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討好

摔在地上的我,看著緊閉的房門,聽到她的話,就知道她為了報剛剛我威脅她之仇,轉眼把我賣給了司珍房的吳公公。

吳公公是司珍房僅次於司珍掌事姑姑的二號人物,在司珍房擁有著不少權力。

“麵相是醜陋了些,半搭著臉頰上的疤,就跟醜陋的蜈蚣一樣。”吳公公在我的身後,品頭論足嗓音尖細:“身段是不錯,玲瓏凹凸,還過得去。”

“那是,給公公送來的人,總得有一樣能進公公的眼,公公喜歡就好。”外麵尖酸刻薄的姑姑順著吳公公的話討好,諂媚。

吳公公對著外麵道:“咱家知道了,忘不了你的好,去吧。”

“哎!”外麵刻薄的姑姑清清脆脆的應一聲,歡天喜地的離開。

我撐在地上的手慢慢的收攏,心思一轉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吳公公福身行禮道:“奴婢阿酒,給吳公公請安,公公安康!”

吳公公肥胖的身體,肉在抖動,眼中**光閃爍,“繞一個圈子給咱家看看,咱家可不是什麽來者不拒。”

深宮寂寂,太監和宮女對食也是常有的事兒,不過這些都是私下相好便辦掉的事。

吳公公不同,他不是找人對食,他是找宮女,利用工具,虐待,來達到他身為太監不能人道,卻又想刺激的詭異癖好。

我彎了眉眼,翹起了嘴角,拿出華灼兒給我的首飾,最貴重的紫玉鳳頭釵,雙手奉上。

禦賜之物,吳公公身為司珍房的二號人物,自然而然的認識。

吳公公抖了一下衣袖,從我手中接過,輕輕的撫摸:“上等的貨色,這是掌事大人親自所設的物件。”

“公公好眼力!”我不吝嗇的誇道:“這雖是掌事大人親手所設,但我家小主卻是喜歡公公設計之物!”

吳公公臉色乍變,把紫玉鳳頭釵往我臉上一扔:“好你個小賤蹄子,合著你誠心拿這東西來膈應咱家,告訴咱家,咱家本事不如掌事大人,所謂喜歡就是可憐咱家了。”

我的臉頰一疼,紫玉鳳頭釵落下,我伸手接住:“公公息怒,奴婢拿著他人的物件,不是氣公公,而是想告訴公公……”說著我上前一步,雙手畢恭畢敬地捧著紫玉鳳頭釵,把紫玉鳳頭釵捧到吳公公的麵前:“再美麗貴重精致的東西,皆可取而代之!”

“取而代之?”吳公公半眯著眼,審視著我:“你這小賤蹄子,這話咱家聽了舒坦,如何取而代之,你說說看。”

我眼中閃過算計的光,道:“公公所欠缺的就是身後無人,這不我家小主長得貌美,若是一朝得聖寵,公公可不就水漲船高了?”

吳公公半眯的眼睛舒展開來,從我手中撈過紫玉鳳頭釵拿在手上,把玩著說道:“咱家本以為下麵的人孝敬我,送來一個耐玩的,沒想到送來一個妄想攀高枝兒的。”

“高枝兒,那麽好攀的?真是癡心妄想,也不怕撐破肚子,死無全屍。”

能在一司擁有話語權,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也了得,我被他看穿,也在意料之中。

我巧笑道:“不是奴婢想攀高枝,是我們家小主貌美,隻要公公施以援手,她定能獲得聖寵,到時公公就不會屈居於司珍房掌事大人的下方了,您說是不是啊。”

吳公公拿著紫玉鳳頭釵,圍繞著我轉了一圈,不懷好意肆無忌憚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要咱家幫你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知道咱家的規矩。”

我眉頭狠狠的擰了一下,閉了閉眼壓下心中的惡心,嬌羞道:“能伺候公公,是奴婢的福氣,但是選妃在即,為了避免新人嬌嫩蓋過舊人的光芒,我家小主見聖駕之事,要在新人進宮之前辦了。”

吳公公尖銳的聲音一凝,把玩珠玉鳳頭釵的手一緊:“說到底你是不願意了?”

“公公不嫌奴婢醜陋,奴婢怎麽能不願意伺候公公?”我聲音越發的輕,眼中的羞澀遮住了掠過的殺意:“奴婢是一個小女子,被賣進宮中,這輩子都不會出宮了,奴婢也想有一個人疼,長長久久的疼。”

吳公公怒轉笑,把手扣在了我的腰上,油膩的壞笑:“你們這些小賤蹄子,就喜歡玩長長久久的把戲,也罷,咱家就嬌慣你這一回,說吧,你要咱家怎麽施以援手?”

“多謝公公厚愛。”我不留痕跡的躬身,行禮錯開他的手:“奴婢隻需一兩鴿血寶粉。”

吳公公笑罵:“小賤蹄子出手真是不凡,司珍房鴿血寶粉,一年總共也就兩斤。”

“望公公成全!”我拱手行禮,做足了謙卑的姿態。

鴿血寶粉,是用頂級的紅寶石錘煉的粉,每年進貢不足十斤,主做皇後服飾上色大紅,且永不掉色,一兩萬金在京城之中隨便吆喝著賣。

“等著!”吳公公丟下話語,片刻拿了一個極小的盒子,放在了我的手上,“若是讓咱家知道,你欺騙咱家,咱家別的本事沒有,這折磨人欲仙欲死的本事,還是有的。”

我強忍著他,占我便宜摸了我一把臉,道:“奴婢麵相醜陋,公公不嫌棄,奴婢已感恩待德,欺騙萬萬不會做。”

吳公公嘿嘿一笑,摸完我臉的手,放在鼻下一聞,“去吧,咱家等你的好消息。”

“諾!”我轉身就出了吳公公的門,沒想到,剛下了台階就看見長相刻薄的姑姑,她見到我,滿滿的吃驚轉身就要跑,我張口在她身後涼涼提醒道:“吳公公讓你送我,你若不送,下次進去的人就是你了。”

她要跑的腳步戛然而止,變臉比翻書還快,轉身就是求饒:“姑娘,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跟我一般見識,我該死,我自己打。”

她說著就要用手打自己的臉,我抿嘴笑道:“姑姑這是做什麽,我還得多謝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得到公公的喜愛,走吧,把我送回去,也就沒事了。”

長相刻薄的姑姑半信半疑,將手放下來,不得不送我,吳公公玩人的手段太深得人心,她不想體會,就得送我。

紅色如血的晚霞籠罩著整個皇宮,整個皇宮仿佛彌漫著層層血腥。

行走在宮道上,還沒有拐到去冷宮荒院的道上。

“當,當,當!”

三聲銅鑼聲響,在空寂的宮庭格外響亮。

這種在皇宮囂張的銅鑼聲,我當皇後的時候聽過,而且聽過不止一回。

目光順著聲音望去,十人抬的輦轎之上,九千歲祈驚闕穿著黑色蟒服流金滾邊官服,端坐在轎子之上,目光涼薄如淵,氣息陰冷嗜血。

長相刻薄的姑姑忙不迭的跪地俯身,頭都不敢抬。

鑼聲三聲一響。

響三聲一停,聽到銅鑼聲的宮中宮女太監,都得跪地,向祈驚闕叩頭行禮,以示尊崇。

長相刻薄的姑姑見我沒跪,生怕我牽連她,扭頭伸手抓著我的裙擺。

我看著越來越近的轎子,低眸看了一眼抓住我裙擺的手,目光一沉,後退長相刻薄姑姑半步,靠著宮牆單膝跪了下來。

長相刻薄的姑姑微微張嘴暗自剛要舒氣,我嘴角欠起,眼中泛出一絲殺意,在她的身後伸出了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她的身體往外一撥。

長相刻薄的姑姑驚得大駭一叫,身體控製不住直接摔向宮道,驚了抬轎的人,晃動了一下輦轎,輦轎上的祈驚闕黑色的瞳孔,跳動著紅色的火光,刹那之間落在了我的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