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主子

我的聲音帶著抑製不住的顫抖,重生到現在所有的事情都不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害怕上天給我這次機會,我不能為自己報仇雪恨。

刀公公看了我一眼,沒有理我,揮舞起馬鞭,馬兒吃痛奔跑起來。

因為馬車的貫力,我沒蹲穩摔進車廂裏,車廂裏的女子在我觸碰了她們,視我為毒蛇猛獸,猛然把我推開。

猝不及防推搡,讓我的額頭狠狠的砸在了車壁上,砸得頭暈目眩,半天緩不過神來。

小半個時辰之後,馬車停了下來,刀多多在下麵用尖細的嗓子吆喝著:“到地方了,都下來吧。”

急切的我,掀開車簾跳了下來,目光落在眼前的朱漆大門上,心跳驟然停了一下,這是皇宮的西門。

繞了一圈我又回來了?

待所有的人下了馬車還沒有站定,就被站在西門的公公領進了宮。

我抬腳要跟上時,刀多多伸手一橫,“跟我來。”

我一愣,脫口而出:“去哪裏?”

“去該去的地方!”刀多多手指微動,薄如蟬翼的彎刀在他手中浮現,威脅意味明顯:“我家千歲說了,借了刀,是要還的。”

我的心驟然一緊,在這一瞬間,我完全不知道我的死對頭祈驚闕到底在想些什麽。

幾天前把我從宮裏救了,再弄進酒肆衛地牢一頓廝殺,現在又跟我說,之前我借他的手殺了司珍房姑姑要還。

“怎麽還?”

刀多多嘴皮子一欠:“怎麽還,姑娘心裏不是有數嗎?”

我心裏不登底,完全沒有數。

刀多多從西門把我帶到北門,北門熱鬧非凡,一輛一輛華麗的馬車排排停靠,每輛馬車身側,站著漂亮的小姐和侍女嬤嬤。

看著這個陣勢,我才恍然想起今天是赫連決選妃的大日子,這些華麗的馬車和漂亮的小姐,都是北淩最有權勢官宦人家的小姐。

刀多多把我領到一輛最華麗厚重的馬車前,馬車上**起的牌子,是宜州謝家,謝輕吟。

刀多多走到謝輕吟身後,彎腰躬身道:“小姐,伺候您的人帶來了。”

謝輕吟如墨的長發披於身後,挽著發髻的頭隻帶了一根簡單的玉簪子,她聽得刀多多的聲音,緩緩地轉過身來,我的雙眼觸及到她的臉,腳下的步伐忍不住的後退,滿目震驚忘記了呼吸。

謝輕吟…她……她跟我曾經的臉長得有四分相似,尤其是她輕輕一揚美目,梨窩淺淺的樣子,乍看之下就是我的翻版。

“阿酒,往後勞煩你照顧我了。”謝輕吟叫著我的名字,與我輕聲道。

刀多多後退來到我身邊,輕輕的一推我,伺候謝輕吟身邊的侍女也退了下來。

謝輕吟身邊沒有人,她在等我。

我不敢大口呼吸,一步一步的走向謝輕吟,宜州謝家,謝侯府,沒有實權,卻是整個北淩最富足的家族。

謝家祖上是經商的,在北淩開國皇上打仗之時,資助了開國皇上,而後開國皇上為了感謝謝家,給他們家封了侯,還是世襲的,經過幾百年的堆積,謝家的財富到底有多少,無人知道。

我緩步走到謝輕吟麵前,剛要對她屈膝行禮,赫連決身邊的許公公就率人前來,對著謝輕吟就道:“讓姑娘久等了,姑娘請!”

謝輕吟手微微一抬,我忙不迭地伸出手,扶住她的手,右臉上的醜陋疤痕出現在許公公的眼簾前,許公公一愣,顯然認出我曾經伺候在華灼兒身邊:“姑娘,您的侍女?”

謝輕吟側目勾唇:“是啊,長得是醜陋了些,貴在忠誠,父親就給了我這麽一個丫頭,讓我帶進宮來。”

許公公深深看了我一眼,我臉上醜陋的疤痕太讓人深刻了,但謝輕吟的身份,是許公公得罪不起的,他隨即笑道:“忠誠就好,在這皇宮裏,醜點也好,醜了就不會越來越規矩,做一些以下犯上之事。”

“可不就是!”謝輕吟隨手塞給許公公一個荷包:“往後還請公公多加照顧,公公請。”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許公公得了謝輕吟的好處,瞬間笑顏如花在前麵引路。

我扶著謝輕吟跟在許公公身後,從北門正大光明地進了皇宮,靠近了赫連決,離薑媚兒近了。

來到選妃之處煙波台,謝輕吟和其他四位小姐,是第一批進入煙波台之人。

不出意外,謝輕吟至少冊封為四品貴嬪之上。

赫連決初登大寶,國庫不充裕,謝家有銀子,冊封謝輕吟就等同於拉攏謝家,謝家從手縫裏隨便露出來點,就夠他充國庫了。

我站在離煙波台門口有一截距離的地方,等著謝輕吟,心中不斷的思量著祈驚闕讓我過來伺候謝輕吟到底是何意?

我借他的刀殺人,他又讓我如何去還,謝輕吟和曾經的我長得那麽四分像,是巧合還是其他?

想著想著,沒察覺許公公向我靠近,等到他開口質問,我才驚覺。

“你是灼妃娘娘身邊伺候的人,怎麽又跑到謝家小姐身邊了?”

我瞬間打起精神,嘴角噙著一絲微笑:“公公認錯人了,今日我才跟我們家小姐從宜州過來!”

許公公雙眼一瞪,指著我右臉從眼角爛到臉頰上的疤,壓著聲音尖細如公鴨嗓子:“你這臉,在皇宮裏可是頭一份,咱家看得真真切切的,怎麽會認錯?”

他認出我來,對我印象深刻,那我就留他不得,沉吟了片刻,突然之間瞧見穿著一身華服從台階下上來的華灼兒,心生一計把頭一偏,帶了些囂張:“要不您問問我家小姐,看看她是從哪裏把我撿來的,或者說,您問問灼妃娘娘,看看她身邊那個和我長得差不多的人,去了哪裏?”

許公公瞬間被我惹怒,滿眼怒色,“你這小賤蹄子,真以為咱家不敢去找灼妃娘娘?”

華灼兒往這裏越走越近,我的囂張和挑釁繼續:“那您去找啊,問問她我到底是她的宮女,還是宜州謝家的丫鬟,不然免得到時候你得罪了人,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禦前的公公,旁人都讓他三分,在後宮之中,基本無人得罪於他,我的挑釁,讓他揚起了手掌。

眼瞅著他的手掌就要落下來,我一下拔高聲亮,衝著許公公身後叫道:“灼妃娘娘,您來了!”

許公公揚起的手快如閃電的收回,猛然轉身去看華灼兒,我的身體輕輕的向他一傾,手中薄如蟬翼的刃瞬間割破他的咽喉。

華灼兒在我那一聲叫,再觸及到我凶狠的眼神以及猙獰的臉,頓時如雷劈身,雙眼出現了懼色,愣在原地。

許公公被我的手輕輕一推,他的身體像斷了線的珠串向華灼兒倒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