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抱著堅定的信念

隨著窗外的陽光升起,安穩躺著的沐穀心睜開了眼睛。起先有些疑惑的眼,在望進這一室的熟悉後,變得明朗了起來。

是有多久,沒有在這個房間睡過了呢?

沐穀心坐起,思索了半響,卻依舊找不到答案。

看來,真的是很久了,時間久的,我都記不清了!

她自嘲的笑了。

視線移動在玻璃桌上的那束蘭花時,霍然停下。

掀開了被子,她站起,緩慢的走到了桌前。安靜躺在上麵的白色蘭花,透著陣陣清幽,淡雅的香氣,濞人心肺。

而她的心情,卻反而下沉了起來。

她扭頭望了眼周圍的擺設與櫃櫥,一如從前熟悉的般。可是,卻又有些諷刺。因為,將這件房子打扮成此的那人,卻永遠的消失了。

她無法明白,父親這些年來,沒有改動過這件房子裏的任何一物,是何用意?

是為了讓她不忘記母親,永遠的將其記住?還是為了,將母親所做的這些,永遠的維持下去,就像是,她從未從離開過一般?

她從未開口問過,所以也就無從得知。

她唯一清楚的是,每每看到這一幕,再回憶起那個離開的人,她的心,都會狠狠的痛一次。

伸手,指間輕觸著蘭花的花瓣時,印著窗外光芒,淚花在眼中打著轉。

刹那,關緊的房門霍然開啟。

正獨自悲鳴的沐穀心聞聲抬手,拭去了眼角彌出來的淚,才轉過身來。

“小心?”唐禦風擰眉站立門口處。

整理下心情後,沐穀心笑了笑,跟著邁步走近,“禦風哥,怎麽這麽早來?”

唐禦風深深的望了沐穀心一眼,她欲藏住憂傷的行為令他的心變得悶沉了許些。

“怎麽了嗎?”沐穀心有些不理解的望著他的目光。挪眼環視了下自己的衣著,才再次接口問:“我身上,有什麽奇怪的地方嗎?”

唐禦風搖了搖頭,收回了自己用來揣摩沐穀心為何憂傷的思緒,徑自的開了口:“沒什麽。”聲音頓了頓,緩沉了下才接口:“沐爺在外麵等你。”

跟著轉身離去,留給沐穀心一個不清不楚的背影。

唐禦風做事向來幹脆利落,而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樣的感覺。沐穀心分不出來其他,隻覺得,就連他看她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

獨自思索,也探不出個究竟,沐穀心甩了甩頭,隻好將莫名升起的想法,丟在了腦後。

爸爸找她,想來,也隻有一個原因,那便是,已經得知了“那人”的行蹤。

沐穀心快速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著,以幹練清爽的形象,出現在了大廳。此刻,大廳內,隻有她,沐銳,唐禦風三人。

“爸爸!”她筆直行走的腳步停在了沐銳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