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受委屈

寧老太爺銳利著眼神看著約會遲到的沈翔和莫蕊馨兩個人。臉色非常不好看,特別是看著莫蕊馨的時候,眼神更是想要吃人一樣。

莫蕊馨臉色蒼白著不太好看,和寧老太爺點頭算是過招呼會後就半靠在沈翔身邊。渾身軟綿綿提不起一絲力氣,別人說話的聲音聽在她耳朵裏就像是成百上千隻蜜蜂在向自己打招呼!

賣糕的!莫蕊馨心裏大吼,如果不是為了形象真的很想使勁兒揉揉像跑著火車的腦袋。沒想到睡了一覺之後更難受!

即使是眼睛模糊腦袋暈暈,莫蕊馨也知道寧老太爺的臉色不好,可是自己是真的沒有力氣去顧及那麽多,她現在最想做得事情就是躺大**什麽都不幹,而不是應付這種無聊的聚會,可以說莫蕊馨已經後悔來了。心裏不住的想象著自己手裏拿著殺蟲劑,消滅所有嗡嗡的小蜜蜂。

“寧老太爺是不是沒睡好呀,眼睛裏都有紅血絲了。”沈翔盯著寧老太爺瞪得圓圓的眼睛煞有其事的道,“嗯,還微微有些黑眼圈了,是不是有什麽事讓寧老太爺煩心了?”

沈翔一點兒都不覺得自己遲到有什麽不對,要按他自己的意思都不來了。

“你看看,小翔都讓你教育成什麽樣子了!”寧老太爺不去找沈翔麻煩,倒是跟著沈諾頂上了。

沈諾被寧老太爺指著鼻子教訓,臉紅一陣白一陣的煞是好看。

莫蕊馨忍笑忍得有些內傷,不知不覺間感覺病都好了很多的樣子。

沈諾哪裏敢跟寧老太爺頂牛啊,倒是寧玉很懂事的出來解圍,“爺爺,你不是說要請我們去吃大餐嗎?現在人都到齊了。”

寧老爺子一聽寧玉的話,臉色變得那叫一個快,馬上就慈眉善目的了,讓莫蕊馨大開眼界了。

心裏暗暗道,不愧是豪門那,一個個的演技那叫一個絕,要是讓寧老爺子去演戲,也沒有羅伯特.德尼羅什麽事呀。傑克.尼克爾森也一定不會是寧老爺子的對手,要是寧老太爺棄商從影,中國早就進軍好萊塢了,也不用這麽費勁兒了,大片一定個兒頂個兒的火!

且不說莫蕊馨的想法,單說寧老太爺對寧玉的態度就不一樣,寧玉一開口,寧老太爺馬上啥脾氣沒有,笑嗬嗬的問,“玉兒是不是餓了?”

寧玉隻是笑笑,沒有說話,那一笑將閨秀之風展露的淋漓精致,讓寧老太爺的魚尾紋更多。莫蕊馨越看越驚奇!不經感歎,大師啊~~崇拜N加1次!

“都怪你小子,來這麽晚,餓壞了玉兒為你是問!”上一秒還對著寧玉笑得慈祥的寧老太爺,轉頭看向沈翔和莫蕊馨的時候馬上變臉成黑山老妖,把生病的莫蕊馨嚇得一個發冷,下意識的朝沈翔身邊靠得更緊,沈翔順杆兒爬著,摟上莫蕊馨的纖腰。

這下看在寧老太爺眼裏又是件不得了的事情,看著莫蕊馨的眼神更銳利,臉色更黑,就是包公在世也要遜色幾分。

“哼!”寧老太爺沒有說話,隻是重重的朝莫蕊馨哼聲,接著笑著對寧玉說道,“玉兒,扶著爺爺到餐廳,他們應該都準備好了。”

沈翔一見莫蕊馨受到了差別待遇,不高興了,道,“寧老太爺,蕊馨不舒服,傳染給你就不好了,看著你健健康康我也就放心了,我還想帶著蕊馨去趟醫院,就不打擾你們就餐的興致了。”

誰要帶著老婆受你的氣啊!

沈翔的態度寧老太爺看個透徹,所以很生氣的指著莫蕊馨道,“見了麵連句爺爺都不會叫,現在倒是攛掇我孫子給你撐腰是不是?”

莫蕊馨被寧老太爺指著鼻子罵得傻住,上帝基督,真主阿拉,聖母瑪利亞,迪迦奧特曼,猴哥,各路大神都過來看一看呀,我莫蕊馨可什麽都沒有幹的說,為什麽生著病還要被黑山老妖指著鼻子臭罵捏?!

要不是真的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莫蕊馨真的很想反駁一句,“老爺爺桑,不要這米冤枉人哦~莫蕊馨可是好孩紙擠車都有讓座滴說~”

隻不過莫蕊馨因為喉嚨睡過一覺之後就沒辦法說話了,就是勉強開口也是一破鑼,為了保持美好想象,不丟人,隻能是深深的點頭算是打招呼,況且莫蕊馨有征求過沈翔的意思,這麽做是寧老爺子最喜歡的方式,為什麽現在又拿這個說事兒?而且,莫蕊馨暗想,老爺爺桑,乃不是死小子的姥爺嗎?為啥子變成爺爺了呢?死小子姓沈哇~~

莫蕊馨孱孱弱弱的看著寧老太爺,心裏不停的為自己喊冤,老爺爺桑,乃精神矍鑠伴著紅血絲的眼睛是不是真滴出了問題捏?我莫蕊馨話都沒有辦法說,站著滴力氣都木有,啥時候攛掇了乃的孫子捏?

“寧老太爺,蕊馨是我老婆!”沈翔感受到莫蕊馨的顫抖,很不高興的提醒著寧老太爺。

你們不待見我老婆,還不許我心疼我老婆嗎?

“臭小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竟然為了個小丫頭和我這麽說話?”

寧老太爺說完舉起拐棍就要朝沈翔身上招呼,莫蕊馨的角度看,其實寧老太爺很想打她滴吧?

“爺爺,你消消氣,柳媽說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們過去吃飯吧,玉兒肚子都好餓了。”

寧玉見沈翔要挨打,趕忙勸寧老太爺消消火,朝著沈翔使眼色,解釋道,“爺爺知道你結婚,特意準備了一桌法國料理招呼外孫媳婦,你不會這麽不賞臉吧!”

寧玉說完朝莫蕊馨笑笑,“蕊馨,勸勸沈翔好不好,爺爺其實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你們能夠留下來,為了今天爺爺可是準備了好多天,還特意請了法國名廚阿Ken大師親自操刀。”

莫蕊馨沒吃過法國料理,也不知道名廚阿Ken是何許人也,不過她見到了莫蕊菲微微焦急的眼,所以盡管覺得很委屈,莫蕊馨還是扯了扯沈翔的衣角,可憐兮兮的望著他。

“法國料理在哪,我餓了!”沈翔無奈的將莫蕊馨摟的更緊,也不管寧老太爺,朝餐廳走去,大聲喊。

寧老太爺見沈翔做出讓步,也不再說什麽,隻是越發的看莫蕊馨不順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