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對頭

祈驚闕掌管著刑部,先皇在世的時候,他建立了一個介於禁衛軍和正統軍的酒肆衛。

酒肆衛隸屬先皇和祈驚闕掌管,作用是解決不了刑部,以及先皇辦不了的隱晦之事。

祈驚闕為人乖張,陰鷙,陰晴不定,隻要到了他手中的犯人,沒有一個人能扛住三天不吐露真言,更沒有人能在他手上吐露真言之後,還能活著出酒肆衛的。

我眼紅他的酒肆衛,暗中與他交手幾次,想著從他的手上拿回酒肆衛為我和赫連決所用,可都以敗北而終,而他不對我下手的原因,大抵是因為我的父親是一品軍侯,曾經有恩於他。

但我覺得他留不得,暗地裏不止一次的跟赫連決說,祈驚闕就算是太監,越早除去越好,留著終究是禍害。

沒想到,赫連決沒有把他給除掉,而把我先給除掉了,更沒想到,我會在這滿是屍體的亂葬崗,碰見這尊煞星。

鏘!

一聲劍抽出劍柄聲音炸在我的耳邊。

我的手狠狠地抓在地上,指腹抓出了血,努力的睜眼視線上調,看著祈驚闕絕豔雌雄莫辨近妖治的臉,心中一橫,鋌而走險張口道:“九千歲,我受過皇後娘娘的恩典,不忍見皇後娘娘屍體沉於冷宮荒院,故來此送娘娘一程,絕無衝撞之意!”

我的話音一落,祈驚闕眼神幽暗深不見底,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一個識人不清蠢到極致的女人,還有人冒大不韙送她一程,這倒真是稀客啊。”

無暇顧及我怎麽成了他口中蠢到極致的女人,為了活著,我謊話信口拈來:“我初入宮廷,被人欺淩,是娘娘出手相救,九千歲,您若殺我,請讓我安葬了娘娘,您再動手!”

祈驚闕幽深如淵的黑眸凶殘嗜血陰森詭異的盯著我,聲音更是冷漠到極致:“你在說謊,那個無利不起早的女人,從來不會出手去救一個對她無用之人。”

都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活著的時候視他為死對頭,要除掉的對象,想來他也如同我一樣,想把我弄死,所以才會如此了解我。

“我沒有撒謊!”我胸口起伏,脖子上懸的利劍,讓我急切地說道:“皇宮內院,妃嬪眾多,娘娘需要安插眼線,掌握各宮小主的動向,我就是娘娘安插在宣和宮的人。”

“九千歲您若是不信,可以去宣和宮詢問,若是奴婢撒謊,自願去酒肆衛領罰!”

祈驚闕漆黑的眸子深不見底,盯著我不語,我額頭上的冷汗滑過,我在賭他還記得欠我父親的恩情,繼而我收屍,他能放過我一馬。

他盯著我,再我以為他不會說話的時候,他手微微一抬,踩著我臉頰的人把腳鬆開。

當然我不會天真的以為以他的性子,就這樣輕而易舉的信了我,緊繃著神經目不轉睛地回望著他。

豈料!

他頭一扭,目光凝視著深坑,仿佛一眼萬年,坑裏有他最舍不得的一往情深。

“是嗎?識人不清的女人,臨死之前倒養了一條好狗。”祈驚闕嘴角露出一抹冷淡的嘲弄,言語多刻薄。

他的話讓我無法去接,赫連決把我殺了,眾叛親離,沒有人給我收屍,我隻有我自己。

巨大濃重的悲悸劃過心間,瞧著風刮起祈驚闕紅色的衣袍帶動著飛沙咧咧作響,一時間,他俊美如妖孽的臉恍若如仙人,從天而降,跳進了我埋屍體的坑裏。

我心中驚悚,連忙趴在坑沿邊張望著他,隻見他小心翼翼脫下外袍,不嫌肮髒的把我沒有四肢地屍體包裹在他的外袍裏,如獲珍寶般抱在了懷中。

我的眉間狠狠的跳動了一下,想笑笑不出來,原來替我收屍的人,是我一直想弄死的死對頭。

而我最愛的人,連具全屍都不給我,隻讓我拋屍荒野,做孤魂野鬼。

祈驚闕確定屍體沒有在他的衣袍外,縱身一躍跳的上來,我沒來得及躲,他一腳踩在我的手背上。

居高臨下的用力碾壓著,聲音冷漠如狼似虎:“你口中所說,我會查清楚,若有半句虛假,猶如此指。”

祈驚闕話音落下抬起腳,直接踩斷我的小拇指,疼痛讓我慘白了臉,慘叫一聲出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