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之郭浩曹瑛篇

茫茫大山中,樹林茂密,甚至一些巨木旁厚厚的落葉下,有著不知名的生物在遊動著,一些地方更是冒起綠色的氣泡來,赫然是一處沼澤。

甚至一些樹上原本一動不動的‘藤蔓’,突然拱起身子,將一隻靠近的小獸一口吞了下去,然後換了一個地方,繼續隱藏。

遠處一棵樹上的郭浩和曹瑛,同時咽了一口唾沫。

“我說老師,這也太危險了吧,咱們到底要找什麽藥材啊?”郭浩壓低聲音問向曹瑛道。

曹瑛連忙做了一個‘噓’聲,示意小聲點。

“不是給你說了嗎,來采集白龍馱仙的,我跟你說,這株奇藥可是珍貴異常,根據我打探到的消息,最起碼已經有千年了,無論如何你得給我煉出四品丹藥的極致丹紋來,這樣,我就就能帶你參加宗師會了,知道不?”曹瑛道。

郭浩聽了連連點頭:“老師,放心吧,我不比大師兄煉丹天賦弱,不就是丹紋嗎,我可以的。”

“你在蘇言麵前差遠了,這都多久了,他當初可是一月一境界的,你永遠比不上他的,不過你也不是沒有優點,就是比較孝順,踏實,不像他,隔幾天就不見蹤影了,比我這個當老師的還要忙,”曹瑛又俯下身看向那處沼澤。

沼澤外,此刻放著一枚紅色的果實,正在散發著濃烈的香味。

郭浩則聽聞一陣翻白眼,這可說不定,他曾經說過,一定會追上蘇言的。

“待會白龍出來的時候,我吸引主要注意力,你趕緊去摘白龍馱仙,我發現你每次偷藥草的時候,都感覺很輕盈,而且那些妖獸都有些反應遲緩,這點你是真的有天賦,”曹瑛又叮囑道。

“那是因為我是鬼差,還是一個一品鬼差,即將鬼吏呢,”郭浩什麽也沒說,隻是自言自語起來。

“噓,出來了,我就知道這紅參果有用,準備了準備了!”曹瑛趕緊道,郭浩也是眼睛一亮,隨時注意起來。

下方的沼澤裏,此刻濃稠的腐水開始冒起諸多的泡沫,直至,一個白色的鱷魚頭聳著鼻子露了出來,最後將目光看向那紅色的果實,開始遊走,慢慢的露出全部的身體。

這才發現,在它的頭頂位置,此刻有一株三片葉子的黑色小蓮花正在搖曳著,雖說從沼澤淤泥中而出,卻沒有一絲汙泥,反倒異常的潔淨。

在看看這頭白色的鱷魚,所謂的白龍馱仙靈藥原來是這樣的啊。

“準備,我數一二三我先衝出去,然後你趕緊去摘取,明白了嗎?”曹瑛此刻也有些就緊張起來,畢竟白龍極為不好吸引出來。

郭浩連連點頭,也是全身戒備,隨時準備動用自己的鬼術。

“一!”

白色鱷魚已經遊走上了岸。

“二!”

白色鱷魚開始一口咬住紅色引誘果。

就在兩人準備一躍而下,曹瑛甚至都張開嘴喊三的時候,突然,一道強大的嗡鳴聲猛然響起,隨之而來的便是難以想象的轟鳴聲,讓的人耳膜發疼。

兩人近乎下意識的捂住耳朵,那頭白色的鱷魚更是一驚,立馬遁入沼澤中消失不見,一同不見的還有那枚紅參果。

“你大爺——”曹瑛一見,差點爆粗口。

這誰啊?

兩人氣呼呼的從樹身上站起,正準備開罵時,突然見到,遠處一片與這片森林相聚不遠的荒原上,空間突然被撕裂,緊接著,一頭大的難以想象的巨大蠍子,竟然從空間裏鑽了出來。

蠍子周身布滿了傷口,還在不停往外流著血,氣息萎靡,巨大的蠍尾更是無力的耷拉在地上,硬生生砸出了一條溝壑。

不光如此,蠍子的鉗子上,此刻竟然還盤踞著一條同樣傷痕累累的黑色巨龍,那是真正的五爪神龍啊。

兩人嚇了一大跳,此地雖說極為荒僻,也很少有人來,但從來沒聽說過,還有這樣的恐怖生物存在啊,這股氣勢龐大的簡直難以想象,恐怕就是大周皇族的皇主來了也不敵啊。

兩人趕緊潛伏下來,避免被發現,然後小心翼翼的觀察這種聞所未聞的生物,然後,下一刻他們就被驚呆了。

這生物難不成雌雄同體,咋還能變身呢?

在他們的目光下,自那巨大的蠍子出現後,滿身傷痕的黑龍竟然直接化成了一個人身,披頭散發,因為距離遠的緣故,聽不見他在喊著什麽。

直至,突然天空以及周圍空間飛射來上千條黑色的鐵鏈,似乎要將他們給貫穿一般。

“你又要幹什麽?我們會有機會,還會回來的,小夏一定會接出來的。”青雉見到蘇言化身的魔靈噬嗥,剛從地球位麵逃出來,並沒有向外而去,而是來到了九號位麵,不由焦急喊道。

但是魔靈是發不了聲音的,青雉隻能幹著急,眼看著那些黑色鐵鏈即將從地球位麵追擊了過來,在他目瞪口呆下,魔靈噬嗥突然消失,然後取而代之的是纏滿寒冰藤蔓的魔靈鬥嗒。

這小子怎麽還有第三尊魔靈?我眼花了嗎?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跟著蘇言返回九黎真界了,第一次是血色蝙蝠魔靈厄蒼。

兩人被狼狽的逼退了回去,此次再次前來,蘇言說有完全打算,但在沒找到盛夏姑娘時,就隻好離開,因為那黑色鐵鏈越來越多。

如今不逃命,竟然落到了九號位麵,這還不算什麽,詭異的是,魔靈噬嗥殘破,他竟然還擁有第三尊魔靈鬥嗒,這小子到底還有多少手段隱藏著?

果然,魔靈鬥嗒出來後,那些疾馳而來的鐵鏈頓時安靜下來,在魔靈周圍徘徊著,最後撤了回去。

青雉暗舒一口氣,一抹頭上的冷汗,然後呢?

魔靈鬥嗒被蘇言召喚出來以後,就這麽安靜的待在原地,這是又要幹什麽?

時間就這麽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同疑惑的除了青雉,還有遠處悄悄觀望的曹瑛和郭浩。

事實上,在第二次位麵之行,沒找到小夏,他已經成功剝離了地球位麵,索性一鼓作氣將九號位麵都給剝離。

猶記得第一次來時,直接落在了九號位麵的太蒼院門口,將所有人給嚇了一大跳,趕緊找尋師父曹瑛和郭浩等人,甚至讓青雉和墨凡塵列了一份名單來證明自己。

隻可惜沒人敢搭話,因為時間緊迫,隻好趕緊帶著兩人前往遠古戰場,尋找青陽的布置,找尋那些棺槨並搬離出來,說待會名單上的人集合,一並帶走。

隻是沒想到,剛好將最後一個棺槨搬了進來,那些黑色鐵鏈便察覺了,這個時候,蘇言第一次回來最重要的目的小夏還沒帶走呢。

他瘋了一般的向著地球位麵而去,哪怕魔靈厄蒼殘破不已,痛不欲生,剛到地球位麵,隻是來不及呼喊一聲,就哭泣著帶著青雉和墨凡塵以及眾多九黎真界的希望離開。

第二次回來,隻帶了墨凡塵,因為魔靈厄蒼已經暴露了,隻好用魔靈噬嗥,一邊讓墨凡塵找尋,一邊開始剝離位麵,然後終於成功,來到九號位麵,索性都剝離出去,畢竟這裏想要帶走的人太多。

萬一那位先民複蘇的話,九黎所有位麵的人都會死去。

“那到底是什麽東西,我以前從來沒見過?”郭浩看著化身成龐然大物的鬥嗒,顫抖著聲音道。

雖說兩者距離遠,他們差距不到兩人,但是,那怪物身上的氣息簡直太強了,比郭浩在地府所見的那些鬼帥、閻羅,甚至夜大人都要強。

郭浩雖沒見過仙人,但覺得,這樣的氣勢,恐怕仙人也不止於此吧。

曹瑛更是皺著眉,說實話,他也沒見識過,這裏會有這樣的生物存在,簡直是霸主級別啊。

此刻也不敢發聲,隻是看著那黑龍化為人形說著什麽,到了最後,突然,天上原本消失的黑色鐵鏈竟然再次出現,極為憤怒的衝向了那龐然大物。

然後,那東西在承受了幾個攻擊後,直接拔地而起,向著天空撕裂空間而去,消失不見。

再兩人又等了一會兒,發現沒有東西再出現後,才舒了一口氣。

曹瑛看著下方根本不可能再出來的白龍駝仙,歎了一口氣,這次真的是雞飛蛋打了,有剛才那神秘妖物的威壓,估計那鱷魚嚇得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出來了。

可憐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枚紅參果了。

“老師,那我們現在——”郭浩看向曹瑛。

“先離開此地吧,宗師會即將要開始了,這次不光除了所有的隱世門派會派人來參加,咱們太蒼院、珈藍院、四海院以及雷神院這四所道院,都會派人的,除了考核煉丹師的手藝外,自家徒弟也在其中,你可一定要給我長臉,給太蒼院丹華峰爭臉,知道不?”曹瑛起身很是認真的囑托道。

“知道了知道了,這你都說了不下百遍了,我都知道你接下來要說的話語,無非就是,如果你大師兄蘇言在,我一定不會操心的,他的手藝怎麽樣怎麽樣之類的。

老師,我現在都可以提煉出四品丹藥來,雖然此次沒有練手的機會,但搞不好到時候狀態一來,提煉出四品的極致丹紋來,那咱們就贏了呀!”郭浩挑逗著眉毛道。

曹瑛一陣歎氣,看著郭浩信心滿滿的樣子,為什麽總感覺那麽不靠譜呢,罷了罷了,已然如此,到時候萬一輸了,就說自己的大弟子蘇言沒在,否則,絕對會贏。

碰運氣吧。

走吧!

兩人便離開此地,向著十月寒洞而去,十月寒洞不是什麽洞,反倒是一座建立在冰雪之上的城池,此次的宗師會就在那裏舉辦,事實上,曆屆的都在這裏。

都說反物到了極致,就會衍生出與之相對的東西,這十月寒洞就是如此,別看到處是冰冷之氣,但是地底下的火焰卻是最好的。

煉丹最重要的除了丹爐,就是火焰了,好的火焰能達成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這裏的那種白色的火焰,是經過多方驗證的。

當郭浩和曹瑛來到這裏時,這裏已經是人山人海了,畢竟煉藥師的身份是極為高的,不說到這裏漲漲見識,就是和某個煉藥師有了交情,日後也好辦事不是?

郭浩甚至在這裏,見到了唐夭夭,他正帶著自家一些姐妹和一個小女孩歡快的閑逛著。

自從知道她是青丘的狐狸後,郭浩就徹底沒了興致,隻是對方看見了曹瑛,便連忙過來大招呼。

唐夭夭當初為了救治小八,勞心費神,更是有求與曹瑛,更是他帶著她到了虎山找虎王尋找虎骨,隻是沒想到,機緣巧合下,被蘇言在遠古戰場找到了化形丹,才救了小八。

麵對郭浩,也隻是點點頭,最後散去,她們似乎也有其他事要辦。

此時的十月寒洞不光匯聚了無數平日難得一見的各種等級煉藥師,還有許多人擺地攤,販賣各種丹藥、靈藥,甚至一些不認識的藥草。

要麽讓這些煉藥師看看,或許會出高價買,或者吹噓,讓那些想要巴結煉藥師的人買去,送於心目中的大師。

總之,這裏熙熙攘攘,叫喊聲不斷,怎能一個熱鬧了得!

在驗明身份後,兩人在城內待了不到三天,比賽開始了,各方強者雲集,在一片偌大的場地上,大家用統一的火焰,統一的丹爐,在之前的有些老牌煉藥師監督下,開始了比賽淘汰。

先當然是自己弟子賽了,畢竟人數畢竟多,眾人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別說郭浩還挺厲害,真的對煉藥有極高的天賦,一直從數千人殺到前百,前六十四強,前八、前三,最後真的提煉出了四品丹藥的極致——丹紋,而且數量最多,差點將所煉丹藥上升到了三品,博得第一名。

曹瑛信心大增,開始了宗師賽,他們的比賽比的除了手法,還有強大的精神力和細微的掌控力,一直堅持了第十天,才不斷淘汰他人,也獲得第一名。

師徒兩人都得到了第一,徹底傳為假話,太蒼院更是得到所有人認可,甚至當下很多人要拜師。

曹瑛隻說,回到太蒼院,你們前來,我在一一選拔,這個是二師兄,你們的大師兄更加厲害,一時眾人更是崇拜。

一個二弟子都得到第一名,那大弟子豈不是要翻天了,這宗師曹瑛的煉丹水平一定超前啊,一定要拜入門下。

郭浩也高興不已,一直以來,整個丹華峰隻有那三百個學徒,這下好了,自己終於不再是最小的,能耍耍威風了。

曹瑛得到了此次比賽的獎勵,好幾種神秘的丹方和靈藥。

其實,他之所以前來參加,就是為了其中兩方藥材,當初在封家時,藥婆婆邀請他提煉一種能增強人根骨的靈藥,是為了給封玄奕和江雨霏大婚,讓的兩人體質提升,脫胎換骨的。

當時之所以這麽大方的讓他記住所有的步驟,不擔心,就是因為很多靈藥已經失傳絕跡了,當時他就發誓,要給那個總是對他嬉皮笑臉的弟子蘇言也煉製出一枚這樣的逆天丹藥。

所以,一直在外奔波,出入險地,還真得到了一些,最後還缺兩樣,知道此次宗師會的獎勵後,他就不斷提升自己的煉丹手法,帶著郭浩前來。

終於,是如願以償了!

回去休整一些時日,就趕緊召回那在外瞎跑的蘇言,給他煉丹。

兩人回到太蒼院時,太蒼院的院長王震以及諸多長老就趕緊而來。

“你最近去哪裏了,一直找尋不得?”王震趕緊道。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曹瑛有些疑惑。

“你弟子蘇言呢?”

“我也不知道,好久未見了!”

“之前有一血色巨大蝙蝠從天而降,蝙蝠手上站著兩個人,自稱是龍王青雉以及仙王墨凡塵,拿著一份名單要找人離開,說是你弟子蘇言說的,當時,四大道院,諸位超級世家的人都來了,你看看,名單都在這裏呢,隻是到了最後,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沒來。”

王震趕緊將第一次蘇言駕馭著魔靈前來,青雉給的名單給曹瑛看。

曹瑛順著目光看去,第一個名字就是他。

一時震驚加疑惑:“院長開玩笑吧?現在還有仙嗎?多少強者都無法飛升,更不用說仙王和什麽龍王——”

曹瑛剛說到此處,突然一怔,他腦海後中漸漸浮現出了那頭蠍子爪子上的黑色巨龍。

…………

時間在流失,丹華峰很多的煉藥天才都拜入了進來,一時之間,丹華峰哪怕是學徒,都成了炙手可熱的巴結對象。

曹瑛到底靠著一人,在昏迷了幾次後,將那枚丹藥給提煉了出來,終於有一天,蘇言終於回來了。

對著曹瑛就是三拜九叩,他帶給了曹瑛已經失傳的真正續命仙丹、各種靈藥,仙人丹方、丹爐以及諸多種種,向他訴說著外界的一切。

他這個時候才知道,不知不覺,自己與這個徒弟已經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拿出了那枚丹藥,那枚在如今蘇言麵前,根本不值一提,甚至不值錢的丹藥。

蘇言流著淚吞服下去,感謝曹瑛,並在丹華峰住了幾天,和郭浩聊天,指導多出來的十幾個師弟,然後就離開了。

又是很久後,蘇言再次回來,帶著三個老婆以及一女兩兒,前來拜見,曹瑛喜不自勝,聽著幾個孩子叫他師爺,心都要化了。

那晚,他們說了很多話,蘇言似乎要離開了,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或許會回來,或許會埋骨他鄉。

曹瑛什麽話都沒說,隻是陪著蘇言喝了一晚上的酒就送別了,他們似乎還要去司徒家,去五靈城,去封家……

看著弟子的身影,他是真心為他自豪,而他,更是將郭浩等好幾名弟子培育成了宗師,因為他有自己最值得驕傲的大弟子所贈與的種種神奇丹方。

自此,曹瑛成了丹神,是被所有人公認的,無人撼動。

直至某一天,他帶著郭浩離開了,之前一直培養蘇言,就是希望蘇言能接手自己的任務,待在丹華峰幫助太蒼院,好讓自己抽身,去天下各地轉轉,隻是因為種種因素,一直不得。

而今天,他再無憾了,丹華峰也用不到他了,沒有蘇言,但郭浩也是他的弟子,極為滿意的弟子。

師徒兩人去雲遊四方,治病救人。

他,成為了一個真正的聖人!一個所有人發自內心尊崇的聖人!

他的名字就叫做:曹瑛!(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