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男人

煙茶姑姑痛得滿臉汗水,頭發粘在臉上,點了點頭,狠狠的咬在我塞在她嘴裏的布條。

她的傷大多在背部,我撕了她的衣裳,把一壇子酒對著她的傷口倒了下去。

傷口被酒蟄冒出了白泡泡,煙茶痛的渾身繃緊,雙眼突兀瞪大,痛聲從嗓子眼嗚聲出口,猶如困獸一般。

烈酒澆遍了她的傷口,我拿幹帕子一點一滴的給她擦幹淨,撒上金瘡藥,找了一件幹淨的衣裳,替她穿好。

煙茶沒有痛暈過去,整個人被冷汗浸透像從水裏撈出來一樣,我掩蓋好被子,轉身就走。

暮然之間,手腕一重,煙茶抓住了我的手,雙眼泛著冷光,“吟妃娘娘要做皇後之事的消息是灼妃讓離秋散播出去的,目的想要吟妃成為眾矢之的,再借其他嬪妃之手,弄死她。”

我眼神閃了一下,煙茶加重語氣,噴出來的口水都帶著憤恨:“離秋曾經受恩於媚妃,她是媚妃娘娘的人,是媚妃安排在灼妃身邊的眼線。”

我聞言輕輕的把她的手拿離我的手腕,放在她的小腹前,隨手拍了一下:“姑姑您身體不好,就不要操勞這些了,好生養身體,活著,才能看見陽光,死了什麽都沒有了。”

煙茶聞言疲倦的點了點頭,我把剩下的藥留下,離開了她的房間。

外麵月光皎潔,蟲鳴聲不斷,我查到謝輕吟極有可能封後的消息是從離秋嘴裏出去的,但是我沒想到離秋是薑媚兒的人,要不是煙茶姑姑提醒我,我都想不到薑媚兒學會在皇宮裏養心腹了。

也不知道她知道赫連決把對她的溫柔也對了別人,她會不會恨得抓狂歇斯底裏?

一連幾天,華灼兒都躲在房裏,哪裏也不去,我尋不了機會,隻能自己製造機會。

恰之,赫連決選妃之事告一段落,太後設宴賞月五品以上的妃嬪都得到場。

煙茶經過幾天的修養,不但能自由下地行走,嘴巴更加的甜,哄地華灼兒樂嗬嗬的擠掉了離秋近身伺候。

我看著華灼兒為了在太後設宴上拔得頭籌,為自己的妝容著裝頭飾,力求最好,心中好笑。

大晚上的,在禦花園裏賞月,眾美人多,她除了額間曼珠沙華有優勢之外,還有什麽優勢?

夜晚到來。

禦花園燈火通明,夜來木香花香彌漫在夜色之中。

絲竹聲響,笑語吟吟聲,充斥著整個禦花園。

我把浸泡過三支九葉草的茶水,悄然的地給了煙茶,煙茶端著茶水恭敬的奉給了華灼兒。

華灼兒不疑有她,端了茶水,就漫不經心地抿了一口,再加上其他比她位分低的人,向她行禮問安。

她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不知不覺中,把那一杯茶水喝光了。

“要把這個給她嗎?”

謝輕吟手中抓著一把紅色的夜來木香花,低著眼眸問我。

“勞煩娘娘了!”我屈膝行禮:“她對奴婢警惕的很,奴婢無法近她身五步之遙,還請娘娘送過去。”

華灼兒這幾日來防我就像防賊一樣,隻要我距離她五步之遙,她不是大聲斥責我,就是轉身回自己的房間,絕不和我單獨相與。

我知道她害怕我,對我心生恐懼,所以我也不往她身邊湊。

謝輕吟抓在手中的夜來木香花,輕輕的舉起來嗅了一口香味兒,發出一聲感慨:“不愧是夜來木香花,大晚上開,就是香啊。”

我微微額首,站在一顆巨大的夾竹桃下陰影之下,看著謝輕吟把夜來木香花送了過去。

她和華灼兒同樣的是三品妃位,她的此舉,帶著討好和低下,似華灼兒還是一宮主位,無人能撼動。

“吟妃妹妹你真的把那丫頭送給本宮?”華灼兒帶著受寵若驚不可置信。

謝輕吟把手中的夜來木香花,輕放在華灼兒手中,圈著她的手指,讓她握緊夜來木香花:“她近日來都不好好伺候本宮,加上太過醜陋,皇上都不來了。”

“灼妃姐姐喜歡,本宮送你,左右不過是一個丫鬟,本宮先前要不是看她可憐,在宮外攔著本宮的轎子,本宮才不會把她帶進宮來。”

言辭之中,我隻不過是謝輕吟隨手救的阿貓阿狗,現在無用了,就可以丟棄。

這種丟棄,取悅了華灼兒,她把手中的夜來木香花放在鼻尖深深的嗅了一口:“吟妃摘的花就是比旁人的香,本宮喜歡的緊,回頭你從本宮那裏挑選一個合意的丫頭,本宮送給你。”

“姐姐喜歡就好!”謝輕吟含笑恭維:“如此就多謝灼妃姐姐了。”

我見差不多了,就從巨大的夾竹桃下,走了出去,緩慢的踱步到謝輕吟身側。

謝輕吟一見我過去,忙不迭地對華灼兒說了幾句,轉身對上我,臉上佯裝滿滿的不滿,理都沒理我徑自而去。

華灼兒眼中的歡喜遮不住,眼神挑釁的瞟著我,鼻子,不間斷的嗅著手中的夜來木香花。

我扭頭轉身去追謝輕吟時,撇了一眼旁邊伺候的煙茶姑姑。

煙茶姑姑彎腰,對華灼兒道:“娘娘,奴婢看見皇上好像往夜來木香花叢裏走去了,咱們要不要過去?”

華灼兒瞬間跳了起來,作勢就要把手中的夜來木香花扔掉,煙茶姑姑一壓,溫婉的勸道:“皇上若是在夜來木香花叢中,娘娘拿著花過去,不是正好應景應了皇上的心頭好嗎?”

華灼兒眼珠子一亮:“你所言極是,咱們趕緊過去,不要讓她人搶得了皇上的注意。”

“諾!”

煙茶攙扶著她,往光亮暗處的夜來木香花叢中走去。

我見她走去,快步的追趕上謝輕吟,衝她嗯了一聲。

謝輕吟腳下步子一加快,和我一起去往夜來木香花叢處。

我們到達的時候,夜來木香花叢中枝幹搖晃,細碎歡悅的呻吟聲從花叢中傳來。

聲音還越來越大。

突然淅淅簌簌的腳步聲響起,我拉著謝輕吟剛躲在陰影暗處,就見赫連決相攜薑媚兒往這邊走來。

薑媚兒更是側著耳朵聽著聲音,手指著夜來木香花叢中:“皇上,夜來木香花叢中,好像有聲音,您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