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這是什麽天理(1/3)

她不知道眼前的是一個什麽樣的地方,這裏很安靜,靜的就隻能讓人聽到呼吸的聲音。

對了,這裏似乎還有水滴聲,“嘀嗒嘀嗒”的循環著,讓她覺得思緒越來越清晰,也意味著越來越恐懼。

這裏是什麽地方?

為什麽就隻有水滴的聲音!

難道…他們要把我扔在這裏自生自滅嗎?

顧琉璃在不經意間微微的顫動了下手指,她這才發現手指能動了,她開始有了希望,不斷的掙紮著身軀。

“顧琉璃,你可真幸運!”

就在顧琉璃充滿希望的時候,她又一次被林沐言的聲音打落到穀底,心中燃燒起來的希望被瞬間破滅。

“嗯…”

顧琉璃也發現她現在竟然能發出聲音了,舌頭上的麻痹也逐漸的開始退去。

“你應該能聽出來我是誰,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恨你的人,也是這個世界上最希望你死的那個人。”

林沐言伸手緩緩的撩開顧琉璃的被單,她的目光雖然充滿著痛恨,但也有痛恨掩藏下的哀傷,她甚至被傷到了極點。

“你…”

顧琉璃此刻隻能說出幾個字,她的舌尖還再麻痹的階段裏。

“我從生下來,就被所有人捧在手心裏,我從未受過一刻的委屈,我在美國有很多優秀的男人追求我,可我卻偏偏癡戀一個不屬於我的人,並且還輸在你一個私生女的身上!你覺得我會服氣嗎?”

林沐言伸手掐住顧琉璃的下顎,她的力氣似乎要把她的下巴給捏碎一樣,讓人不寒而栗。

“林…”

顧琉璃此刻真的想要說話,可卻被麻痹控製,讓她沒有一絲反擊的能力,甚至是求饒她也沒有權利。

“顧琉璃,你說你憑什麽和我比?你從生下來就是一個被人欺負的**!你為什麽能夠這麽幸運,得到上天的眷戀和愛護,我隻要上天那麽一絲絲的垂簾,它都不給我。”

林沐言冷冷的甩開了顧琉璃的下巴,她起身來到另一邊,從地上拿起一瓶像藥水一樣的東西,她的目光漸漸凶狠起來。

“你知道這是什麽嗎?”她拿著這瓶像水一樣的東西,在顧琉璃的眼前輕輕的搖晃著,嘴角上還帶著一絲絲陰笑。

顧琉璃看著林沐言手裏拿著的東西,她恐慌的顫動著睫毛,害怕那是一瓶毒藥,讓她和冷傲俊陰陽相隔的東西。

“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如果殺了你,就真的太便宜你了,我會要你…”

林初見緩緩的附在顧琉璃的耳邊,她冷冽一笑,“生不如死!”

欣賞著顧琉璃這害怕的模樣,她滿意的勾起一抹邪笑,並且還優雅的伸手滑過她光滑細膩的肌膚,雙眸中含著妒忌。

“乖,你別害怕,這是硫酸,隻要一點點你就可以立刻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那個時候,我看冷傲俊他還喜歡你嗎?”

林沐言嫵媚動人的冷笑,她慢條斯理的打開瓶子,還別有深意的聞了一下,得意忘形的冷笑。

“你知道嗎?男人都是視覺動物,看的不過是表麵罷了,如果你真的毀了容,冷傲俊可不一定依然對你死心塌地!他每天麵對著一張惡心芭蕉的臉,他不吐就是對你最大的愛意了。”

林沐言的一句話,讓顧琉璃徹底絕望,她的眼淚啪啪的掉落,恐慌占據了她的整個身軀。

“再說了,傲俊他還是一個天之驕子,身邊圍繞著太多太多的女人,個個都是妖嬈美麗的,你覺得他能把持得了一時,能把持得了一輩子嗎?”

林沐言拿著這瓶硫酸朝著顧琉璃的臉靠近,她蠱惑的吐出氣息朝著她撲麵襲擊,狠厲的雙眸,直勾勾的盯上她。

“去死吧!”

林沐言拿著硫酸,朝著顧琉璃的臉上用力的一潑,瓶中所有藥水全部都潑到了她的臉上。

“啊――啊”

緊接著,就聽見顧琉璃她那撕心裂肺的聲音,她的整個臉都開始滾燙起來,疼的她痛苦哀嚎。

“哈哈…”

林沐言看著顧琉璃那痛苦慘叫的模樣,她仰頭一陣狂笑,甚至是笑出了眼淚,她絕望的身體變得搖搖晃晃的。

“你怕什麽!就隻是尋常的醫藥水而已,我隻是給

了你一個絕望的恐懼感。”

林沐言伸手滑過顧琉璃那通紅不已的臉頰,她欣賞著她那狼狽的模樣,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她明明是笑,得意的笑,此刻卻笑出了眼淚,笑出了痛苦的抽泣。

林沐言的藥水,雖然不能夠讓顧琉璃毀容,可剛剛的灼熱也讓她痛的哀嚎,疼的渾身戰栗,也有了說話的權利。

“我不明白你到底要做什麽?”顧琉璃被林沐言禁錮的死死的,她雖然有了說話的權利,但卻依然沒有逃脫的能力。

“顧琉璃,你知道嗎?我從未受過像現在的委屈,我曾經是所有人眼裏的公主,我走到哪裏,全部都是萬人矚目的,她們沒有一個人不羨慕我,可我卻偏偏敗在了感情上,也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先苦後甜,先甜後苦。”

林沐言失魂落魄的坐在顧琉璃的身邊,她絕望的訴說著心中所有的過往,眼淚她總是能情不自控的掉落。

“你原本可以選擇你的路,可你卻自絕後路,隻為了等待一個不屬於你的人!到頭來呢?你不過是得到了一身的傷害和痛苦的絕望!”

顧琉璃壓製下心中的恐慌,她非常冷靜的勸說著林沐言,希望她能夠放下心中所有的執念。

“我才不會和唐宮浩一樣!是個蠢貨,輕而易舉的就能放手!”

林沐言再次將犀利的眼眸看向顧琉璃,她怒氣衝衝的咆哮著。

“為什麽你的命就可以這麽好?瞎了雙眼,被洛寒治愈,出了車禍又被傲俊推開!受了折磨卻又安然無恙,難以受孕,卻生了孩子!為什麽上天這麽不公平,好的人能撐死,壞的人能餓死!這是什麽天理?”

林沐言痛苦的自我折磨,她轉過身去,掩蓋住她心中的悲苦,不想讓顧琉璃看到她的狼狽。

“我們不是都一樣嗎?你從小生下來就是公主,而我呢?不說什麽私生女!我是一個人人都欺負的窮孩子,你們有錢的可以富裕,可沒錢的呢?”

顧琉璃麵對林沐言的痛苦,她並沒有冷嘲熱諷,而是選擇了同病相憐。

本章節完:

(本章完)