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傀儡

赫連璽的眼淚落在血雪中,頃刻之間和雪融在一起。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蹲在了他的麵前:“本宮天之驕女,從小生活在雪域,是雪域聖山之主。”

“比南疆王還要尊貴,本宮失去記憶,你們玩弄於本宮與手掌之中,本宮不與你們計較,可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觸及本宮的底線。”

“本宮饒你們不死,你們卻殺害本宮的子民,然後跟本宮講,這一切都是愛,因為你們愛本宮,因為你們想跟本宮在一起,所以才這樣做。”

“你們的愛帶著血腥,帶著冷酷,帶著殘暴,還得讓本宮接受,本宮憑什麽接受,你們這些劊子手的愛?”

赫連璽眼神已經渙散,我的話卻入了他的耳,他望著天空,喃喃,“原來你不愛我,除了我做多少你都不愛我。”

“我得不到薑酒,也得不到你,我深愛著她,她卻分不清楚我和赫連決,我愛著你,你卻被我傷的極深。”

他得不到所愛,我不知何為愛,他不是我要尋的那個人,我也不是那個願意和他一輩子相守的人。

他是悲哀的,我知道他是過去種種,一個替身,一個從來不活在明麵上的替身,好不容易得到一個明媚的女子。

可是在他和明媚女子在一起的時候,屬於他的皇位被赫連決拿去了,他變成了冷宮人人可欺的可憐蟲。

他變成了可憐蟲,可是他有無數個機會可以告訴那明媚的女子,她愛錯了人,他沒講,再加上我救了他,給他擁有他想要的一切,他又沒有好好的把握,到現在一無所有,也是他自己活該。

大好江山到手,要什麽樣的女子沒有,非得執迷不悟鑽進死胡同裏,情愛不是唯一,他看不到,摸不到抓不牢。

唯獨到手的權勢,才是能看見的東西。

“你沒有傷害本宮。”我帶著憐憫的看著他:“你們對本宮來說就是一道風景,沒有人會留戀一處風景,念念不忘。”

沒有一個人會留戀一處風景,這句話徹底的潰敗了他,他裏都流出來了血淚。

我的手指描繪了他的眉眼,一字一句頓道:“你去吧,我會找人把你給埋起來,你想在哪裏,都可以。”

赫連璽身體一昂,背對著雪,昂著麵,“我可以看到今日的第一縷陽光嗎?”

我緩慢的抬頭望著遙遠的東方:“不可以,今天會下雪,不會出太陽。”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這唯一的心願都見不著了。”

“見著了如何,你抓不住的。”他哪裏是要見第一縷陽光,他是不想死,想繼續活著:“你若沒有合適要埋的地方,那就我來決定了。”

赫連璽嗬嗬一笑:“我想埋在你心中。”

我不在吱聲,看著他,血一點一滴的流幹,眼神漸漸的渙散,不多一會兒,沒有陽光,隻有天上飄下來的雪花。

一片雪花飄進他的眼中,他帶著遺憾:“真的見不到第一縷陽光了。”

世間沒有奇跡,哪怕我想讓他看陽光,推遲了他的死亡,可是他也見不到陽光,隻有雪花。

除了白茫茫的雪花,什麽都沒有。

大雪越下越大,一個時辰,他就被埋在了雪裏,再也見不到臉。

司玄鴆受著傷回來了,臉色沒有比白雪好到哪裏去。

我抖了身上的雪,“你太令本宮失望了。”

“屬下該死,請殿下賜死。”司玄鴆向我請罪。

我看著他的傷:“司祀子本事倒是大的很,把你弄傷,讓赫連璽頂著受傷的身體大老遠的跑過來向我請罪。”

“是屬下的錯,屬下願意受任何懲罰,包括死亡。”司玄鴆再一次請求我賜死。

雪花在身上,化成了水,浸透衣服,可真夠冷的。

可是再冷不及我的心冷,我的心冷得瑟瑟發抖,像極了置身於雪山聖域最冷的冰窟裏。

“你是覺得我手下無人,所以有恃無恐嗎?”

“屬下不敢。”司玄鴆誠懇到極點,卑敬極了。

“本宮看你就敢。”我起身轉身往城裏走:“椅子留給你,沒有本宮的命令,不準進城。”

“屬下遵命。”

他被我留在了城外,我進了城內。

蒼穹見到我,眼中閃過欣喜,仿佛我的進來,讓他了卻一樁心思一般,又見我渾身濕透,連忙吩咐人去燒水,讓我洗漱。

溫暖的熱水,熱不了我的心。

我在裏麵泡的水涼,才起身。

百姓家家閉戶,城中街道上,隻有官兵在巡視。

厚厚的積雪,讓他們的鞋襪都濕透,可是他們每一個人,帶著堅定的目光,不懼生死。

我的子民是勇敢的子民,可愛的子民,他們本應該是最強大的民族,卻因為我,生了禍端。

我在門口看著他們,來來往往的走動,心裏難過極了。

蒼穹一直陪伴著我,無聲無息的。

赫連璽死了,北淩沒了主將,但是他們的副將還在,三天之後,他們就在城外叫囂攻城。

我站在城牆上,看著不遠處司祀子躲著蠢蠢欲動。

殺喊聲一片,高高的梯子,被豎在城牆上,下麵的弓箭手,對著城內射箭。

蒼穹領著士兵,奮力抵抗,把豎在城牆上的梯子,推倒。

下麵的人遠遠不斷地豎起梯子,不遠處的司祀子嘴角露出猙獰的笑,在嘲笑我,拿她沒轍。

這是冬日,要是夏日,就是再多一些這些人,我都不會把他們放在眼中,冬日裏的蛇蠍蟲蟻,都躲起來了。

想要召喚它們,得付出巨大的代價,就是我的血。

我的血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我會疼,流血我會虛弱。

就算是這樣,在人群中廝殺的司玄鴆,城中的百姓,讓我隻能放了我的血,重新召喚蛇蠍蟲蟻。

我的血流到城下,和北淩將士們的鮮血混合在一起,竟然沒有召喚出蛇蠍蟲蟻。

我的眉頭狠狠的擰了起來,遠處的司祀子為我招了招手,她的手上是一道血痕,她告訴我,她用她的血,阻止了那些蛇蠍蟲蟻聽我的話。

我麵色蒼白,目光死死的盯著她。

我有意放過她一條生命,每次她都不好好珍惜,盡在我麵前挑事,以為自己取而代之我,就是南疆的大祭司。

她太天真了,我隨手抄起射在城牆上的一根羽箭,箭頭有節奏地敲在城牆上。

敲擊聲音在嘶殺喊聲之中,就像沒有似的。

可就算這樣,也不能否認它的存在。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富有節奏的敲擊聲,讓遠處的司祀子猶如木偶一般直直的像攻城北淩軍隊裏走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