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觸景生情

顧安心抬頭定睛的看著楚墨堔,“你怎麽知道我喜歡這些,是不是你你現在有錢了,就故意給我難堪。”

楚墨堔看著顧安心,淡淡的說:“你屬於我,我自然要用最好的東西對待你,不是嗎?”

“我顧安心何德何能,讓楚大老板能夠這麽厚愛,是不是我祖上冒青煙才讓您瞎了眼看上了我。”顧安心說的十分不走心,但是楚墨堔卻在心裏已經罵開了。

這個女人是不是就喜歡和自己唱反調,每次都不能夠好好的接受自己的雨露均沾,自己根本沒有什麽惡意,就是想給這個傻到家的女人一個幸福的生活,不然自己這十年來受的那些苦痛又有什麽意義。

然而,楚墨堔卻也不著急,現在已經知道顧安心什麽狀況了,自己也回來了,隻要自己在她的身邊,那麽就不允許她亂來。

這個所為的亂來,是不允許在為了那麽幾千幾百的錢財,去夜場陪酒。

上一次的那一幕,在楚墨堔的心中實在是烙印了一個不可磨滅的記憶。

一開始,以為顧安心隻是一個不上道的明星,但是沒想到竟然被安排去做那種娛樂男人的事情,這對於楚墨堔來說是一種侮辱。

以前的顧安心,從來不會因為一個男人讓自己低頭,那個男人到底又有什麽資格去玷汙他的顧安心。

自己連對顧安心生氣都舍不得,那個人基本上沒幾天的好日子了。

“吃吧,都已經點了,要是不吃的話,就浪費了是不是。”

楚墨堔在顧安心麵前憋了半天,最後就蹦出這一句話,也讓顧安心沒了在理論下去的動力。

不過,看著那盤子裏麵的黑鬆露,還真是美味誘人。

思前想後,顧安心還是動了手,就如同楚墨堔說的,都已經點了,哪裏有不吃的道理。

可是,當那美味入口的一瞬間,顧安心就有一種錐心的疼痛。

那種疼痛不是戀人分開時候的撕心裂肺,也不是親人生死離別時候的舍不得,也更不是好朋友反目成仇之後的痛苦。

而是一種,我明明可以很好,卻因為變故,不得不低頭接受現在的狼狽生活,顧安心之後,如果沒有那一場災難,自己本可以繼續高傲的活著,自己的父親依舊是那個指點江山的風雲人物。

自己依舊可以隨意出入那些高檔會所,沒有錯自己現在的好皮膚都是在那個時候打下的底子。

如果不是那一次的意外,自己完美的三口之家其樂融融,也不會在一夕之間分崩離析,自己本就可以過著安穩的生活,然而現在卻變得這麽風雨飄搖了。

滴答,滴答……

一滴滴淚水從顧安心的眼中滴落下來,碎在了潔白的盤子裏麵。

“怎麽了,這是。”楚墨堔立刻起身來到了顧安心的身邊,拿著紙巾將來顧安心臉上的淚水擦拭幹淨,但是顧安心現在就好像一個止不住水的閥門,眼淚根本控製不住。

相反的,顧安心將那一堆吃的,全都拿到自己的麵前,不要命的狂吃起來,什麽好吃就吃什麽,完全不顧自己現在的形象了。

但是楚墨堔卻在這一刻,體會到了顧安心的心酸,自己當初還不是很相信顧安心那麽強大的背景,竟然淪落到這種地步,但是現在親眼看到了,楚墨堔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對顧安心一味的友好,顧安心這麽抗拒的原因了。

雙臂強有力的把顧安心抱在了自己的懷裏,現在自己回來了,就不允許顧安心再有半點委屈,而且自己會無條件的支持顧安心做的那些事情。

不管對錯,隻要是顧安心喜歡的,都隨她,自己雙手雙腳支持。

“別哭了,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這段時間生活不是很好,我回來了,你可以放心了。”

楚墨堔說著,顧安心用力的捶打著楚墨堔強有力的背,就好像是在打沙袋一樣,用力的發泄著自己內心的委屈,楚墨堔並沒有生氣,知道這些都是自己應該承受的,如果能夠早一點回來,那麽自己的這個寶貝是不是就應該好一些呢。

鬧了一陣之後,顧安心才從楚墨堔的懷裏離開,才發現了自己剛才的情緒是那麽的失控,“對不起,我把你的衣服弄髒了,那個我去給你洗洗幹淨。”

顧安心有些緊張的,想要把楚墨堔的身上的外套脫下來,如果時間長了,這個就不好洗了。

“算了,換一套吧,不用洗了。”

楚墨堔此話一出,顧安心的收頓時停了下來。

對啊,堂堂的楚墨堔怎麽會在意一件西裝,就好像自己爸爸那時候,西裝稍有一點褶皺,就不會在穿第二次,而現在的出楚墨堔和自己之前的爸爸相比,簡直是青出於藍。

“對啊,你那麽有錢,怎麽會在乎這麽一套西裝,你伸手就來的東西啊。”

顧安心坐下來,看著自己麵前的盤子還有碟子,真的好像瞬間失憶啊,這個時候楚墨堔將自己身上的西裝脫了下來,裏麵的白色襯衫熨燙的幹淨服帖,而且能夠看得出楚墨堔一直在健身。

胸肌很發達。

顧安心在桌子下麵掐了自己一下,自己現在腦子裏麵到底在想什麽。

服務員進來的時候傻了眼,看見了顧安心麵前的那堆東西,難以想象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麽,服務員沒有言詞的收拾幹淨桌子,重新上了一桌子的菜,但是這次沒有了黑鬆露,三盤,夠了。

顧安心恢複到最初開始的那種樣子,楚墨堔這才覺得回到了現實生活當中,今天讓顧安心過來,並不隻是吃飯那麽簡單,而且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昨天你去發布會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難道不覺得那麽做會給你帶來什麽危害。”

顧安心雙手一攤,在楚墨堔的麵前,自己可是不用遮遮掩掩的,這個男人的眼睛能夠輕易的看穿自己一切偽裝。

“我已經臭名昭著了,那些負麵的消息對我來說就是虱子瘙癢,我早就習慣了,隻要我能夠一直霸占著頭條,就會一直有名氣,不過我也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