐵門,隨著唐禦風推啟的動作,發出了極大的聲響,在這個寧靜的夜裏,顯得極為刺耳。

沐穀心有些不理解的扭頭望向唐禦風,隻聞他說:“自你離開這個家後,我也未從來過。”

“那挺好的,證明這麽多年,你沒有再心煩憂傷過!”沐穀心默默的接過話,跟著邁步走向那扇開啟的房子。

因許久不曾住過人,屋內顯得沉悶。透著陣陣陰寒感,比較起外麵,要更加冷了些。

沐穀心下意識的拉了拉那件寬大的外套。

唐禦風無聲的走近她身邊。

放眼望去,那些曾經熟悉的一切,印在眸中,有著明顯的變化,那是歲月留下的痕跡。一時之間,沐穀心竟無法辨別,是否,是存在於她腦海中的記憶出了錯。

“怎麽了嗎?唐禦風見她望了眼周圍後便愣住的摸樣,忍不的住出了聲。

“它們,都老了!”沐穀心指向那些,積滿灰塵,變得陳舊的家具用品。突然就覺得有些傷感,這令她清楚的明白了,歲月的流逝之快,無聲而殘酷。

唐禦風沒有說話,隻是跟著她,走著走著,便來到了樓梯處,登上,便可到達屋頂。

“上去坐坐吧!”他停下腳步,看著仰望上麵許久未移動眼神的沐穀心。

猶豫了一會兒,沐穀心點了下頭,在他的幫村下,爬上了屋頂的樓梯。

黑壓壓的雲朵,隻露出了月亮的半片臉。微弱的月光,清幽的灑下,落在那安靜坐在屋頂上,兩人的肩膀處。

“真的是,很久都不曾來過了。”沐穀心忍不住感歎著。

唐禦風點頭,“是啊!”語氣同樣帶著感歎。畢竟,這是他們以前,難過時,都會來的地方。那間從很久之前,就空**的房子,在多年之前一次偶遇時,就喜歡上。屋內空洞的一切,似乎也能夠並吞掉,他們的憂傷,與悲痛。是他們精神向往之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