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不要命

“失心煙?”蒼穹失聲脫口而出:“不是沒有這種東西了嗎?您去哪裏找這種東西?”

我從厚重的衣袖中摸出了失心煙遞到他的麵前:“有這種東西的,隻不過民間禁用,忘記了配方,而我知曉。”

南疆雪域聖山的聖殿裏,就算被大火燒了一次,裏麵的古籍也足夠人學習一輩子了。

更何況我在聖殿裏十幾年,所有的書籍都看遍了,製作失心煙對我來說不是什麽難事。

這種煙,迷糊其實隻要點燃,吸入一定的分量,就會得了失心瘋,沒有理智,像一條瘋狗一般亂撞。

但是這種煙,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吸入一定的分量的,他需要近距離擴散,不過距離遠了,它的煙會在空中把最致人瘋癲的那一部分給風化掉。

所以點燃這種煙,必須要潛入敵營,在合理的近距離範圍,才能把這種煙發揮到極致。

蒼穹接過煙:“我去。”

“你去,你去之後誰來守城?”我讚同偷襲,卻不讚同他去:“找手腳靈活,機靈的人去。”

“沒有人比我武功更高了。”蒼穹毛遂自薦:“殿下可放心大膽的讓我去,我絕對不會讓殿下失望。”

“換個人……”我命令著他:“你給我守城,你在城在,你亡,城亡。”

蒼穹默然了,沉默良久,應了我。

他去挑選了將近二十個好手,分了四批次,每個人人手一隻失心煙,趁著夜黑風高,寒冷刺骨艱難的出發了。

他們出發之後,一連幾天,天大晴。

一張厚厚的雪,都被曬融化了。

雪水衝刷的地,沒了血跡,隻有濕漉漉的泥爛。

去的二十個人,沒有一個人回來。

也沒有傳來任何消息,他們像失蹤了,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又過去了幾天,冬日的陽光像極了春日的暖陽,到底有回春之勢,一直沒有動靜的北疆和北淩在一日天還沒有亮,集結了他們所有的兵馬,吹響了號角,聯合一起攻打津南城。

我從睡夢中驚醒,套了一件紅裙,頭發都沒有梳好,披頭散發的奔了出去。

厚厚的城牆隔不住外麵攻城的聲音,巨大的石塊像雨點一樣,從城外被投進來,很多來回跑的士兵,都被石塊砸中了。

我費了好大的勁,躲閃狼狽,才沒有被石塊砸到。

剛到城牆邊兒,蒼穹滿臉血汙,帶了幾個人下來:“殿下,您速速離開,回京城。”

石塊落地聲砰砰作響,每一聲都砸在了我的心間:“身為一城主帥,你讓我走,是不是守不住城了?”

“為了殿下的安全著想。”蒼穹擲地有聲道:“殿下是南疆的信仰,有殿下在,就南疆在,所以請殿下離開,”

“本宮不會離開的。”我盯著他的眼睛問道:“這次攻城的主帥是誰?”

蒼穹猛然間一嗆,劇烈的咳了起來。

我就這樣靜靜的盯著他咳好,他才道:“沒有誰,請殿下離開。”

“祈驚闕。”我冷冷的吐出這三個字來,問他:“是不是?”

蒼穹神色猛然一緊,重重的跪在了我的麵前:“請殿下離開,回到京城去,臣事實效忠南疆,守衛南疆,守護殿下。”

“本宮不會走的,把城門給本宮開開。”我對著他下著命令道。

“殿下萬萬不可啊。”蒼穹給我叩頭,哀求於我。

我嘴角微微欠起:“你覺得不妥,那我就從城牆上跳下去,沒關係的,我總是有法子的。”

“殿下。”他叫喚著我,言語之中滿滿祈求。

而我往城牆上奔去,這一切皆因我而起,就因為我而滅。

我站在城牆上的那一刻,所有的攻擊停了下來,就好像世間萬物一切變成了靜止。

冬風凜冽,吹動我的長裙,讓我的發絲飛揚,也讓我看見了,城下坐在主戰車裏麵的祈驚闕。

我想不明白,他到底是多麽愛薑酒。

明明是他自己推開了她,自以為是給她最好的讓她喪失記憶,忘記他們本應該相愛。

可是他又後悔,此後想讓她死而複生。

我已經成全了她的死而複生,用了一整年的時間,可惜他還是沒有得到她,他就如此對我鍥而不舍,想霸占我這具身體。

真的隻有死亡,才能讓我和他從此一刀兩斷,再也不用糾纏。

他的嘴微微張開,我看見他說,你來了,想我了嗎?

我的手狠狠的摳在城牆上,指甲盡斷,手掌被摳破,恨不得用劍割破他的喉嚨。

而且他帶來的人真是多,烏壓壓的看不見頭,像傾盡了舉國之力,來攻打一個小小的南疆。

我和他對視良久,緩緩的笑了。

他見到我笑了,腰杆坐得更直了,我轉了一個方向,抬腳一步一步的上了城牆上,然後站定。

祈驚闕從戰車上站了起來,眼神幽深如淵,死死的鎖住我,眼底深處還帶了一絲害怕。

我知道他害怕什麽,害怕我的這具身體死亡隻要稍微向前一步,就會從高高的城牆上跌落下去,摔得再無聲息。

隻要我死了,這世間上除了司青殺再也沒有人會死而複生之術,他再也沒有機會把他的薑酒在我身上複活,也不能用幻術,把我變成他想變成的人。

“殿下您下來。”蒼穹在我的身後,聲音發顫眼睛發紅,毀了,不讓我使他妥協了:“我開城門放您出去,您下來。”

怕我死的不止祈驚闕,還有別人。

我轉過身看他:“好。”

我一下去離開了城牆,城外的石塊,都被人投了進來。

祈驚闕像一個瘋子一樣,不見我的蹤跡,就在害怕,就想以我在乎的人來威脅我,讓我知道我想粉飾太平,隻能依附於他。

嘎吱一聲,城門下了栓子,被緩緩拉開,我出現在城門口,外麵的投石如同先前一般,戛然而止,再無動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