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這都是命!

今日潔靜的天空萬裏無雲,陽光也不太熱,和煦的春風輕輕飄**,在眾多巍峨的高山下,一條寬闊的河水奔流而下,而周圍皆是綠蔭成片,深綠的河柳,在微風下拂動著柔軟的枝條,倒映在河麵上,使河水也染上綠色,似乎一河翡翠向東奔騰。

而在河岸邊,蘇言抓著兩隻青蛙在打水漂,隨著呱呱兩聲,蘇言猛地一甩,又一隻青蛙以極為飄逸的姿勢在水麵上連著6個輕點,最後翻著白眼,蹬著四條腿沉了下去。

而在旁邊,一頭在陽光下,黑的純粹的騾子趴在樹蔭下,貪婪的咀嚼著骨棒,現在的蘇言有理由懷疑,這是一頭披著騾皮的狗。

“哈嘍哈嘍,又是新的一天,大家都在幹嘛呢?”蘇言又扔了兩隻青蛙,頓時感覺神清氣爽,趁著時間還早,便打開了直播。

【主播大大終於現身了,大大早上好!】

【主播大大你火了,關於地府的亡魂的照片現在流傳在各大網站上,隻可惜沒人相信。】

【我聽說有導演準備聯係主播大大這些地方的地址呢,大大趕緊找你同事帶導演下去。】

【還是人數少的原因,能這麽近距離接觸主播的,就隻有咱聊聊幾千人。】

【是呀是呀,主播大大快點升級呀,你看看別的主播,一句老鐵雙擊666都有上萬人看呢。】

【主播大大,荒野求生又要開始了嗎?】

…………

蘇言一打開直播,眾人就紛紛開始了留言,到現在為止,依舊有一大部分人持著懷疑的態度,他相信,一定有暗箱操作,在捧紅一個帥氣的主播。

實在是蘇言的確長得很帥氣,尤其是現在這身古裝打扮,一把折扇拿在手中,更是平添幾分韻味,再加上近期一首《離人愁》和很出名的李子柒的別樣生活主播,讓的很多人很喜歡這種返古直播。

蘇言管他有沒有人相信,過好自己就行,如果換做是自己聽說有一個人經常跑地府,還在直播,一定當成神經病,哪怕是看了照片,也覺得要麽是p的,要麽就是公司在運營,特效而成。

不過,昨夜關了直播後,蘇言翻來覆去睡不著覺,一來是虎哥和雨荷姐精彩的位麵生活,狠狠打擊了蘇言,二來,就是那個神秘的仙子姐姐,總讓人有一種很心疼的感覺。

還有一點,他事後猛地想起了,供養閣的女官們,衣服全是純白色的,而仙子姐姐,確實淡藍色。

這也就說明,仙子姐姐不是供養閣的,也不是鬼差或者亡魂,但卻居住在鬼界堡,還從未出過地府,她到底是誰。

鬼差黃衣,鬼吏黑衣,唯有高高在上的鬼使們,衣服可以和他們不同,難道仙子姐姐是鬼使?

那更不可能了,一個鬼吏鼻孔就已經朝天了,更不用說,自己調戲了一個天一般的鬼使還能活到現在。

鬼使,可是比他還知道外麵的世界到底是什麽樣的。

蘇言想的頭疼,實在想不明白了,最後還是將注意力轉移到接下來,他該怎樣找份兼職了。

蘇言打開自己的購物商店,隨著這次晉升九品鬼差,商店內開通的東西頓時多了許多,雖然先後買了衣服和扇子,但是,經過這一個月的辛辛苦苦,總算還有800多能用。

為了日後生計,蘇言準備自謀生路,可是在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四肢不勤,五穀不分,幹啥啥不會。

人生好失敗!

最後,蘇言終於在商店一個旮遝角落裏,發現了一本隻要99個魂星的《這都是命》的廉價手冊,話說白了,就是一算卦看手相的,俗稱半仙兒。

蘇言激動了,靠禿嚕嘴皮子忽悠人,也是一個不錯的身份呀,一咬牙,花費了99個魂星直接給兌換了下來。

那是一股很特別的信息,仿佛一股暖流鑽入蘇言靈魂,他就這麽閉眼享受了一會兒,屬於其中的竅門蘇言就大概領會了。

很簡單,淺陋的麵相術,在加上你能忽悠住別人的口才就行了。

【神棍呀,主播大大,就憑你這張嘴,絕對是起飛的節奏呀!】

【《這就是命!》這名字起得,老霸氣了。】

【我也想算命,主播大大能先幫我看看嗎,我的有緣人啥時候到?】

【大大,能看手相嗎,我想知道自己的壽命線是多久?】

…………

蘇言將自己的打算和兌換的物品說了後,大家全都激動了,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蘇言也是放心了,畢竟接下來就要靠著它謀生了。

蘇言在快速的搶了5個任務後,便召喚來小黑,開始向平陽城走去。

“我有一隻小毛驢,

我從來也不騎,

有一天我心血**,

騎它去趕集,

我手裏拿著小皮鞭……”

蘇言騎著小黑正浪裏格朗浪哩個浪浪浪的唱著,小黑跟著節奏甩著兩個長耳朵,一人一驢別提有多和諧了。

蘇言正忘情的唱到**,一道由遠至近唱聲頓時打斷了蘇言,讓的蘇言一臉的不悅,小黑也是不滿的響著鼻子,看向前麵的山路處。

“小道士下山去化齋,老道士有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見了千萬要躲開!走過了一村又一寨……”

雲鶴子背著藥簍,拿著一把小鋤正哼哼的爽,突然,他看到了一個月前,不,應該是至今還留在他腦海中的夢魘形象。

大早上的,林間密林,一個騎著毛驢的少年一臉的欣喜,一個白發蒼蒼的采藥老道一臉的灰白。

“這麽快就輪到自己了嗎?”

雲鶴子頓時兩膝發軟,後背更是冰涼一片。

“師傅呀,你不是給徒兒算過一卦碼,說徒兒最起碼百歲才壽終正寢,你騙人,鬼差這都來堵路了。”

“小七小八,你倆這次可是害死為師了,早不風寒晚不風寒,偏偏這兩天風寒,今日沒看黃曆,不宜出門,這一出,直接回不去了呀!”

雲鶴子看了看四周,最後仿佛認命了一般,這個地方雖然不太好,但也算的上山清水秀了,埋在這裏也是挺好,隻可惜,自己的徒子徒孫卻是連師父的埋骨之地都找不到,就算摸到這裏,估計屍體也被野獸啃的差不多了。

死無全屍呀!(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