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前麵有個小姐姐

“各位觀眾們,我們現在所站的是鬼界堡數百條街道的一條小街,但就這條小街上,生活的鬼魂數最起碼在百萬,如果地府一旦有所暴亂,你想想這後果,底下還有十八層地獄,那裏,所關押的可都是罪惡極深的人,我還聽說,地獄下麵,還關著神仙呢!”蘇言急忙壓低了聲音,一臉的八卦。

【真的假的,不是說裏麵關的都是妖魔鬼怪嗎,神仙也在裏麵?】

【我知道了,一定是天上的斬仙台出故障了,這叫暫時收押!】

【好想見見神仙是咋樣的,主播大大,你見過神仙嗎?】

蘇言一聽,身子頓時挺拔了許多,連忙幹咳兩聲:“當然見過,你們也見過,蘇言一指自己!

【噓!】

直播間內眨眼間數百個‘噓’從蘇言眼前飄過。

“別不拿村長不當幹部,鬼差也是官!”蘇言翻了翻白眼。

【大大,大大,地府也有乞丐嗎?】

【哇還真是,前麵有好幾個呢!】

蘇言也看見了,在前麵的街道路口,坐著好幾個亡魂,他們一臉的頹廢,不斷伸手向別人討錢,不是乞丐還能是誰。

蘇言歎了一口氣:“沒辦法,這就要怪他們的後輩了,舍不得給他們燒錢,”

蘇言的一句話,頓時讓直播間內所有人沉默下來,這次,出奇的是沒有人反駁,每個人內心都是有一處柔軟的地方,看著那幾個亡魂一臉頹廢的樣子,他們很心酸。

鬼界堡這麽大,自己的先人是投胎了還是在這裏住著,自己上一次給爺爺奶奶們燒錢又是什麽時候,他們夠花嗎?

蘇言不知道的是,經過這次直播後,21世紀的軋紙鋪著實生意大火了好幾天。

隨著蘇言的邊走邊介紹,他們來到了所謂的地府郵局供養閣,蘇言沒有進去,因為這裏排的隊伍太長了,每個鬼魂都在激動的等著自己的後輩給他們燒錢了。

有種發工資的感覺。

一些亡魂從旁邊出來,大包小包拿著自己的錢哈哈大笑,嘴裏不停說著‘沒有白疼’之類的話語,也有一些一臉的頹敗,直接空手出來的。

像這樣的供養閣,一條街上有數千家呢,地府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如果細細數下去,也是非常之大,之繁瑣的。

蘇言其實也在眾人上課,讓他們有所了解,為自己,為先人。

轉了一會兒,蘇言就直接退出去了,實在是路口太多,他怕自己迷路,到時候要麽向亡魂問路,要麽找其他鬼差帶自己出去,但無論哪一種,都好丟人的。

蘇言的心情也是大好起來,一來和虎哥雨荷姐的相聚,讓他心裏有了一絲慰藉,二來,此刻直播間內雖沒有打賞,但對蘇言的讚美和感激還是很多的。

“咦?”當蘇言出來時,突然看到前麵的小河上,有一個背對著他的女子。

此河隻是普通水,蘇言管他叫地下河,地下河能到地府,那也是沒誰了。

那女子的身上沒有亡魂的氣息,那也就是說,她也是這裏的管事,今天又是諸多鬼差回來匯報的日子,那豈不是說……

蘇言也不知這麽滴,便來了興趣。

‘大家看到了嗎,前麵有一位小姐姐,我們去撩一下!’蘇言急忙將自己的雲紋白衣和折扇召喚出來穿上,上下打量一番後,沒毛病,而後笑嘻嘻加快了步子。

【主播春天來了,知道找媳婦找雙職工了!】

【看身形,簡直比先前的你那雨荷姐姐還要好,可惜了這麽一個美人,英年早逝!】

【主播小心,前麵說不定是如花。】

其中一人道,讓的原本歡快腳步的蘇言頓時來了一個急刹車,蘇言猛地想起來周星馳電影中,那個坐在岸邊女子,一轉頭,那大臉盤,滿臉胡子茬,再笑嘻嘻的對著他挖一下鼻孔,蘇言可能會將晚飯給吐出來,從此心裏留下陰影什麽的。

別說,這背影怎麽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主播大大快上呀,別聽樓上胡說,我也想要看小姐姐。】

【美女,我以男人的第九直覺感應,那絕對是一位極品女鬼差。】

蘇言此刻漸漸接近了那女子的背影,卻是躊躇了起來,自己這簡直就是閑的發慌,沒事跑來幹什麽。

此刻蘇言距離那女子背影近乎三米了,那身影也沒有絲毫轉過來,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蘇言好想打退堂鼓,但是,一想到三千雙鄙夷的眼睛時,他就騎虎難下了。

“咳咳,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我以為隻有我睡不著,原來姑娘你也睡不著!”

【嘔~~】蘇言話語剛說完,直播間內嘔吐一片。

那女子聽到蘇言的話,在此刻漸漸轉過身來,但沒想到,竟然是一個美得不能再美的美少女。

她看上去十七八歲,黑發輕舞,身披輕紗,如出水芙蓉,雙腿修長,體態曼妙,皮膚晶瑩富有光澤,尤其是那一雙眼睛,說不出來的美。

蘇言看呆了,直播間內三千觀眾看呆了,久久沒有人說話,

“看夠了嗎?”女子見到蘇言呆滯的樣子蹙著眉出聲道,連著聲音都是那麽的美,如空穀幽靈。

蘇言急忙收回眼神,心髒卻是撲通撲通的猛跳起來,完了,一見鍾情了。

而直播間內,有人插播了一首歌詞。

“確認過眼神,我遇上對的人……”

蘇言還沒說話,直播間頓時再次炸了。

【完了,我戀愛了,我要和女朋友分手!】

【這世上怎麽會有如此美的人,不可思議,簡直比小龍女還要美!】

【主播大大,快問問她,是不是在練‘玉女心經’,這是雙排任務,一個人是不行的。】

【姑姑,我是過兒呀!】

【主播大大,能幫我要一下聯係方式嗎,如果是亡魂,我要給她燒紙錢。】

…………

蘇言確實看癡了,這女子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女呀。

“唐突了,唐突了,仙子姐姐,你貴姓呀?”蘇言下意識的竟然去問人家名字,說出後就後悔了,這比剛才還失禮。

果不其然,蘇言詢問後,那女子竟直接轉身,依舊目光呆呆的看著下方的河水娟娟而流。

蘇言好尷尬,也好氣自己,突然,蘇言心神一動,急忙後退一步,而後向著女子彎腰作揖。

“小生不才,敢問姑娘芳名,不知姑娘是否心有所屬,感情之事在下不敢唐突,若姑娘早已心係他人,在下便不再打擾,若有唐突之處,還望姑娘見諒。”(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