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廢棄的倉庫(1/3)

顧琉璃反應過來時,她便毫不客氣,也毫不猶豫的揮手甩過去,使出渾身解數,好好的出口氣。

是可忍孰不可忍。

“啪――”

快狠準。

她的一巴掌,硬生生的打在郭雪的臉上,照樣趾高氣昂的回複她,“今天,我就告訴你了!我顧明珠,也不是什麽人都可以隨意欺負的!”

顧琉璃早都被習慣了,今天郭雪的一巴掌,和慕斯遠的折磨相比,簡直就是撓癢癢,對她毫無傷害之力。

而郭雪則是不一樣,她從沒受過別人的扇打,一時間接受不住,狼狽不堪的摔倒在地。

而這也僅僅隻是顧琉璃的開場,她還有怨氣要發泄,“千金小姐又怎樣?農村的又怎樣?你不過就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膿包一個!憑什麽說我是窮酸丫頭。

接著,又是一陣排斥,“哦,對了,我一個農村丫頭,可也比你有魅力,照樣勾走你總監的心。”

其實,顧琉璃也就是隨口一說,她也想總監喜歡她,可惜,一切都是她的口不遮攔。

“你,你竟然敢打……”

徐麗麗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個平日裏穩當當的顧琉璃竟敢這麽囂張,一時間有了後怕,心慌的吞了一口吐沫,本想指著她,可被她一個怒視給懟了回去。

“徐麗麗,還有你,不想吃巴掌的話,就給我老老實實的,惹怒了我,誰都別想好過。”

顧琉璃不屑的撞了一下徐麗麗,轉身就走,她的囂張氣焰,實在鼎盛。

“小,小雪你沒事吧?”見顧琉璃走後,徐麗麗才敢上前扶起地上的郭雪。

“她敢打我,從小到大,我什麽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嗚嗚。”郭雪十分氣惱的揮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吼。

顧琉璃的臉上是火辣辣的疼,剛才沒啥感覺,怎麽就越來越疼了?

她急匆匆的來到洗手間裏,用清水稍稍的洗了一把臉,也深吸了一口氣。

算了算了,有什麽可丟人的。

顧琉璃用手抓了抓頭發,示意她不要因為不相幹的人,而破壞了好心情,就強裝舒心的走出洗手間。

“顧明珠,郭雪說你的文件還沒有打印出來,你到底幹什麽去了?”

顧琉璃剛出來,就被部門主管逮了個正著,看旁邊還有郭雪那個不知死活的,就知道,肯定是她死性不改又告狀去了。

“既然你什麽都幹不了,那你就去舊倉庫,打掃衛生!”

一個鄉下丫頭,你以為,憑著一張臉,就可以在集團,為所欲為了嗎?

顧明珠你太高看

你自己了!

部門主管訓斥人的眼眸中,帶有隱藏的蔑視,叫人看的很不順心。

顧琉璃怒視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郭雪,她握了握拳頭,就又故作嬌媚的一笑,瀟灑的轉身離去。

就算被敵人得逞了,可也不能輕易的狼狽服輸。

顧琉璃一個人來到舊倉庫內,隻見這裏灰塵彌補,裏邊全部都是灰塵和廢棄的物件,李主管讓她來這裏打掃,也明擺著就是想要整她!

“咳咳!”

剛剛用掃帚揮動了幾下,就有灰塵滿天飛,嗆的她直咳嗽。

盡管,顧琉璃帶了口罩,可也不阻擋不了灰塵的侵蝕,她難受的蹲下身,必須休息一會兒,才能繼續除去汙垢。

兩個小時後。

時間也過的差不多了,她的直覺告訴她,可能到了下班的時間吧。

顧琉璃起身拍打了身上的塵埃,就扔下掃帚,拉開門把手,準備出門。

“吱呀―”

她來回擰手把,可卻怎麽都打不開房門,她有些心慌了。

這是怎麽回事?

為什麽房門打不開了?

顧琉璃驚慌失措的拍打房門,就怕所有的人都下班離開了,讓她一個人留在這裏麵過夜。

“喂!有人嗎?開門啊!”她心慌意亂的呼喊,可張口就有灰塵侵入嘴中,她嗆的難受。

而與此同時,冷傲俊則是在地下停車場等了她很久,可卻遲遲都不見她人出來,不禁有些心焦。

“少爺,明珠小姐還沒有上車。”司機也注意到了總裁的冷臉。

“她去哪裏了?”冷傲俊的語氣冷冰陰沉。

“要不,我打電話問問她部門的董事?”司機拿出電話準備撥通過去。

“不用了!她自己有腿,會打車回去的,一個小小的部門助理,用的著驚動部門董事嗎?”冷傲俊邪肆的命令道,“開車!”

“少爺,可冷夫人交代過了,明珠小姐一定要和您一起回去。”司機明顯有些為難。

“還用我說二遍嗎?”冷傲俊寒氣逼人,讓人不得不臣服於他。

他離開了,而她卻還再廢棄的倉庫裏,一個人呼喊了很久,直到聲音沙啞,可也沒人來救她,希望也漸漸的,破滅。

“救,救命啊,有人嗎?我還在裏邊…”顧琉璃緩緩的蹲下身,她已沒了力氣,靠在門上,她的眼皮卻越來越沉。

既然沒人來解救,不如就在這裏睡到明天早上吧,或許明天一早,就能離開這裏了。

漸漸入夜,有些清涼,顧琉璃卷縮的身軀凍的瑟瑟發抖,她的意識缺越來越模糊…

如果不是這

裏太過安靜,她能夠清楚的聽到本身鼻尖微弱的呼吸聲,或許,她自己都還以為,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冷家內:

“傲俊,明珠怎麽還沒有回來?”冷夢潔焦急又擔心,回來的在客廳內張望詢問,可卻失望的沒有一定點的消息。

“她自己笨,難道還怪我嗎?”冷傲俊說得漫不經心,實則他也有了極度擔心。

“我不管!冷傲俊,你今天必須把明珠給我找回來,如果她沒回來,你也別想安生睡覺!”冷夢潔忐忑不安的下達命令,無論如何明珠都要安全的回來。

其實,冷傲俊也早都坐穩不住了,隻是他沒有借口起身,就等著冷夢潔這一句死命令,他才幽幽的拿出電話,撥通了南宮瑾。

“怎麽了?”

“顧明珠那個傻女人,不知道去哪裏了?”冷傲俊就是想要南宮瑾和他一起去尋找,人多,才能早點找到那個笨女人。

兩個人約好了一起去集團門口會和,冷傲俊開了一輛專屬定製的瑪薩拉蒂就直接衝出別墅,飛馳一般的開往集團門口。

他們通知了保安,還有集團的工程部,把公司的燈光全部打開,然後地毯式的四處尋找呼喊,一定要找出她人在哪裏?

“監控顯示,明珠根本就沒有走出公司的大門。”南風瑾也著實奇怪了,既然人沒出去,又會在哪裏呢?

“救命啊!”顧琉璃睡的渾渾噩噩的,感覺有亮光,她開始有了希望,使出全身的力氣呼喊,還不停的拍打房門。

“你聽?”冷傲俊感覺到了一絲的動靜,是不是那個女人在叫?

“有人在拍門?”南宮瑾同樣也聽到了聲音,他們順著聲音尋找過去。

“舊倉庫裏,怎麽會有人?”

冷傲俊和南風瑾順著聲音的源頭,來到舊倉庫處,他們都有些疑惑不解,這裏似乎荒廢了很久,隻是放一些雜物而已,明珠怎麽會來這裏?

“裏麵有人嗎?”南宮瑾試探的問了一聲。

“我,我在裏麵。”顧琉璃興奮的答了一聲,她繼續拍門。

“明珠?”南宮瑾一聽聲音,就肯定裏麵的人是顧明珠,他同樣有喜色,“是明珠在裏麵,快點開門。”

保安們慌忙拿出鑰匙和工具開門,而冷傲俊則是因為,南宮瑾對顧明珠的一句親昵稱呼,他心裏有些不是滋味兒。

倉庫門打開的一瞬間,映入人眼簾的,就是顧琉璃那狼狽不堪的模樣,澀澀發抖的卷軀在地上,臉色蒼白無血色。

一把狠狠的心疼,在兩個男人的心中的滋生,並且也深深的烙下印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