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強上

“撲通一聲。”

我和華灼兒一同落進蓮花池裏,炎炎夏日池水不寒冷刺骨,灌入口中腥臭直衝腦門,衝的我知道華灼兒不是想陷害謝輕吟,而是想弄死我。

華灼兒不會遊水,掉進水裏她就鬆開拉住我的手,雙手撲騰著,大喊著:“救命,救命啊。”

在水裏浮沉的我,殺意迸裂,正準備伸手一不做二不休時,噗一聲重響,濺起了水花,我瞧見了祈驚闕跳了下來,直往華灼兒遊去。

一抹豔麗的紅袍,沾上了汙泥和髒水,手拽住華灼兒的同時,也順便把我拽了上去。

華灼兒灌了不少水,全身濕漉漉的倚靠她的宮女離秋懷裏,雙眼驚魂未定地望著我。

離秋察覺到她的害怕,安撫著她:“娘娘莫怕,沒有人能傷害娘娘,貴妃娘娘一定會替娘娘做主。”

我跪趴在地,眼睛餘光看向渾身濕透的祈驚闕,一下觸及到他陰鷙幽深嗜的雙眸,我想不明白,他為什麽會跳水去華灼兒。

他察覺到我的偷望,嘴角微微一拉,一抹嘲弄的幅度浮現。

華灼兒咳了好半響,對著皇貴妃蘇慕華恐懼道:“貴妃姐姐,你一定要替妹妹做主,吟妃身邊的貼身宮女,要置妹妹於死地啊。”

一隻二鳥,華灼兒懂得借刀殺人了。

離秋在她的話音落下,也忙不迭的附合道:“貴妃娘娘,您一定要替我們家娘娘做主,奴婢親眼所見阿酒推我們家娘娘下池,想要我們家娘娘的命。”

謝輕吟在一旁,張口辯解道:“灼妃姐姐,妹妹和你一起在蓮花池旁賞花,明明是妹妹的宮女前來給妹妹送帕子,你伸腳一不小心絆了一下妹妹的宮女,妹妹的宮女才落到池裏,怎麽會推你呢?”

華灼兒頭發上的水順著發絲落下,額間的曼珠沙華襯的她臉色蒼白柔弱可憐,她聽到謝輕吟的話,眼睛圓睜,淚水滾落:“吟妃妹妹,我知道你被冊封為妃,還沒有搬出去有自己的宮殿,對我心生不滿,這一次是你的宮女推我,跟你無關,我不怪你。”

謝輕吟眼神一深,我對她機不可擦的搖了一下頭,讓她不要再為我說話。

現在她為我說的越多,就會越顯得欲蓋彌彰,是她指使我推華灼兒的。

“灼妃姐姐哪裏的話,宮中無皇後,太後她老人家又喜靜,今天的事件,由皇貴妃姐姐做主。”謝輕吟說著對著雍容華貴的皇貴妃蘇慕華屈膝行禮:“請皇貴妃姐做主。”

謝輕吟話語取悅了蘇慕華,蘇慕華是跟我一起進宮,我的父親是一品軍侯,她的祖父是三朝元老太師太傅,我被冊封為皇後,她被冊封為皇貴妃。

她為人低調,我張揚,從她進宮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壓在她的頭上。

現在我死了,宮中妃嬪位分她最大,謝輕吟此舉可不就是在抬高她,把她比作中宮皇宮可以解決宮中大小事宜。

華灼兒一見蘇慕華臉色愉悅,忙不迭地掙脫離秋,對蘇慕華磕頭:“貴妃姐姐,你一定要替妹妹做主,妹妹無意爭寵,隻想在宮中安穩度日,卻不想他人惦記性命。”

把自己的姿態撇的一幹二淨,華灼兒一夜之間的聰明,讓我不得不審視,她身後出謀劃策之人就是散播謝輕吟要當皇後之人。

蘇慕華彎腰扶起了華灼兒,用手帕擦著她的臉:“灼妃受驚了,這件事情本宮會稟明太後和皇上,請太後和皇上定奪。”

華灼兒哭紅的雙眼跟兔子眼似的,讓人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裏好生憐惜一番:“謝貴妃姐姐……”

“的確是她推的,本督公親眼所見。”祈驚闕突兀略帶尖銳的話橫插了進來,截斷了華灼兒的話。

瞬間峰回路轉,華灼兒停止了哭泣,眼中出現震驚,難以置信祈驚闕會突然間替她說話。

我更是一眼錯愕,祈驚闕此舉是要絕了我的後路,他認為我無用了,就將計就計把我除了?

空氣凝聚,謝輕吟忍不住的後退一步,不願意和我再有牽連。

蘇慕華率先反應過來,溫婉的聲音變得嚴厲起來:“九千歲親眼所見,此等惡毒的宮女,就要不得了。”

“不如拉入獸房,看她的造化。”祈驚闕在一旁嗜血的提醒著,“貴妃娘娘您覺著呢?”

獸房?

獸房是全皇宮最肮髒的地方,先皇怪癖,命人建立了獸房,在獸房裏養了野獸,從外麵抓來乞丐,犯了錯的宮女,全部投入獸房中。

我屏住了呼吸,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一顆心狂跳失律,曾經被火燒的恐懼和絕望那一次向我襲來,把我包裹。

“娘娘覺得獸房不好?還要稟明皇上和太後?”祈驚闕見蘇慕華未答再次問道,問的風輕雲淡,像閑話家常,實則是在給蘇慕華施壓,最後一次警告。

蘇慕華神色一斂,對著自己身後的太監下令道:“來人,宮女阿酒企圖謀害灼妃,扔進獸房,聽天由命。”

華灼兒靠在離秋的懷裏,嘴角微微勾起揚起得意的笑,帶著水手摸著自己的脖子,就像曾經我警告她一樣,做著抹著脖子扼殺的動作。

太監應聲而來我被粗魯的拽起,全身濕漉漉的剛被拖到獸房,就被獸房裏肮髒的男人們連拉帶扯從太監手中搶過。

全身被扯的生疼,我就被按壓在地,拖我進來的太監道:“好生招待著,別忘了讓旁邊的野獸們也開開胃口。”

我奮力掙紮,羞愧難當絕望歇斯底裏的叫喊,“放開我,我要殺了你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